正念正信是闖關成功的保障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0年11月28日】 「4.25」時曾經走出來的學員遠遠多於萬人,但事後登記時很多人反而生出怕心,沒敢說自己當時走出來了。在持續的邪惡鎮壓和殘酷的迫害中,一些走出來的學員不幸也生出了擔心:再加難,自己是否還能承受得住,自己到底能修到哪兒?會不會過了極限從而走向反面?

●一切都在師父掌握之中

我個人認為出現「怕」的問題和一切的擔心,更深層的原因是對大法對師父的「信」的問題。修煉中自始至終都有根本堅定與否的考驗。師父的法身時時在看護著弟子們。我們知道,沒有法身保護,別說修煉,聽法之後一出門就會遇到生命危險。師父掌握著一切,還有無數的護法神在看著、輔助著。另一方面,磨難是邪惡勢力製造的,但如果我們沒有業力和執著,甚麼難也不會落到我們身上。師父允許磨難存在的目的是為了讓我們修煉提高,那麼我們真的提高上來,這個磨難不就失去存在意義了嗎?就不必再被放在那裏了。人的空間中,一切都是幻象。磨難背後的決定因素才是至關重要的。絲毫的猶豫和不信都會破壞完整的正念,給邪惡造成迫害的藉口和可乘之機。

●正念正信是闖關的保障

很多學員都讀過這樣一位修煉者的故事:當那位女弟子被酷刑折磨了三個小時幾度昏死又醒來之後,她想到:「再銬我一次我可能承受不住了,那樣的話我想到了死,一頭碰牆而去,後來又堅定自己。我不能輕言死視死如歸,內心有一種莫名的喜悅。這樣一想,警察卻把我的手銬放開了。」事後她寫道:「我知道修煉的路上每一關都是為了提高,每一關都是墊腳石。修煉是極其嚴肅的。」還有很多弟子有類似的經歷:在酷刑和威逼面前,他們把磨難當成過關和消業,心中想著法和師父,靠著正念和正信,無怨無悔地平靜承受了巨大的苦難;當他們對自己的極限進行了一次又一次嚴肅衝擊和突破之後,磨難卻奇蹟般地突然化解了、消失了。闖過來的那一瞬間,他們心中升起的是對師父的無限感激和敬仰。相反的例子是一些學員在突如其來的嚴峻考驗臨頭時忘記了大法和師父,只覺得暗無天日、邪惡壓頂。這時,他們打則喊媽、痛則呼天,靠人的意志和耐力去支撐邪惡的打擊,結果往往讓魔抓住弱點、鑽了空子,很可惜。順便一提,因難以繼續承受苦難而以死解脫也是不足取的,因為大法弟子不能殺生,也不能自殺。試想,一個人如果沒有在痛苦中洗淨罪業就走了,還犯了自殺之罪,那能去哪裏呢?這和有些弟子為了擺脫邪惡的控制付出生命的代價也在所不惜是完全不同的。特別值得注意的是,江澤民羅幹一夥一直在用「自殺」的罪名誣蔑和陷害大法弟子,推脫它們殺人害命的罪責。我們大法弟子在任何情況下都不能給迫害大法的人以任何可乘之機。

●正法中的一切都是超常的

走出來的弟子已經做出了很大的付出甚至犧牲,了不起,但「在難中還有放不下的執著,在痛苦的過關中不能用正念對待等等,都是被邪惡加重迫害的主要原因,也是邪惡真正破壞法的根本藉口。」(《去掉最後的執著》)

最近針對迷魂藥的問題師父說:他「不相信迷魂藥能起到那樣的作用。我們有的學員是因為自己有怕心,藉以推托自己應該過的關。假如說迷魂藥真能起到這樣的作用,在藥的作用下做了大壞事,那就要更加努力地在講清真相上挽回自己的損失。」

我個人的理解是,修煉是嚴肅的,心念如何動,師父和天上的眾神看得分毫不差,掩蓋和推托都只能貽害自己。迷魂藥可以對常人起作用,但對於持有強大正念的修煉者來說根本不會起作用。心性達標時,瞬間身體就變了,再加大劑量也只是進一步消業和擴大容量的問題。當主元神在這個方面完全達到標準時,磨難自退。修煉是修心去業,每個人能修到哪裏就要有相應的磨難,師父一絲一毫都不會看錯,都是超常的,不能用常人心去看待。推廣到其他形式的磨難,也會有類似的業果和因緣,大法的修煉原則是放之四海而皆準的。一個功友在聽到師父關於迷魂藥的指示後,說,「聽明白了,就是不能把自己當成一個常人」,我覺得她說得非常有道理。

以上是一點粗淺的個人認識,不當之處請慈悲指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