捨盡一切就是得到一切

——一位美國西人學員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0年11月17日】如果捨去多少就能得到多少,那麼捨盡一切其實就是得到一切。如果萬事萬物都是大法造就,都在大法之中,那麼捨去一切而完全同化於大法,就能在大法之中獲得一切。如果你捨盡一切,溶於法中而成為一粒大法粒子,你就擁有大法的所有力量和光輝。如果你是一粒大法粒子,胸懷正念,那麼絕不會有任何東西能夠將你阻擋,一切不夠正的東西都會在你的光芒之下消散。

師父說過:「現在的大法老弟子應該是真正的能把自己當作大法中的一個粒子而不是在學法了,是學法的同時發揮一個大法粒子的作用,為大法做甚麼就是在給自己做甚麼一樣。這就是經過這次魔難走過來的弟子此時的真正狀態。」

當我讀到老師的這段話時,很多我以前所不明白的事一下豁然貫通:我是大法的一粒子。當我們修煉者真正認識到大法是甚麼的時候,我們全心投入,用這洪偉的大法來完全充實自己。我們用大量時間來閱讀、學習、背誦老師的指導我們如何同化宇宙特性的偉大書籍。我們熟讀這些書籍,不論我們走到哪裏,老師的教導都在指引著我們不為常人社會所迷。我們為甚麼這樣做呢?是為了完全同化這部圓融不敗,鎮邪揚善的大法,直到成為大法的一個粒子。

通過我們的修煉,我們逐漸成為一個大法粒子,而大法粒子就是這大法的無邊力量的一個組成部份。當我們真正把自己視為大法粒子時,我們就是大法的無邊力量的一部份,就沒有甚麼能夠阻擋我們。當我們不能真正把自己視為大法粒子時,我們就處在危險之中,邪魔就會抓住我們不放的執著,把我們已經同化大法,得了法的神的一面抑制住。

師父還說:「這和99年4.25以前,老弟子怎麼學好法、得到法時的心態不是一回事,那時候是學、是得法,現在是學法的同時在邪惡迫害法時如何起到證實法的作用。堅定走過來的,就是大法中的一員、一個粒子,而且是正過法的,就應該知道自己怎麼做,在任何環境中在哪裏都會發出純正的光芒來。」

以前我洪法和做大法工作時,我常常錯誤地用我人的一面來做這些事,因此常常碰壁。我會像一個推銷員試圖推銷大法那樣去散發資料。我會在公園裏邊煉功邊想:「為甚麼沒有人注意我呢,難道他們不知道他們錯過的是甚麼樣的機緣嗎?」隨著我不斷的修煉,我認識到了正是我這人的一面阻礙了他們的注意力,我應該不帶執著地去洪法,才不會使我自己和他們受到阻礙。悟到這些之後,情況有所改善,但還是不夠理想。

當我認識到我是大法一粒子,我在人為地抑制自己已經修出的這無窮的力量時,情形來了個大轉變。當我在公園裏煉功時,我會進入入定的狀態,沒有任何人的雜念和執著。這樣,人們就會駐足,觀看,驚嘆。很多人拿了資料,並詢問我修煉的事情。我從來就不是個善於言談的人,但當我放棄我的這一執著,把自己當作大法一粒子去談的時候,他們會被大法修煉的神奇迷住,會對法輪功在中國被鎮壓而感到震驚。有一次在餐館中,我和一位同修聽到有人在說法輪大法的壞話。那位同修感到很苦惱,不知該如何做。我未加思索地走上前去,給了他們一些關於大法真象的資料。在了解了真象之後,他們再也沒有甚麼壞話可講了。只要我們的心是純正的,在大法的無窮威力下,有甚麼做不到呢?

當邪惡肆虐,想把我們與大法隔絕時,大法的一粒子能不站起來面對邪惡嗎?我們作為大法中的一粒子,能被我們那微弱的人的一面所控制,聽任邪惡猖狂,企圖破壞那給了我們生命和無窮力量的大法嗎?我們怎麼能不發揮大法粒子的作用,用大法的無邊威力去摧毀這邪惡呢?甚麼執著能如此頑固以至讓我們放棄這難得的在這偉大的正法歷史時期成為大法真正一粒子的機緣呢?

捨去我們的一切,我們就得到了一切;捨去我們所有的執著,成為大法真正一粒子,我們就得到了這圓融一切的大法。為了大法,有甚麼是我們不能捨去的呢?在師父以無法想像的慈悲給予我們的這最後的機緣中,我要做一個真正的大法粒子,捨盡我的所有,去衛護、洪揚和證實大法,最終完全同化於大法之中。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