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師父的正信使我破除邪惡勢力的安排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1年12月16日】十月份,公司要非法給法輪功學員辦洗腦班,小隊書記一早上就通知我這個消息。我心裏想:這個洗腦班我不能去,修煉大法沒有錯。我跟書記說:「洗腦班我不去,如果在工作上有甚麼問題可以談,在煉功的問題上沒甚麼談的,我修大法沒有錯。」說完我開車就走了。中途回家跟我愛人打聲招呼。因我愛人和我是一個單位的,買斷後在家待業。這種情況單位也不放過,也要求她一起辦班。愛人聽後非常氣憤。跟我說:「他們管不著我,你自己多保重。他們不就是拿工作相威脅嗎?大不了工作不要了,不是他們單位的人了,他們不就管不著你了嗎?再說,他們說了不算,一切由師父安排。家裏不用惦記,我支持你。」聽後倍受鼓舞,將車開往用戶單位。半路上書記打來電話:「用戶那邊已經打好招呼,今天你不用出車了,馬上回來。大隊書記要找你談話。」我一聽事已至此,將車調頭。回到隊裏,大隊書記打來電話問我:「公司辦班為何不去?」我說:「在別的方面談甚麼都可以,就在煉功方面沒甚麼談的。因為我煉功沒有錯。」書記說:「誰也沒有說你錯,上面安排下來,你去聽一聽,有甚麼了不起,也是對我工作的一點支持。」我說:「單位搞活動、搞競賽我都可以支持,但是在這方面不行。」書記聽後火了:「你聽著,如果不去,有甚麼後果你自負。」我回答:「不會有甚麼後果的,難道做好人還有甚麼錯嗎?」說完我就把電話放下了。過了一會兒,小隊書記告訴我:「大隊經理來電話叫你去一趟。」我問:「甚麼事?」他說:「經理沒說甚麼事,只是讓你馬上去。」

因為經理主抓生產說了算,我去了。到了經理那兒,我問他「找我來幹甚麼?」經理說:「讓你去學習為甚麼不去?」我說:「我煉功做好人沒有錯,所以才不去。」經理說:「我們這裏誰也沒有說你錯,再說你沒有錯你怕甚麼呢?」我說:「我沒有甚麼怕的。」經理又說:「上面只是說讓你們去開會,並沒有說你們有錯,你去看一看,如果你要覺得不好,你自己可以看著辦嘛!」我說:「如果是這樣,我就去看一看。」就這樣我和小隊書記來到了總公司趙書記的辦公室。我一看已經有三位同修和其它單位的領導已經到了。公司趙書記看我來了就說:「你好難請啊,叫你來開個會就這麼難?」我說:「我工作忙,有甚麼事你就說吧。」他就開始說他辦班的事。我就給他講真象。他不但不聽,反而開始說一些誣蔑大法和師父的話。我心想:師父和大法是神聖而不可侵犯的,應當受到世人的敬仰的,絕不應該受到如此對待。想到這,我就問趙書記:「今天把我找來的目的是甚麼?」他說:「目的是讓你轉變認識,不再學了,不再煉了。」我說:「那不行,大法沒有錯,我煉功做好人、健康自己的身體沒有錯,這個學習班我不能參加。」說完,我站起來就往外走。書記氣壞了,讓坐在門口的小隊書記攔住我。我停了下來,回過頭來坦然地看著他。趙書記氣恨地威脅我說:「如果我們管不了你,那麼還有上級和其他部門管你。」我毅然的回答:「我沒有錯,對不起,我得走了。」說完,我不顧小隊書記的阻攔,大步地走了出去。到了樓下,小隊書記攆了上來,勸我說:「別犯傻了,妥協一下,省得自己吃虧。」我說:「別的方面都可以談,就這件事不能妥協。」小隊書記沒辦法,只好回去請示,得到的回答是:等待處分。

快到中午的時候,我看到了參加洗腦班的另外兩個同修。我問她們怎麼樣?她們說:「我們甚麼也沒寫,看到你走的時候我們也想走,但只因為他押著我們的錢,所以有顧慮。但你走以後對趙書記的打擊很大,態度不像剛開始那麼邪惡了。」我聽後鼓勵她們說:「你們在押錢的情況下還不配合邪惡,也很了不起。」她們說:「相比之下,我們做得很不好。」我說:「能看到自己的不足就是提高,每個人的思想不一樣,決定了每個人的行為不一樣。雖然工作對我很重要,家裏只有我一個人上班,孩子在上學,還有雙方的老人,但是為了維護大法,我還是可以捨棄它的,所以走了出來。但是他們說了不算,一切都由師父說了算。我就聽師父的。」聽後她們很受鼓舞,當即表示要回去找趙書記要錢。就這樣,我們分手了。

回家之後,跟我愛人一說,她也很高興。可還是為我的安全擔憂。勸我不要上班了。我說:「不會有事的,如果派出所來抓我,我不會怕他們的。我會當著所有人的面揭露他們的邪惡,證實大法。」愛人看到我的態度後,就沒說甚麼。接下來,我們開始發正念。

第二天來到單位,我問小隊書記是出車還是有甚麼安排?他說:「我沒有接到通知,那你就正常出車吧。」這樣,我又恢復了正常工作。兩天後,隊裏開會宣布了一個消息,我們所在的大公司黃了,和另外一個公司合併了,現在叫甚麼名字還不知道,希望大家安心工作。不要有甚麼想法。聽後,心裏很高興,暗想這回趙書記自己還忙不過來呢,更顧不上我了。並暗嘆大法的神奇,人真的說了不算。

可是沒過兩天,大隊書記又來電話問我煉不煉,必須有一個明確的答覆,否則後果自負。我一看,怎麼沒完沒了了。是不是我的心還不夠堅定?我告訴小隊書記說:「大隊書記問我煉不煉,我還是那句話,別的問題都可以談,就在煉功的問題上不能談,我煉功沒有錯,讓我放棄修煉不可能。」說也神奇,第二天,單位沒停我的工作。我悟到這是師父對我的鼓勵,就看我的這顆心,心一堅定,立即就變。一切都變得圓融、美好。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