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念抵制看守所勒索,使親人無條件獲釋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1年12月7日】我嫂子在河北省某縣看守所已被非法關押8個多月。2001年10月14日早,村幹部說,昨晚10點鐘派出所來電話通知我哥(大法弟子)今天和村幹部一道到公安局接我嫂回來。我哥馬上悟到:這是邪惡勢力的安排,去接人我們自己去,不用和村幹部一道去。於是在聯繫三碼車的路上,發正念清除邪惡。回來後,村幹部說:我們不去了。聽到今天接我嫂回來,我哥很高興,我也很高興,甚至想到我嫂回來後,我家的農活又減輕了許多。當天我哥和幾個親戚(不修煉)去接人,中午去得晚,下午上班後,政保科的幹警說我嫂在看守所絕食,讓寫「保證書」。親戚主動寫了保證書。警察要8個多月的生活費2000多元。進看守所是邪惡強加的罪名,是對大法的迫害。師父說:「無論在任何環境都不要配合邪惡的要求、命令和指使。大家都這樣做,環境就不是這樣了。」(《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絕不能給邪惡拿一分錢。我們悟到:我們產生了歡喜心,被邪惡利用,加大了魔難過關。在向內找到根源的基礎上,我們穩下心來。同時我們悟到由親戚寫「保證」也是配合了邪惡。

15日下午,我嫂從看守所打來電話,由於8個多月未見親人面,在電話中哭了。旁邊的幾個常人在電話中對我哥說:你就把錢看得那麼重嗎?拿錢讓她回家吧。坐車到公安局要人,公安已下班。晚上我們幾個同修在一塊互相交流認識到:這是邪惡舊勢力利用我哥對情的執著,利用大法弟子不執著錢財這一點,加重對大法和大法弟子的迫害,妄圖瓦解大法弟子的正念。悟到後,決定第二天不再去接人。第二天我哥就通知了親戚,可親戚開著三碼車又來了。我哥在情的帶動下,又去公安局要人,結果政保科的幹警未上班。17日晚上,從看守所剛出來的一個同修打來電話,說我嫂在看守所已絕食1個月零2天,還說近期出來的幾個同修都掏了錢。我哥的心又放不下了。我們幾個同修經過交流認識到:本來通知不讓親戚開車來,親戚偏來;人沒接到,我哥剛穩下心,同修又打來電話,這都是舊勢力的安排,妄圖利用大法弟子人的表面未去的觀念動搖大法弟子的正念,阻礙正法。我們必須打破邪惡舊勢力的安排,放下一切執著,堅定正念,堅信大法。

18日中午,縣看守所打來電話,讓拿著生活費去接人,下午我和愛人、姪女三個大法弟子去接我嫂。師父說:「作為大法弟子,你的一切就是大法所構成的,是最正的,只能去糾正一切不正的,怎麼能向邪惡低頭呢?怎麼能去向邪惡保證甚麼呢?即使不是真心的,也是在向邪惡妥協,這在人中也是不好的行為,神絕對不會幹這種事。」「作為大法弟子是全盤否定一切邪惡的舊勢力安排的。」(《大法堅不可摧》)「大法弟子不能做到維護大法的作用是無法圓滿的……」(《正法時期大法弟子》)。作為正法時期大法弟子,我們絕不能配合邪惡,他們要生活費,我們就不給,不能向邪惡低頭,時時處處維護大法。我想起了師父講過的「…一個學生只要把學習學好,就自然會上到大學去、執著於大學本身而學習不好是上不了大學的道理」(《去掉最後的執著》),只要我們在法上認識法,堅定正念,處處維護大法,一切就會一順百順。師父說:「有多強的正念,有多大的威力。」(《也三言兩語》)我心中想到的只有法,沒有一絲對親情的執著,我們心中非常坦然,心靜如水,穩如泰山,既沒有絲毫的恐懼,也沒有絲毫的歡喜,這時我感到「…邪惡其實甚麼也不是」(《正念的作用》),這一念就能把邪惡化掉。

臨行前的一念是:「今天我嫂一定能無條件順利走出看守所,並且不誤晚上到鄰村放真相光盤。」三點前到了公安局,政保科沒人,我們就到看守所。杜所長問我們帶錢沒有,我們說沒有;杜所長說,沒錢不能領人!我平靜地說:「反正家裏沒錢,如果不讓領人的話,以後也別往家裏打電話了,再打電話我們也不來了。」這時,姓常的女所長過來了,因我姪女剛從看守所出來一個多月,她認識,一見面就滿臉帶笑,偽善地說:「曉慧(化名)接你娘來了,先和你娘見個面。」我立即說:「我們不見面。」杜所長氣得大叫:「你在跟誰鬥氣呢?」我愛人說:「家裏沒錢,沒錢你們不放人,見面有甚麼用,我們不見面。」常所長偽善地對我姪女說:「你不要你娘了?」姪女平靜地說:「我們今天來,就是來接俺娘回去的,家裏沒錢,你們就不放人,不是我不要俺娘,是你們不讓我要俺娘。你們不讓我要俺娘,就讓俺娘在這兒住著吧,以後也別往家裏打電話了,打電話我們再也不來了。」見我們無漏可鑽,他們說,你們在外面等一會兒,我們商量一下,跟領導通一下氣。

我們只留一人在門口,我和姪女到另一院子裏去。不大一會兒,趙管教從大門出來,讓我們到政保科辦手續。到政保科後,我嫂的取保候審書上未簽字,崔幹警讓我姪女簽,李幹警主動說:別讓她簽,她不會簽。又讓我簽,我一看上邊有「犯罪嫌疑人」五個字,我說我不簽。他們問我名字,我告訴了他們,他們說寫上他拒簽。到看守所後,趙管教說:「沒事,打個欠條就可以領人,你們怎麼這麼不明白呢?」我愛人說:「我們沒錢,打了欠條以後還得還你們,我們不打。」他又磨我姪女說:「你給你娘打個欠條,馬上就可以接人。」這時我的心有些不穩,跟我姪女說,給他們寫,就寫你娘何時被抓、何時出來、絕食多少天,這是他們犯罪的證據。我姪女說,我甚麼也不寫。見我們不寫,趙管教甚麼也沒說,關上門回去了。過了一會兒,杜所長出來說,稍等一會兒,馬上接人。我姪女和我愛人把我嫂背了出來。一坐上車,我淚流滿面,真想大哭,真正感到了師父的無限慈悲,感到了「佛恩浩蕩」(《正法時期大法弟子》),只有更加精進,做一個真正的正法時期大法弟子,才是對師父的最好回報。就這樣我們三個大法弟子未給邪惡簽一個字,未拿一分錢,把我嫂從看守所堂堂正正接了出來。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