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面否定邪惡勢力對正法弟子的迫害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一年十二月九日】近來,看到網上大法弟子被虐殺的數字急劇上升,很是痛心。就這個問題,談談我的想法。

師尊〈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經文發表後,我非常高興,激動的都流淚了,因為我們可以用自己的功能除惡和保護自己更好的證實法了。同時悟到,我們大法弟子在做真相工作中不應該被抓、被打、被迫害。

「好壞出自一念」(《轉法輪》)。今年夏天,我與幾位功友發真相資料時被抓。一位功友對警察說:「你們不能抓我們,如果我們被抓去打死了,你們就要遭報應。」我在一旁聽了心裏不舒服,心想,現在是我們大法弟子清除另外空間邪惡的時候了,怎麼會被人打死呢?後來,那位功友被關進看守所,十幾天就被惡警迫害死了。

我們不是怕死,為了宇宙真理,我們可以付出一切,直至生命。但我悟到,正法期間一切對我們的迫害,都是對正法的破壞,這是天理不容的。邪惡妄圖利用我們的怕心,那我們在被迫害時就要時刻正視惡人,徹底清除他們背後邪惡的因素。我們必須轉變觀念,時刻保持正念,思想中沒有任何縫隙讓邪惡來鑽。何況,「不只是你們清除,如果修煉人清除不了,那神、直至更高的神,也要參與清除。」(《導航》〈在二零零一年加拿大法會上講法〉)

堅信師尊的話,時刻保持強大的正念清除邪惡,就會逢凶化吉。我剛被非法關進看守所的時候,人的觀念時不時的冒出來:自己因去北京證實法曾經被非法勞教過一年,現在又因發資料被抓,問題嚴重,非得判個三、五年。警察也這樣說。但正念一上來,就意識到這是被魔鑽了空子。大法弟子的修煉是誰說了算?只有師父說了算。於是,我非常樂觀、坦然的面對著看守所裏的一切。我被非法關押的號室的號長是個死刑犯,已經關了四年,很兇惡,犯人都害怕她。一天早上,我站在門口透空氣,她嫌我站在她前面了,惡狠狠的讓我往後站。我沒有動,她一把將我推到了後面,我脫口而出:「你是個典型的牢頭獄霸!」這一下可把她給氣壞了,跳起來大罵大法。我說:「你罵我是另一回事,但不要罵大法,會遭報應的。」她說:「報應就報應!」跳過來要打我。我就對著她發正念,一會兒,她就開始牙痛,又胃痛、肚子痛、頭痛,整整痛了一星期。

一天我在看經文,被她發現搶過去要撕。我告訴她,不能撕,會遭報應。她不聽,把經文撕了。我很難過,就絕食抗議。她逼我吃飯,並威脅:不吃就灌食,趁灌食的時候非打掉你幾顆牙齒不可,還說:「煉法輪功的打死白死。」我不理她,不停的發正念。接下來,我要求見隊長,她反覆阻撓,我就往門外衝,終於驚動了隊長。我問隊長:「聽說你們這裏打死人不負責任?」隊長說:「我們這裏是文明管理,不許打人罵人,保證每個在押人員的人身安全。」我就把號長怎麼威脅我的話告訴了隊長。後來,隊長說這個號長的案子太大,不能當號長,把她給換下來了。以後這個人一直有病,心臟病、高血壓、腰痛、頭痛,折磨的她很痛苦。號長不當,也沒人伺候她了。我就幫助她,給她講善惡有報,講做人的道理,講「真善忍」和法輪大法。她很感動,也能聽進去,我們相處的還挺好。這也是對她的救度。

在獄中,我回憶這次發資料被抓的過程,找出了不少執著心。一是有了歡喜心,因為一直做的很順,沾沾自喜;二是有了怕心,認為現在天熱,晚上乘涼的人多,發資料有危險,白天發好、安全;三是情和私放不下,出事那天,我有預感,本來不想去,但是怕同修對我有看法,也拉不下情面。由於自己的執著,給大法造成了很大的損失。我發誓一定要把這些可惡的執著清除掉,闖出魔窟,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心態調整過來後,時時發正念,背誦師尊的〈大法堅不可摧〉、〈正念的作用〉等經文,全盤否定邪惡勢力的安排,一心一意要出去,匯入正法的洪流。絕食第六天,我和一位功友手牽著手,毅然往外衝,連過了兩道門,第三道門被抓回來了。別人都說這一下麻煩大了,但我們很坦然。這事對邪惡的震懾很大,所長、隊長和我們談話時也很客氣,沒有為難我們。我想我倆該出去了。兩天後我被釋放,緊接著,那位功友也放出來了。

我把這一段經歷寫出來,是想讓同修們從正面吸取教訓,時刻保持強大的正念,徹底轉變觀念,去掉人心。修的執著無一漏才能做好證實大法的工作,才能充份發揮出大法粒子的作用,才能更全面、深入、細緻的講清真相,救度世人。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