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嘴子勞教所對大法弟子的野蠻迫害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1年11月7日】長春黑嘴子勞教所是邪惡勢力的黑窩,那裏迫害大法學員的方式是極其邪惡、殘酷的。為了讓更多的人了解其邪惡的內幕,認清邪惡的本質,現把一些知道的情況寫出來,公布於世。

一.精神摧殘

黑嘴子勞教所六大隊非常邪惡,凡是被綁架進那裏的大法弟子大多數都要先送進六大隊強行洗腦。每個被送進那裏的大法弟子,管教都命令那些叛徒用她們邪悟的語言輪番地圍著講,不聽強行聽,不寫「決裂書」晚上不讓睡覺,也不讓其他人睡覺。白天不讓坐著,面壁站著,站著讀叛徒的「揭批」材料。大隊長惡警李桐把師父經文背下來進行歪曲。勞教所裏還多次組織看所謂的慰問演出,邪惡從情入手來摧毀大法弟子的意志。勞教所裏還多次逼迫學員看誹謗大法、污衊師父的錄像。邪惡勢力迫害無辜的大法弟子反而賊喊捉賊,反誣陷大法弟子不顧家人。

二.酷刑折磨

邪惡勢力對大法弟子不但在精神上進行摧殘,還在肉體上進行殘酷的迫害。每個被送進勞教所的大法弟子,進屋不多時馬上就遭到圍攻,管教一刻不停地逼迫其寫所謂的認罪認錯,寫所謂的決裂。堅持時間長一些就被叫到管教室去承受耳光,電棍,拳打腳踢。往往不是一個管教打,而是幾個惡徒一齊上,邊打邊罵:「你們真的善嗎?你們做好人為甚麼做到這裏來?」邪惡之徒面對打不還手罵不還口的大法弟子還說她們不真不善不忍,不是好人。每當管教室傳出狼嚎般的叫罵聲和電棍的吱啦聲,就是又有大法弟子挨打了。2001年春節過後,也就是所謂的「天安門自焚事件」後,六大隊有幾個學員不寫決裂書,被挨個提到管教室用刑,她們每個人回到寢室腳帶著傷,臉紅腫,脖子被電棍電得一道道紅腫的印子帶著水泡。有一個學員被踢得站立不起來;有個學員被打得半個臉青腫,一隻眼睛充血,脖子上一道道紅腫的被電棍電的印子。這個學員的家屬來接見,由於她帶著傷而不讓她的家人見她。還有一個學員家在外地,她的家人和當地公安局來幫教她,由於她帶著傷而不讓見。六大隊的惡警朱大隊長和劉大隊長是打大法弟子的兇手,在那裏堅強不屈的大法學員經常受折磨,惡徒們還把堅強不屈的大法弟子送到別的大隊,小隊,讓那些所謂的「幫教能手」輪番圍攻。今年3月份從樓下被帶到樓上一個學員,她被邪惡折磨得面容憔悴,惡警們還罵她,說她家裏扔下只有兩歲多的孩子和生病的婆婆。是邪惡勢力把她關到監獄裏進行迫害,究竟誰惡誰邪?邪惡之徒還把堅強不屈的學員關到小號裏。還用重體力勞動來折磨大法弟子,有的大隊折頁子,晚上幹到十一、二點鐘,早上三、四點就起來幹活,白天一點兒休息時間也沒有,吃的又不好,很多學員躺倒了。

三.人格污辱

惡警們把大法弟子不當人看,把單純善良的大法弟子叫傻子。在走廊裏大法弟子只要見到管教就得馬上貼牆站住不能動,等管教進屋再動。學員去食堂打飯,從樓下往樓上抬,抬著很重的菜桶,飯盆,管教一上來就得貼牆站住等管教過去再走;在廁所裏不管學員便沒便完,走廊那頭一喊管教要上廁所,廁所裏的人馬上就得全起來到走廊裏貼站著,等管教上完後再接著上。

一位七十歲的老媽媽,她坐在家裏警察把她抓到派出所,問她還學不學,煉不煉,她只說一句「學,煉」就被送到勞教所。邪惡之徒對大法弟子的高尚行為大肆誣蔑。而這些大法弟子恰恰是為了挽救更多的人才拋家捨業;她們去北京只是為了維護宇宙真理,向政府,向世人說一句心裏話:「法輪大法是正法!」

以上僅是個人了解到的一點情況,希望受迫害的知道內情的人都能揭露邪惡,讓善良的世人認清邪惡的本質,制止邪惡對大法、大法弟子的迫害。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