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講清真相中需要幫助世人建立對大法的正念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1年11月28日】我們為甚麼一定要讓人們知道法輪大法?我們為甚麼一定要讓世人了解法輪功的真相?我們為甚麼一定要冒著生命的危險把大法資料送到每一個世人,甚至是曾經辱罵、毆打過我們的警察手裏?我們為甚麼一定要喚起人們心中的良知,讓善良的人們對大法有正確清醒的認識?我們又是為甚麼冒著失去一切幸福的可能,走到天安門廣場打開大法橫幅?那是因為在江澤民流氓政府歪曲事實的邪惡宣傳下,法輪大法的真相被矇蔽了,而師父告訴我們「歷史上神的誓約在兌現中,大法衡量著一切生命,人生的路自己走。人自己的一念也會定下自己的未來。」(師父經文《再論迷信》)「如果在正法這件事情結束之後,人類將要進入下一步的事,頭腦中裝了『宇宙大法不好'的這個人、這個生命,就是第一被淘汰的對像,因為他比宇宙中再壞的生命都壞,因為他反的是宇宙的法。」(《李洪志師父在北美大湖區法會上的講法》)從師父講的法中我悟到:每一個眾生,都必須對宇宙的根本大法--法輪大法(真善忍)懷有正念才會有未來,救度世人的過程,實際上就是一個通過洪法講清真相,幫助世人建立起正念的過程。

可是,在洪法講清真相中,我發現,了解了真相與建立正念還有一段相當大的距離。通過大法弟子不懈的講清真相工作,中國大陸的很多人對江澤民政治集團迫害法輪功的真相已有了一定的了解。然而我卻發現,有一部份人,雖然了解了事實,可是卻沒有建立起對大法的正念。他們常說這樣的話:「大法是好,真善忍到甚麼時候也沒有錯,大法弟子確實無辜,可是你們人那麼多,江澤民能不害怕嗎?!能不鎮壓嗎!」「政治就是殘酷的,當權者要維護自己的地位,就是要不擇手段的。」以及諸如此類的話。他們共同的特點是:認為人多就必須鎮壓,這是維護統治階級利益的需要。還有的人,死抱著在多年的政治運動中形成的「事不關己,高高掛起」、「明哲保身」的人生哲學不放,在了解了真相之後,他們說:「我也不反對江澤民,我也不反對法輪功(或者說師父的名字),我就過好我自己的日子。」在他們身上,看不到正念與良知,在他們表面上的中立態度後面,掩藏的是對於權威、勢力的懼怕和不想為伸張正義而失去哪怕是分毫利益的極端自私心理。他們不相信、不願承認或是不願面對「善有善報、惡有惡報」的天理。

據傳,江澤民在99年6月13日的一個講話中說:「相比之下,其他氣功組織就不那麼容易解決,法輪功講『真善忍』,我們的打擊工作就可以放手進行,以後利用打擊法輪功的經驗,可以有效地運用於其他氣功組織。」從這段話中我們可以看出,江澤民在心裏至少對這樣幾個事實是非常清楚的:(1)講真善忍的法輪功學員不會有任何暴力行為;(2)法輪功是無辜的;(3)打擊法輪功無非是為了維護他已經搖搖欲墜的統治。這恰與強盜在實施強搶豪奪之前先估量對手的實力的作法極為相似,換句話說,在本質上是相同的。

稍加對比我們馬上就會明白,上邊提到的那一類人實際上認可了江澤民的強盜邏輯。而那些助紂為虐的領導、警察、監獄管教,有幾個不知道「真善忍」並沒有錯?我單位的書記曾在找我談話時就曾說:「你是個好人,無論是工作還是為人都是無可挑剔的。」可是,在我多次給他講了真相後,他竟企圖把我騙進洗腦班,並且與保衛處長開誠佈公地對我說:「我們兩個要是能把你轉化了,那可就有工作成績了。」想借迫害大法弟子之機撈點政治資本,險惡用心昭然若揭,說他們是瞪著眼睛幹壞事,一點都不過份。我認為,這樣的生命是最危險的生命。

從這些事中,我深深地體會到,正法中,我們在講清真相的同時,更主要的是通過講清真相幫助常人建立起正念,作到師父說的那樣:「正一切不正的」(師父經文《大法堅不可摧》)。只有在我們講清真相的對像,能夠做到用正義的聲音譴責邪惡、自覺支持正義的時候,救度他的任務才算完成。當然,這很難,但這是我們應該做到的,我深信,任何不正的因素,都會在大法洪大的慈悲中融化。正念,最終將在世人的心中升起。

以上僅為個人體悟,不當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