甚麼是我們要講清的真相?

——對講真相問題的幾點思考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1年11月19日】最近曾給一位同修寫信,提起應該在接受媒體採訪時,除把受迫害的真相說清楚外,應更多介紹大法本身。她回信說,她也想這樣做,但媒體似乎對受迫害的內容更感興趣,我們需要突破自己的觀念,做更多更深入的工作,把局面打開。

對於這個現在怎樣對世人講清真相的問題,我有幾點想法與大家交流:

一、真相是全面的,單純對受迫害這部份事實的側重,只能反映出對我們的人權迫害,法輪功學員充其量不過是受害者。

世人像同情其它人權受迫害團體那樣同情法輪功,是不是足夠使他們生起對大法的正念從而得救呢?我想從以下兩個方面探討一下這個問題:

1.國內同修受殘酷迫害的事實是真相,對大法的正面介紹也是真相,而且法輪功的「正」是我們受迫害的真正原因,必須要給予更多更充份的重視:

在歷史上和現在的世界上,對人權的侵犯並不少見,而我們所要告訴公眾的是對法輪大法修煉者的迫害,基於對法負責,對眾生負責的原則,我們就必須把大法洪傳的歷史,大法的原則,我們通過修煉所產生的身體上和精神上的巨大的變化,對他們講清楚, 讓他們對法輪功是甚麼有一個明確的概念, 這其中,對人負責的因素表現在,既然尋求幫助,就要讓人知道到底是怎麼回事,這是一個好人應該做到的;對大法負責的因素表現在,人們不管是簽名還是表示贊同,針對的是大法,而不是對迫害這一現象或因為別的甚麼。當然這兩方面的因素是互相圓融的。

事實上,這部份內容,只要你用一顆純淨的心去講,往往會產生非常好的效果,因為人實際上確實是很苦的,每個人都有自己的問題,不管他現在能不能修,很多人在尋找解決自己的問題的方法,尤其結合自己或同修通過修煉產生的身心的巨大變化,向常人說清,會使他感到這個功法跟他有更緊密的關係,不單純是一個尋求幫助的事物,法的威力會從我們的正面介紹中自然地顯露出來。這點有些功友做得較好,例如英國「大事件新聞」的一則報導:

「朱寶勝,38歲,抗議鎮壓的示威者之一,向我講述了他的妹妹因修煉法輪功而被送進勞動改造所的事。

我的妹妹寶蓮,35歲,在2000年12月15日被抓後送到中國的一個勞動改造所去幹活。她被抓是因為她是一名法輪功修煉者,並於此前拒絕在一份官方的,表示對修煉法輪功「悔過」的「悔過書」上簽字。她被中國警察判處在勞動改造所勞動改造4年。」

法輪功改變了她的生命─她不再抽煙和喝酒,身體健康增進了許多,還變得平易近人。她令人難以想像地勇敢─她似乎只需要在警察局裏的那些「悔過書」上簽字,但她選擇了為她的選擇的自由而站出來,而非在強權的壓制下唯唯諾諾地做他們要她的。」

人們對法輪功如何正,如何好這部份內容的充份了解,會使他們對江政府不顧法輪功帶給人們和社會的巨大好處,出於極端自私的心理去迫害法輪功和修煉人的這部份真相,更容易理解,從而對這場邪惡的迫害更加不齒和厭惡。

雖然這部份內容,似乎離大法受迫害的主題稍遠,卻是很重要的,因為即使人們知道了法輪功在遭受殘酷的迫害,但不明白法輪功是甚麼,為甚麼會受迫害,等於還是沒講清,也難以起到震撼心靈的作用。最近一家英國媒體花了很長時間,投入了很大精力拍攝的一部反映法輪功受迫害主題的紀錄片,放映出來後,我們發現,其中對同修在國內遭受迫害的揭露的比例也是很大,還有在實地拍攝的同修們在天安門廣場上護法的珍貴鏡頭,卻根本沒有對法輪功正面介紹的這一部份,反而,對法輪功是甚麼這方面的內容,是照搬了中國政府的官方報導的內容。這難道不是我們在講清真相中的不足的一種反映嗎?

我覺得有時我們有的同修有一種急躁心理,覺得把受迫害的真相一說,只要別人的同情心和正義感被引發出來,就算擺正了位置,我們也就達到了目的,關於大法如何好,有益與人,也不是不說,往往說得很簡略,難以給人留下感性的認識和對法本身的深刻印象。我覺得,這是一種對正法修煉認識不足的表現,還是一顆有為的做事的心,我們用人的心去想甚麼該說甚麼不該說,甚麼該多說,甚麼該少說是不行的,不在法上,就沒有那麼大的威力。其實,我們的講的真相真的能打動人心的話,就不是對你面前的這一個人講,而是對你面前的這個人能接觸到的,以及他接觸到的人所接觸到的潛在的許許多多的人講,我們的真相就不是只由我們大法弟子來傳播,而是會讓越來越多的常人在正法時期起到更好作用,讓眾生真正地去圓融大法,從而得救。甚麼能打動人心呢?我們作為大法的修煉者從法中修出的純淨的心。「不是做事是修煉。」

師父說:「不管你們認為再好的事、再神聖的事,我都會利用來去你們的執著心,暴露你們的魔性,去掉它。因為你們的提高才是第一重要的。真能這樣提高上來,你們在純淨心態下所做的事才是最好的事,才是最神聖的。」(《再認識》)

甚麼是無為?為甚麼無為是最高境界?正法時期的「助師世間行」是用一顆有為的心來做,還是一顆無為的心來做?正法時期如何用一顆無為的心來做有為的事?正法時期的無為和過去個人修煉時的無為是不同的!

我現在突然理解了為甚麼大法弟子會修到更高境界去的一層涵義,在「風雲突變天欲墜 排山搗海翻惡浪」(《心自明》)時,要修出一顆清淨的、慈悲的心,用這顆心去完成「助師世間行」的偉大歷史使命。真是難,要能修出來,真是偉大,不是人能夠想像出的。很容易陷在做事的心和個人修煉的狀態中,然而執著哪個也不對,都不符合新宇宙的標準、都修不出來,我們真的要在這個正法的偉大時期,利用分分秒秒,踏踏實實地修煉,用一顆無為的心,就看你的每一念是不是在法上,符合不符合正法時期大法對弟子的要求,一切就都在其中了。

2.強調邪惡對好人的迫害,雖然會給邪惡曝光,引起善良人同情,從而有增加宇宙中正的力量,減輕國內同修的壓力等作用,但邪惡對善良的迫害本身,是基於舊宇宙理的觀念和行為,正是這種基於舊宇宙理的觀念和行為,使歷史上,佛教和基督教都遭受過很長時間的殘酷迫害,也使很多人雖然對這種惡行抱著厭惡的態度,對受害者寄予同情,但往往覺得無能為力,不知自己的同情或幫助是否會起作用,或懷疑採取這種和平的方式,是否會對那些惡人進行有效的制約。這都是舊勢力的安排,給人灌輸了這些不符合真正的宇宙理的觀念。那麼,如果我們認識不到這些,也是在舊勢力給劃的圈子裏做。

其實,這都是我們應該打破的、應該正過來的觀念。把大法修煉者在兩年多以來以和平的方式反對這場迫害所產生的作用,獲得的越來越多的、方方面面的支持這部份內容講清,就顯得非常重要。事實上這部份的內容很豐富,不管是國內的同修用正念打破邪惡對修煉人的迫害的安排、通過講真相使矇蔽的中國人醒悟,還是國外同修通過講真相所取得的社會各界的支持,單就事實本身就很有說服力,這是一種更強大的正念!邪惡根本就不敢靠近的一種正念。師父在《新生》一文中有述:「正法傳,萬魔攔,度眾生,觀念轉,敗物滅,光明顯。」我們正法就是要正那些不正的觀念,把受迫害的事實擺在那裏,只是對邪惡的揭露,如何讓眾生「觀念轉」呢?我們自己必須認識到不僅是揭露邪惡,最重要的是打破邪惡的舊勢力對大法迫害的一切安排。只有我們自己認識到了,才能給公眾把這個觀念轉過來,使他們具有更積極的心態,使眾生更好地去圓融大法。

因此,我認為,無論是我們口頭去說,還是在真相資料中,都要把這部份內容加進去,並擴大比重,真正使我們自己和眾生的觀念轉過來。

二、在講真相的過程中,大法修煉者應該用修煉人的方式去思考和解決遇到的問題。

師父在《轉法輪》的《誰煉功誰得功》一講中說:「你在這種艱苦的環境中,魔煉你的意志,提高你的心性,在常人的各種不好的思想影響下,你能夠超脫出來。」我理解,我們修煉人碰到任何事,任何困難和障礙,是為了提高心性的,只有從具體的事情隱藏下的不好的思想觀念中超脫出來,我們才高於那些東西,才能鏟除那些不正的,從而控制局勢。一切在於心性。層次高,顆粒細的物質會抑制層次低,顆粒大的物質,不是做事的多少決定的,認識不到那個問題,超脫不出來,心性上不去,做多少也還是不符合正法修煉的要求,還是在一個層次裏做,不會有太好的效果。

在講真相的具體過程中,我們可以從常人感興趣的主題入手,但常人的思想是限制不了修煉人的,我們完全有能力自如地、體諒地講一切我們應該講的。之所以還覺得有羈絆和障礙,不是常人和他們背後的舊勢力的問題,而是我們自己沒有悟到,師父說:「作為大法弟子,你的一切就是大法所構成的,是最正的,只能去糾正一切不正的。」(《大法堅不可摧》)。我們作為主佛的弟子,有誰配做我們的敵人?關鍵是要按照修煉人的方式去認識和思考問題,不能一遇到事情就又用人的習慣方式去思考了,師父的法不僅知道,還要悟到,遇到事情的時候,能想得起來。如果在具體的事情上我們都悟到和做到了,那邪惡也就要滅盡了。所以,這還不是一個做事多少的問題,而是在一個甚麼層次和心態下做事的問題。我們是不是用修煉人的方式去思考問題了?

個人在修煉一個層次中的感悟,不妥之處,敬請指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