講真相 台灣弟子與大陸轉化班叛徒談話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1年11月26日】有一天晚間,我從煉功點回家,內人說明慧網上有一件小功友因正法被非法關押,絕食數日,身體狀況不佳,但仍極力講清真相的報導,報導中並附上相關的惡警、特務的電話,內人說她想打電話去向其中一個特務說善惡必報的天理,希望他們及時醒悟不要再害人害己。但因她不會打大陸電話,故請我代撥。撥完號後我就將電話交給她,電話中傳來的嘟嘟聲似乎不像接通了,她就叫我聽,我就陰錯陽差的開始這一段談話,我想這也絕不是偶然的。我一接過電話,對方就傳來一個男人的聲音,我就只好直接問他:「請問xxx在嗎?」他問我啥事,我就直接挑明了說我是台灣修煉法輪功的學員,在明慧網上看到你們拘留了一位修煉的小孩,希望你們摸摸良心,好好善待這位小孩,送他出去吧!否則善惡有報,你們做這傷天害理的事,會有惡報的,不然依貴國情勢,等到法輪功正過法來平反的那一天,文革、四人幫的例子你也知道,到時你連後悔都來不及了!我與內人原以為對方是一個惡警之類的人,行惡之人若知天理應會怕遭報的,並且以為他會很快結束這段談話的,沒想到一講就論證了三個鐘頭。對方說他也曾是一名法輪功修煉者,之前已經學法好幾年了,自99年4/25、天安門正法他都參與過,其間也多次進出公安部門、勞教所,至今已被轉化一年多了,目前擔任勞教所幫教,從他手上已經「轉化」了「許多」正信不足的大陸學員。

他就開始跟我陳述他們的宣傳系統將法輪功定性為X教的理由,及一大堆其宣傳系統編造的誣蔑師父及大法的所謂事證(這些所謂事證早就經西方媒體及大法弟子證明為謊言),一開始我沒有意會過來,有點吃驚,我這才意識到這通電話的重要性,我面對的是一個以思想控制、思想改造來破壞法的人。

我想到師父在《去掉最後的執著》中的方法,要求他背一段師父的經文,《轉法輪》的內容,沒想到他真的開始背誦《洪吟》、《轉法輪》、《論語》的內容,有些甚至是我指定的內容。原來,我遇到的是一個已經在壓力下「邪悟」的人,那我就必須打起全副精神,加強正念,用正信去和他對談,不然不但原先的目的無法達成,還會被他動搖而走向邪悟。以下就是在這三個小時內,我與他對談中從法理上、從人權層面、從簡單的道理上辯證的一些具體內容,以及在當時沒想到事後悟到的,希望能讓海外同修們,多知道一些所謂轉化的內容,並加大力度,更加細緻的向中國人民講清真相。

首先,這個勞教所的幫教---邪悟的人,他辯論的基點就是從法中製造矛盾,讓我們對法產生懷疑,懷疑這法到底存不存在,師父是不是真的。在誣陷的同時,他會引用師父說過的法,利用同修們在獄中無法查閱原話,或學法時太注重有針對性的記誦的執著來製造對立,動搖同修們的信心,並誣蔑師父。由此我也悟到,為甚麼師父講修煉中對正信的考驗直到最後一刻都會存在,以及一再要求我們學法要通讀的重要道理之一了。下面再談幾個他攻擊大法的具體邪悟問題。

一、他說修煉「真、善、忍」是自私自利的,並說法輪功是吃小虧佔大便宜,只求自身的圓滿不管他人。因當時他說得連篇累牘,此一問題我當時未能及時批駁,只跟他說失與得不能用吃虧佔便宜的邪悟來解釋。事後我又悟到,實際上「不失者不得,得就得失」「失去多少,得到多少」(《轉法輪》)這個從「真、善、忍」派生出來的理,是存在於各個空間的,所以也包括常人這個迷的空間,只是常人不知道而已,所以你只要對人不好、佔人便宜,你在另外空間就在給人家德,這不是只有修煉法輪功才有的,而我們修煉者只是師父明白指出這條修煉的大道而已,失與得、業與德的交換是相等的,所以根本不存在甚麼吃小虧佔大便宜這樣的事。而修煉者的圓滿是由於心性的提升及功的演化,達到如來以上層次者,都要生出普度眾生的慈悲心,又豈是只求自身的圓滿?

二、他說修煉者怕殺生造業,因此他以前都多所避諱。我就跟他說了,師父說我們應該擺正這關係,堂堂正正地修煉,在殺生問題上,師父也講得很清楚了,你以前修煉時若愛吃新鮮魚,又要叫魚販當場幫你宰殺,那是你個人貪吃的執著心、又怕造業的問題。所有具體問題的衡量,師父原就叫我們處處以法為師自然就能擺正關係了。

三、他說法輪功修煉者都有爭鬥心,所以在4/25之前包圍天津某出版社,4/25時又到中南海,等等。我說這些事件裏有許多是誣陷栽贓,且經許多知情人及西方媒體查證後證明是誣陷的,姑且不論這些,當政府不准修煉「真、善、忍」的人繼續修煉時,是不是要人反其道而行,大家都加倍的不真、不善、不忍嗎?若不存在真、善、忍,那不就不存在社會道德、法律治安了嗎?(他就改口說他們不反真、善、忍)可見,依法上訪是必要的,天安門正法、講清真相也是必要的。而是誰逼得法輪功修煉者必須上訪打橫幅、發材料講清真相,不就是610辦公室及貴國少數人嗎?那是誰妨礙治安,製造對立、有政治企圖不就昭然若揭了嗎?

四、他舉了所謂X教五大特點,說法輪功完全符合,並說法輪功進得去出不來,可是他自己就是自相矛盾的,因為他說他自己以前修而現在不修了,他自己不想修了,法輪功強迫他甚麼了嗎?沒有,修煉是個人自願,倒是大陸政府用強制手段在他身上下了多少功夫才是真實情況。我說講法輪功符合X教五大特點完全是誣陷,這在世界各地都可以得到證明,反而某些營私牟利大搞個人崇拜的團體組織還更符合那五大特點呢。

五、他說修煉法輪功後參與正法給他帶來了苦難,師父把他推向火線,我說這應是他自己執著於圓滿,沒有理解講真相是為他人的,而不是為自己,沒有認識到講真相的過程是和修煉融合在一起的,沒有勇氣面對自己的執著,而認為從形式上一定得怎麼作卻不衡量自身的條件硬要強為造成的。我後來在明慧網上看到大陸同修們也有類似的體會,有的人適合作內勤有的人適合作協調,並不是每個人都得出去發真相材料,如果捨本逐末,不用智慧和慈悲去最大限度達到講真相救度世人的目的,而是流於做事,那麼就不能發出很純正的正念,是很容易被邪惡鑽了空子的。

六、他說他轉化過後才算變成全心全意為廣大人民服務的正常人,又說《轉法輪》中的理不是師父所創立的等等,種種中國宣傳機器一貫宣傳誣陷的謊言。並且說他未來仍可修煉圓滿。我說姑且不論你信不信師父、信不信法輪功,我看你也相信修煉、也相信佛、道、神,你想想看,中國五千年歷史,有哪一個人可以這麼有系統的指出修煉的方法,明白指出心性及修煉的關係,師父講的是佛法天理,當然純樸的古人本性就比現代人清楚得多,我也想到,功法的神奇也是許多修煉人親身體驗了的,又豈是隨便從甚麼舞蹈改編就可以得的?我也跟他說,如果他現在覺得他脾氣還不錯,應該也是透過以前的修煉得來的(他也沒否認,他自己也說他修煉以前是一個固執己見不好搞的人),否則一個沒修煉的常人又豈會是無私無我、先他後我的人,一般所謂的正常人不就是追求名利又困於情而常常自苦於其中不得解的人嗎?接著我又跟他說我覺得拋開他邪悟後不承認師父,認為《轉法輪》的法不是法以外,他說的話,還不都是師父講法的內容引用過來的嗎?當然他也可以說是中國古老文化,但是講這些話,相信佛、道、神、善惡有報、也相信圓滿,表示你不也是個相信修煉的人嗎?那你怎麼會是一個轉化成功的馬克斯主義、共產主義者、唯物主義者呢?如果他是轉化成功的人,他應該用馬克斯主義、唯物觀點來轉化、勞教其他人,怎麼可以用修煉、圓滿、佛、道、神的修煉語言來轉化別人呢?除非他是一個等待正法後伺機回到修煉行列的人,但是被他轉化的功友不是被他害了嗎?如果是這樣,我勸他趕緊聲明「轉化」作廢,並找回一年多來被其轉化的同修回歸修煉的道路。如果不是,那他轉化別人時最好從馬克斯主義、唯物觀點來講,否則以惡徒們一貫鬥爭的方法來看,未來他轉化別人時所用的東西會變成他日後再度被批判的材料。不要再用似是而非的言論去誤導遭受非法迫害的正信的法輪功修煉者了,他又說到他覺得他的國家強迫他放棄修煉挺好,讓他變成一個相信自己,自己修煉的人。我就跟他說:首先,從歷史上來看,一個只相信自己的人,決不會是一個好人,哪個偷搶拐騙的人不是只相信自己,相信金錢萬能(他乾笑了兩聲)。況且信仰自由是世界各國一致維護的,保護人民基本權益,使人民免受恐懼、免受外侮,是國家及軍隊的基本義務,但是國家不能主動強迫和代替人民決定甚麼是好甚麼是壞,就好比父母不能因為在外面不小心會發生事故為由,禁止小孩騎車,而把孩子拴在家裏,即使小孩長大了也不給出去一樣。人民應該有自由決定相信甚麼,並勇敢嘗試的權利。

在談話的最後,他的聲音也漸漸小了,我也希望他能漸漸明白過來,勇敢的回到真修者的行列來,不要再助紂為虐了。

總結這次談話經驗,我發現現在邪惡有計劃的利用以前煉功點上的輔導員或較有名的人(他自己也承認他以前在當地修煉者中小有名氣,但不是明白的明),利用法理斷章取義,從法中破壞法。而這些人,以前也可能是一個努力修煉的人,但由於自己正念不足,又不能充份悟到師父所說的理,倉促跟別人走上正法的路,不能以法為師,再遭受酷刑、折磨,及經濟、名譽、思想上的斬斷生路及迫害,導致自覺受到極大的壓力及苦難,進而走到破壞大法的那一面,並協助邪惡去轉化別人。然後又把自己及目前正在受迫害的功友的死難當作業力(顯然這就是那些舊勢力所認為的),把中國少數高層的迫害、酷刑、關押、虐殺大法弟子視為合理,最後遵從少數邪惡高層的安排,在做著破壞正法的魔的行徑。我也悟到師父最近的新經文《秋風涼》就是在給這些人及尚有良知的公安,甚至幾近人性全無的惡人們最後的機會,希望他們能把握自己最後的機會改邪歸正,以免正法完成後受到永無止盡的銷毀。

另外,我也意識到明慧網上最近所說全面細緻的向中國人民講清真相的重要性。而據一位功友轉述其煉功點上一位剛煉功的老兵回大陸後的感想,老兵說他回去探親時又聽說有幾個人在當地自焚,大家都說是練法輪功的,他嚇得不大敢煉了。可見邪惡之徒最近又開始以謠言的方式展開新一波的誣陷,而謠言是不像新聞影片一樣較有可供查證的依據,更不易留下破綻,目的就是讓不明就裏的群眾對法輪功產生反感,以進行其最後的掙扎,可見得目前向中國人民講清真相的重要性。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