堅定正念 打開信箱的鎖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1年11月25日】幾天前,我的信箱突然間打不開了,顯示「密碼無效」。我想或許是網絡出點兒小故障,或許就是邪惡的干擾。我開始發正念,鏟除破壞我信箱的邪惡因素。之後我再去打信箱,還是打不開。心想怎麼不管用呢?前幾次無論是電腦還是電話線出故障,發正念後立即就好使。我繼續發正念,還是打不開。這下我有點兒沉不住氣了,開始聯想開了:是不是我的信箱被邪惡之徒發現了?電話線是否也被監控了?腦海中還浮現出邪惡找上門來的景象,但我立刻就去否定它。怕心,疑心,加上變異的想像使我心神不寧。我跟丈夫說起此事,他說:「我們不能承認它。」他的話使我穩了許多,心裏冷靜了些。我想一定要全盤否定邪惡的舊勢力的安排。

幾天過去了,我每天堅持發正念,並試一下信箱,但始終打不開。開信箱前我總是緊張地按「登陸」,等待著奇蹟的發生;失望後,我的信心就被削弱一些。我想出了新辦法,在此網站上申請新的信箱。新信箱真的能打開,我高興地在電話裏告訴同修。轉天新信箱也打不開了,這又使我增加了怕心,我想沒準兒我的計算機真被盯梢兒了。我很苦惱,內心忐忑不安,心想「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 (《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一定是我哪裏出問題了。我檢查著自己,找出怕心、疑心、有求之心、歡喜心,但其根本上是對大法不堅定,正信不足,自然正念也就沒有那麼大威力了。

找出問題所在,可是一下子去了也不太容易,心裏總是放不下。一次我到同修家,在她的電腦上我的信箱就能打開。同修也不知是怎麼回事兒。她說,「要真是盯上你了,你現在早就不能上網了。」我想也是,心安了許多。談及為獄中同修發正念時,她說:「不管他們能不能出來,我們就是堅定地發正念,直到他們出來。」她的話震撼了我,她對大法無比堅定的正念清除了我的人心,加強了我的正信。我再也不害怕了,我真的感到甚麼事都不會有。

回家後,我很長時間沒去開信箱,也不想它了。有時想起來就堅定地發正念,不再求甚麼結果了。一次上網時我突然想起這個信箱,猶豫了一下,「要麼試試吧」。我輸入密碼後還是進不去,可這次我看到在「登陸」旁出現一把鎖頭。心想原來是這個鎖頭把我的信箱給鎖住了。我想起師父講到「真瘋」一節時說:「等家人走以後,一指那個鎖頭就開了」 (《轉法輪》)於是我指著那個鎖頭,心想:「打開它」。過後又想:「要真能打開,那也太神奇了。」

第二天,我上網時無意中想:「再看看信箱吧。」這次沒看見鎖頭,當點完「登陸」後,竟然真的打開了。正如師父所說,「其實大法弟子每個人都是有能力的,只是沒在表面空間表現出來,就認為沒有功能。但是無論能否在表面空間表現出來,動真念時都是威力強大的。」 (《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

從信箱被鎖到重新打開經過了兩個多星期。通過這件事,我去掉了許多執著心,也改變了許多人的觀念,再一次感到大法的威力,正念的威力,並看到堅定正念是多麼重要。此後,我在一些事情的看法上就像脫了人的一層殼,而大法也越來越給我顯現出事情的真相來。最後用師父的話結束本篇,與同修共勉。「大法弟子在正法中已經充份發揮著功能的作用。比如在正法中正念很純時功能運用得很全面,而且很多弟子都能在正念中隨心所用,幾乎是用甚麼有甚麼。」(《甚麼是功能》),「使用功能時正念要強。心裏對邪惡的害怕或運用功能時心裏不穩、懷疑會不會起作用等不良心理,都會影響或干擾功能的作用。」(《甚麼是功能》)。

當我將要結束此文時,看到稿紙上、大法書上閃現出許多小法輪。我想可能是師父鼓勵我用自己的親身經歷證實大法,寫出正見吧。個人體悟,請同修慈悲指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