遇到邪惡時如何發出強大的正念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1年11月4日】記得83年年輕時,我一個人在廣州偏僻的街邊喝茶,被4~5個年齡相仿的年輕人偷錢包,在偷的過程中被我發現。我本能地大聲一吼,他們就慢慢的離去。然後,我一人拾起掉落在地上的錢。他們中有人想在地上拿我的錢,也被我喝住了。我一人就鎮住4、5個惡人,事後想一想都後怕。還有一次,也是在廣州一家小商店裏和我妹一起買東西,被兩個東北大漢劃破皮包被我發現,也是一聲吼,他倆很老實的聽我的話接受檢查。想一想他們比我高出一個頭,個頭比我大,為甚麼他們被我鎮住?因為我的正氣壓住了邪惡。為甚麼在此時我會立刻發出這麼強烈的正義感呢?按照我頭腦中的善惡標準,我立刻就判斷出這兩件事的對錯。但是,在現實社會中許多人都表現不出正義感了。為甚麼?一方面是人們明哲保身、自私,一方面是人們接受了許多變異的觀念,使得一件事情出現後無法判斷對與錯。此時的人一定發不出正義感。就是勉強發出的一點正義感也是無法壓制邪惡的。

由此想到大法弟子在遇到邪惡時發正念的問題。前幾天,在醫院裏給我中學老師聽師父講法錄音帶時,由於自己正念不強,被護士將講法錄音帶騙走。錄音帶被騙走上繳後,儘管我一方面向對方講真相、要錄音帶,一方面用發正念來鏟除邪惡,讓邪惡把錄音帶還給我,但沒有發出應有的威力。回家後與妻子一起反省自己當時的表現,認為自己當時不能發出強大正念的一個原因是因為自己被她的偽善迷惑住了(深究原因還有自己的怕心,用了人的一面來認識、處理事情等等),不能立刻用大法來衡量護士行為的對與錯,沒有用強大的正念制止護士的邪惡行為,人的思想受到許多變異的觀念干擾,如認同了「在中國大陸做大法的事就是違法」的邪念。

通過這件事,認識到思想中如果沒有明確的善惡標準,就發不出強大的正念,也就窒息不了邪惡。其實,干擾正法、反對大法的事都是邪惡的,不論其以甚麼面目出現。只有真正同化大法,不管在偽善的邪惡面前,還是在赤裸裸的邪惡面前才能發出正念──大法是最正的,衛護大法是義不容辭的,才能體現出「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