獄中救度有緣人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1年11月15日】在2001年新世紀將來臨之際,晚上九點左右一夥惡警突然闖入我家,沒有任何手續,強行抄家。我問他們是幹甚麼的,他們說是市局的,我問他們有甚麼手續,回答可以現去辦理。這伙惡警在室內像一夥土匪一樣亂翻,抽屜裏的一千元現金、收錄機、就連一個香爐都被強行拿走(就像電影裏日本侵略軍進莊一樣)。沒有任何法律程序,作為一個政府官員,張口罵人,舉手打人,這是誰叫他們這樣做的?頭頂國徽,身穿警服,行事像流氓,這哪裏還有法律?是誰在違法?使人難以相信和理解。

這群惡警把我帶到長春市公安局,在一個審訊室進行逼供,讓我交待組織者是誰,然後把我強行按在老虎凳上,雙手銬住。一個姓高的惡警用高壓電棍打我的手部、頭部、胸部,雙手都被電棍燒焦。我是一名大法修煉者,我沒有違法。這些惡警對我電刑長達一個多小時。他們看我痛苦的樣子哈哈大笑,並在老虎凳上加電,我的全身都是電流,使我的心臟受到嚴重傷害。當時電打得我口渴的很,我向他們要一口水,姓高的惡警大罵不給。這時又來了一個小個子惡警張隊長,滿臉橫肉全身酒氣,說下流話,見我後不由分說用拳頭打了頭部二十多拳(稱電腦),並罵我和大法等等。當時我只覺得很清醒。這個邪惡之徒自稱所有的法輪功修煉者都難逃他的手心,XX黨給他一千元錢就是叫他打人的,所以得為之賣命。我被毒打,上大刑後重傷,滿地都是鮮血。這幫邪惡之徒們大笑,大罵,之後送我去市醫院縫合了八針。所有經他們手非法被抓的大法弟子同樣都遭到一樣的酷刑。在場的一位女功友被折磨十二天了,滿臉是血,頭部重傷。這伙惡徒得到了應有的報應,惡徒張隊長現已住院,是肝硬化。

我這樣被送進市局第一關押所,三個多月給我印象最深的是:我被關在一個重監號,重犯帶刑具的16人,死刑犯8人。我到號裏後,他們問我因為甚麼進來的,我告訴他們我是修煉法輪大法的,他們看到我頭部的重傷,身上還有很多血跡,都感到很痛心地說:你們都是好人,卻遭到這樣迫害,我們都很氣憤。經過幾天對大法的全面了解,很多人都轉變了看法,說「法輪大法好」。我向他們洪法講清真相,這些犯人都管我叫「大法」。有一天早晨起床,有一名死刑犯對我說你到監控器下面煉功,他們看不見,並同時大聲喊:「法輪大法萬歲!」很多犯人都聽見了。當時我的眼淚都出來了,真是師父慈悲,每個生命都給他們最後的機會。

同監一個21歲的年青犯人,過失傷人被判了12年,他總是靠近我了解大法。我向他講清真相,他說等出來一定修煉。當時他要學靜功,我教他口訣和《洪吟》,他每天都要背幾句,我教他《心自明》,可幾天他全都背下來了。有好幾名年輕的犯人都要學,等出去後找我學大法,我當時想師父太慈悲了,利用這樣的環境苦度眾生。這個年青人講了一個真實的故事:說他在大連工作時,一天晚上做了一個夢,在海邊上空出現一尊金光閃閃的大佛,等早晨起來他來到海邊,看出現佛的地方,結果沒有找到。這時從遠處走來一位老太太,這位老人見到他時向他洪法,當時送給他一本《轉法輪》和一套大連講法錄音帶,當時他接受了並回去看書、聽講法帶,但沒有堅定下來學。他後悔說如果堅定下來學,不會出現害人的事,並誠心表示出去後一定修煉。

在關押所裏三個多月我遇到的很多是第一次犯罪的年輕人都表示出去後要找我,要修煉法輪大法。

長春市公安局犯罪惡人榜:馬俊、張中根、高科長。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