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守所洪法救眾生 天安門正法顯神威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1年11月1日】編者:本文中的女同修,50多歲,四次進京正法,2000年12月25日、2001年3月7日、7月20日及10月11日。第一次被抓後放回;第二次被抓後打一頓放回;第三次被關40多天後脫身;最近一次憑正念當天去當天回!以下是她自己的記述。

(一)

2001年7月20日,江澤民迫害大法已兩年了。「它們已經人性全無、正念無存,就不能再容忍其邪惡對法的迫害。 」(《忍無可忍》),我要到北京除惡。於是我帶著橫幅7月20日來到天安門廣場,正趕上外地參觀。我迅速打開橫幅高喊「還我師父清白!」、「還法輪大法清白!」、「法輪大法是正法!」參觀的人都被震住了,這時惡警把我連拉帶拽地上了警車,帶到分局又送到西城區看守所。

看守所每個監室內有十幾人,每屋都有大法弟子。我們屋4名大法弟子,我們公開煉功,後把她們帶走,把我鏈上(手和腳都銬在一起,站不起來),我就絕食抗議。監室裏的犯人有的人幫我擦身子,有的幫我上廁所。原來我把她們當壞人,通過和她們接觸我發現她們很誠實。這時我想起師父的經文「而有的人本來不錯只是偶爾地幹了錯事,此人不一定是壞人,那麼到底怎樣理解好人與壞人呢?人就像一個容器,裝進去甚麼就是甚麼。」(《溶於法中》),我就開始向她們洪法。後來又關進一位發資料的北京大法弟子,我們一起向她們講法輪功是怎麼回事,使她們知道了電視都在造謠矇蔽眾生。又告訴了她們我們師父對好壞人的看法,她們都很感動:原來你們師父這麼理解人哪!你們師父是救人的,法輪功這麼好,我們也要煉,出去就找書看!有的犯人替我們鳴冤,在預審時對預審員說:「煉法輪功有甚麼罪?你們也抓人家」;有的人當時就學煉。因為我們絕食,惡警不得不把鏈子去掉,我們又開始了煉功。我們還把《洪吟》和一部份經文抄下來給同室的人看,監室的號長和她的助手(管紀律的)一看到《洪吟》和經文後,她們說真好,都是實實在在的話。她們不但認真的學而且還在背,全屋的人在她們的帶動下都學起來。號長的助手對我說:大姐我睡覺時字往我腦子裏鑽。我說這真好。我還告訴她:我在做這件事情時有一念就是破開障礙你得法的殼把不好的東西倒出去,裝進好東西,裝進法,你也願意學願意往大腦裏裝,所以就出現這種狀態,這狀態好。她很高興,每天都在學,還告訴我說大姐我都會背了。後來我們監室每來一個人,號長就告訴她:我們這監室是以「真、善、忍」為標準的,希望大家都做好。當我們誇號長做得對時,她高興地說:因為我們監室裏有陽光(指大法)嘛!

我們兩位大法弟子每天多次發正念,上午打坐洪法,下午洪法,晚飯後煉功。監室裏的環境被我們正過來了。監室裏十五、六個人全部改變了對法輪功的看法,有一次我們正在煉功,管教發現了,她制止我們不聽,管教就叫號裏所有人制止我們,號裏人也不動,她又說罰號長一晚不讓睡覺,號長也不制止我們,管教沒法就叫全號人坐板跪坐到夜裏2:30,號裏所有人都不聽管教的。她沒法子了只好散板,我們勝利了,大家都很高興。

「正法傳,萬魔攔,度眾生,觀念轉,敗物滅,光明顯。」(《洪吟》「新生」),法輪大法又救了十幾條生命。

(二)

大法弟子的使命是正法,這每時每刻都震撼著我的心肺,我還要以純正的正念進京正法,有一種非常強大的責任感。2001年10月11日下午2:30我又一次來到北京,坐上公交車3點到了天安門。一路上正念清除邪惡。下車後看到馬路兩側、天安門廣場和金水橋到處都有警察、警車、巡警,特別是巡警,三兩成群地來回游動。當我來到金水橋西側時巡警們都散開了,有的進了地道,我想這是正念的威力把他們趕走了,這時我迅速打開橫幅──「法輪大法好!」這時就覺得這天地是我的,我頂天立地!用滅盡一切邪惡之勢的聲音大喊「法輪大法好!還我師父清白!還法輪大法清白!」這時有一警察笑著向我跑來,我腦子馬上發出正念決不能被邪惡帶走,心裏默念師父賦予我們除惡的法寶,那警察也不追了,這時正好來了公交車,我上了車,3:30分到了西客站,順利返回。

另外在火車站進出站時都查身份證,可到我這兒他連問也不問很輕鬆地回來了。就有那麼一種感覺看人就像站在山上向下看一樣,邪惡太渺小了,甚麼也不是。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