獄中奇遇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1年9月13日】自從99年9月份以後,我曾多次被非法關進拘留所、看守所,期間很多有緣人通過我的洪法講清真相而得法。他們中有原來的殺人犯、詐騙的、盜竊的、還有賣淫的……。她們很多人都與大法有緣份,我想把她們得法的故事寫出來,我覺得這些真實的故事能讓更多人感受到人生的險峻和大法的無邊恩澤,增加正法修煉信心。剛得法的人都能做得那麼好,得到那麼多東西,那麼我們這些老弟子是不是應該做得更好,更堅定地維護大法,努力做好我們應該做的一切呢?

下面我就把她們在獄中得法的情況說一說:

1. 阿依谷麗是一個漂亮的新疆姑娘,24歲,某酒店小姐。99年9月與我在治安拘留所相識。當我向她洪法時,她帶著濃濃的新疆口音對我說:「我真的想學法輪功。」我覺得那是她本性發出的純真一念。當天晚上她做了一個夢,特別清晰。在夢中她看到李洪志老師和一個留著很長鬍子的男的。他們是飛來的,她問:「您就是李老師嗎?」師父說:「是的,我就是。」她又說:「我想跟您嘮嘮嗑。」師父說:「不行啊,我太忙了。」然後師父慈悲地對她笑了笑就飛走了。阿依谷麗得法了,臨走時,她握著拳頭對我說:「大法弟子千百萬,功成圓滿在高處。」

2. 某藥店老闆,38歲,因帳目糾紛進來的,99年12月我們一起被關在看守所裏,她剛進來就坐在我身旁,看見我整天雙盤,她也雙盤。當時我並沒有向她洪法的打算,因她長得漂亮還傲氣,令人有種難以接近的感覺。我只是告訴她我是煉法輪功的,但是她老是主動跟我說話,她說剛才她盤腿時看到她以前經常看到的觀音菩薩的像,越變越小,最後消失了,然後緊接一個又高又大的穿袈裟的男的像由小變大到眼前。我當時一愣,我知道是師父法身,但我想她能這麼快就看到師父了嗎?我開始逐漸地向她洪法,我給她背《大曝光》後,她說:「多少年了,我找的就是這個法,因為前幾年就聽說佛教的末法時期,人都不行了,有一個人能預知未來,拯救世界,今天終於找到了。」第二天她看太陽發現太陽周圍有一圈紫色的線進入她的小腹,陽光又給她披上了一層紫色輕紗衣服。她打坐時看見師父法身來了,捧著一本藍皮書,三個字因閃著金光太晃眼看不清甚麼字。翻開書先是師父照片,又翻一頁上邊兩個字都是金光閃閃的甚麼也看不清,想看看裏邊內容,隨便翻了一頁,金光四射甚麼字也看不到,她對師父說:「不行啊,這裏不讓看。」師父說:「那好,我給你送回家去。」說完把書一合,轉身走了。結果第二天她就被放回了家。

3. 小霞,26歲,拎包犯罪。剛開始時她很反對法輪功,常欺侮大法弟子。後來我從各方面關心她,與她談心,她覺得師父的《洪吟》特別好,想學。晚上夢見師父在本市最大的一個煉功點搭了一個小棚子,裏面放滿了法輪功的書籍,師父坐在棚子裏,對著一台電視機,電視裏正播放批判師父的內容,可師父只對著電視笑。她就問師父:「人家不都說你到美國去了嗎?」師父說:「我一直在你們身邊。」後來她又問了一些她感興趣的問題,師父一直笑著回答她。從那天後她變好了,到她從監獄走的時候,兜裏揣著我給她背寫的《洪吟》。

4. 麗麗,19歲,某賓館服務員,被老闆栽贓陷害說她偷手機,天真的她剛進來就想煉功,被同來的一個女孩給阻止了。幾天後同來的女孩翻口供把責任都推到麗麗身上後被釋放了。麗麗一場痛哭之後跟我談了很多,我就向她洪法,講法輪功真相。當她開始煉功時,看見兩臂間有多彩的大法輪,兩臂上還有小法輪。我教她打坐,她一上來就雙盤了半個多小時。第二天一打鈴,我就聽見她哭,身體蜷縮,說肚子疼,後來疼得昏了過去,看守所在聯繫不到辦案單位情況下,怕出人命馬上送醫院,結果用了很多儀器做了多項檢查,甚麼病也沒有。我告訴她這就是師父在給你消業,從醫院回來後,麗麗睡了差不多兩天。她夢到了師父,師父慈悲地告訴她:「吃好喝好,下週一定有信兒。」她還夢見一個大法弟子喝了師父送來的黃色的水從窗戶飛了出去(後來這兩個大法弟子都是絕食絕水走出去的)。週一那天不論是大法弟子還是常人都知道麗麗做的夢,等待著好消息。也許該去一去所有人的心,週一麗麗沒走,到晚上麗麗把心放下了,第二天一早她就被放回了家。

5. 心兒,23歲,敲詐。她的案子已經處理一年半有餘,當時她是被取保,沒想到又被抓進來了。她一進來就與我們大法弟子在一起,我們跟她講的東西她很快就能理解。第二天就跟我們一起學法、煉功。後來有一天做夢,夢見在一個滑梯往下滑,下面一個巨蟒張著大嘴等著她往嘴裏掉,她嚇壞了。想起我告訴她夢中過關想著喊師父,她馬上喊:「李老師救我!」師父沒有直接去救她,而是給了她一把大刀,她用盡全身力氣將大蟒砍死了。然後她滑到了海裏,在大海裏自由自在地遊著,舒服極了。這以後,她學法煉功更精進了,管教制止她煉功,她說法輪功好。又有一天做夢,夢見我們監室變成了考場,前面有兩顆大樹,天棚裂開了一個大縫,大法弟子都在答題,本來沒她的位置,監考到處借桌子,最後給她擠到旮旯,讓她參加考試。她悟到這是因師慈悲叫她跟上正法早日圓滿。

6. 英,31歲,為了自衛殺人。在看守所關了三年也沒結案。剛有大法弟子被抓進來時她不理解。有時大法弟子煉功,常人被罰上坐,她就說我們是害群之馬,經常對大法弟子發脾氣。我來以後感覺她很苦,我與她從她的孩子談起,從一個母親說起,有時她聽得淚流滿面。她一開始煉靜功就能雙盤50分鐘,而且感到小腹處有法輪在轉,身體有時變得很大很大。她再也不罵人了,她對我說:「在你們面前髒話說不出口,你們身上有股特殊的力量。」後來聽說她被判刑十年,她上訴成功只判了四年,可現在已經回家了。

7. 淑,44歲,剛進看守所聽說她買兇殺夫,一直沒敢接近她。後來發現她經常一個人躲在角落裏哭。她心腸很好,雖然有錢但是很儉樸,襪子縫了又補。她的事上過報紙,被丈夫折磨了十多年了,忍受不了,僱人把丈夫殺了。有一天我們集體打坐,她也跟著學,姿勢很難看,惹得常人都哈哈大笑,於是我就教她。她一閉上眼睛,眼淚就止不住地流,她說自己不知道為甚麼流淚。我告訴她師父曾說過這是你明白的那一面看到你得法激動得流淚了。第二天上坐,她看到一個穿黃衣服的人從門進來了,到她身邊。我告訴她是師父穿黃色煉功服的形像,她更想好好修煉了,而且要好好活下去,無論判她多少年都牢記「真、善、忍」,做好人!

8. 維,33歲,因敲詐罪被判刑一年,我去的時候,她已經得法,當監室的班長。她天目看不到東西,但是她說:「我覺得法好,我堅信這個法,一修到底!」她能背下來很多經文,但是沒看過《轉法輪》。我去的時候她還差三個月就回家了。那幾天她正準備等減期回家,忽然我聽一個常人說她減期材料上寫的是因管理法輪功管得好而減期的。我很吃驚:利用大法來減刑,她這不是在迫害大法而配合邪惡嗎?那幾天開天目的功友都看到維的臉變成了陰陽鬼臉,還有一條大尾巴。功友們說她這樣就沒救了。我想我要把真相告訴她,只要她想學、想修,師父一定會度她,何況她已經得了法呢?於是我嚴肅地給她指出她利用大法的本身就是罪不容恕的,因為在神的眼裏看這樣的生命是最不好的生命,被銷毀時層層被滅盡時的痛苦是永無終盡的。她聽了後臉都嚇變了顏色,她說:「我學法不深,沒意識到這麼嚴重,我不減期了!」第二天她就要回了減期報告,向所長表示要堅修大法。所長一生氣,把她送到了山上的那個看守所,因為山上的看守所條件不好。走的那天她流著淚握著我的手說:「謝謝你救了我!」後來聽管教說她在山上天天煉功。

9. 曉紅,31歲,被男友花光了積蓄後又被男友以敲詐罪送到了監獄。剛進看守所的時候她天天哭,每天都尋找自殺的機會。後來她看到大法弟子每個人都那麼祥和、慈悲,坦然面對一切。她也開始跟著煉功,學完五套功法之後師父就在她眼前出現了。她每天都能看到師父,一開始是書上師父照片的形像,沒有多久就變成了法身的形像。師父時時點悟著她,她的心性也在不斷地提高。當她守不住心性罵人時,師父就生氣或轉過身背對著她。她一學法煉功,師父就高興。她還看到大法弟子向常人洪法教功時,師父可高興了,慈悲地看著洪法的學員。有一次大家集體煉功,一個管教看到後制止,有幾個新來的大法弟子當時就停了下來。曉紅很嚴肅地說她們:「大法弟子應該堂堂正正,天塌下來也得站那兒煉哪!怕甚麼?!」有一天師父法身告訴她說有幾個人心裏不穩想寫保證,而且說即使寫了保證邪惡也不會放過她們,一樣得送走。她告訴了我。那天我們大家切磋了很久,互相鼓勵要嚴守心性,堅決不配合邪惡。然而有學員還是為親情所動,結果家裏花了不少錢,也寫了保證,同樣還是被送去勞教,多虧後期絕食才被勞教所拒收。

10. 趙姐,45歲,開髮廊的,因向人借錢,被她的丈夫誣陷為盜竊被關進監獄。她剛來時總哭,睡不著覺,很願意看我煉功。當我要教她時,她總說:「我自己的官司還沒打完,不能再添別的事。」她說我煉完功時像小仙女,所以願意看。我一有空就向她洪法,有一天她終於跟我學煉功了,但是因為怕管教不敢公開煉。第二天早上我起來煉功,她也起來了,她說有一個法輪從窗外飛進來,然後在兩側長出兩隻手把她推起來,不讓她睡覺。她還做了一個夢,夢到一個人穿著袈裟在一個天平上稱圓青椒,本來稱已經很高了,還在往上裏加砝碼。她說:這不是讓我高標準嚴格要求嗎?不知那人是不是師父。這時曉紅在那邊說:「師父正衝你笑呢!你說的那人就是師父。」一天大家圍成圈聽我唱大法音樂「普度」,趙姐閉著眼睛也在聽。我唱完後,她急切地問:「你們看沒看到一個小仙女在中間跳舞,身上有一條彩帶。舞跳得非常漂亮。」從此她天目開了。一次煉動功抱輪,她看到一個小嬰孩穿著紅兜兜拽著她的頭髮盪鞦韆,玩夠了又拿一個小法輪套在她的大拇指上,坐在上面一圈一圈地轉,非常頑皮。她還能看到師父的法身。做夢也很準,有時來人、走人夢得很準。我告訴她這是宿命通功能。有一次打坐看到一個黑大門開了,台階是往一個黑洞裏延伸,好像是地獄,那些醜惡的動物都被趕到那裏面去了,越看越可惡。她說:「師父快給我關上門吧,我不想看了。」門就關上了。有一次她用天目遙視功能給一個常人看打官司打得怎麼樣,我告訴她千萬不要用大法神通做這些事,否則會毀了自己的。晚上她做夢在髮廊給人理髮,來了一個人背對著她,她一看藍頭髮捲捲的,就想這跟師父的髮型一樣也不用理呀。那人轉過身來,她一看真是師父。師父說:「那你就從頭做起吧!」沒幾天,她就在開庭時當場釋放了。

11.豆豆,18歲,利用電腦在網上騙手機被抓。她胖胖的,長得像男孩。她一進來就與我攀談,當晚就讀起了《洪吟》。第二天就跟大家煉功,發正念。那天她夢到師父,師父說她是師父授記的三個孩子中的一個,告訴她要好好修煉。她還看到自己是一個穿著紅兜肚的小男孩,師父給她一瓶奶。醒後她天目開了,看到監室的兩盞燈就是兩個不停在旋轉的彩色法輪,看到師父法身,看到她自己兩眉之間有一個「孩」字。她總喜歡聽我唱「普度」音樂。我睡不著時就看她做夢,她有時說夢話都在鏟除邪惡。豆豆的慈悲心很大,有一天在夢中為了保護絕食的功友,被人灌了兩碗毒藥,第二天她無精打采的,很難受。她還出了他心通功能,大法弟子發正念心不純時她都能知道並及時指出,每天她都提醒大家學法。煉功、發正念都非常精進。那天她做夢,來了一個仙女挎一藍水果,給大法弟子分桃子,師父把每個水果都印上了法輪。仙女給豆豆一個最大的桃子,豆豆一口把法輪吃了下去,然後臉趴在桃上吃,醒了還在回味。有一個絕食的功友,已經到極限了,豆豆看到師父給那位功友一個桃子,功友沒有吃,師父又給一瓶水,功友才勉強喝了,師父流淚了,豆豆也跟著哭了起來,並讓大家發正念幫助這位功友渡過生死關。發正念時,豆豆看到我們那邊發出很強的光,對窗那邊只有幾個小亮點。豆豆的哭聲感動了眾神,他們把師父請來了,豆豆坐著蓮花在前頭,師父坐著蓮花在後面,在光最強的地方停了一下,用蓮花接走了那位生命垂危的功友和幾個正念強的功友。第二天生命垂危的功友就被釋放了,那幾個功友也因絕食送到勞教所被退回,當然其中包括我。

獄中得法的故事很多,大法被江澤民一夥殘酷迫害致使很多有緣人失去得法的機緣,是我們慈悲偉大的師尊安排她們到獄中得到萬古難遇的大法,所以我們一定要萬分珍惜這得之不易的宇宙大法,而且我們更應該在任何環境都努力洪法,講清真象,多一人明白真象就多救度一個人,這是師父賦予我們的神聖天職,也是在給我們建立威德的機會,同修們,加倍努力吧!

「大法弟子千百萬,功成圓滿在高處。」(《洪吟》)

有不妥之處歡迎慈悲指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