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選擇工作方向

——大法工作修煉心得點滴(3)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1年11月15日】我覺得對大法的同化不在於「工作量」的多少,「危險程度大小」,「受到迫害大小」,而是在於:「對正法這件事情用的心大小,存在著同樣的差異,只是環境上不一樣。」(《李洪志師父在北美大湖區法會上的講法》)。無論你是走上天安門,還是走街串巷貼傳單,還是你突破網絡封鎖,還是在國外見政府官員,還是你乾脆就是明慧網編輯,都存在這樣一個問題──「用的心大小」。

師父在《路》中說:「學法修煉是個人的事,但是往往有很多學員總是把別人作為榜樣,看別人怎樣做,自己就怎樣做。這是在常人中養成的不好的行為。作為修煉的人,沒有榜樣,每個人所走的路都是不同的,因為每個人的基礎不同、各種執著心的大小不同、生命的特點不同、在常人中的工作不同、家庭環境不同等等因素,決定了每個人修煉的路不同,去執著心的狀態不同,過關的大小不同,所以在表現上是很難找到別人給鋪好的路,更不可能搭上便車。如果真有鋪好的路與順風車的話,那也決不是修煉了。 」

據大陸消息,蘭州的幾個學生弟子因在高速公路上刷標語而被迫害。同時我們知道清華大學的多名博士、碩士等因貼傳單被抓。這些同修走出來講清真相驍勇可嘉,同時我也想,在這一世不是人人都有機會上大學,更別說學成博士。那麼這些安排是偶然的嗎?宇宙中的一切都是為了今天正法來做準備,「在宇宙形成的初期就在為最後的大事做安排了,那麼很多事情都可能是為今天末劫時,最後一次傳正法安排的。」(《法輪大法義解 ﹒為長春法輪大法輔導員解法》)既然這樣,我們是否應當站在如何對大法最有利,對邪惡打擊最大的基點上來考慮問題呢?如果人人都從這個角度考慮問題,邪惡一定會更早地被除盡。

從大法基點上考慮工作方向,找準方向後破除一切困難去突破,是需要相當用心的。這需要對天象正確的認識,對自己有正確的認識,擺正自己與法的關係,擺正個人修煉與正法的關係,不是一個簡單的事情。我在網上看到六七十歲的老者、或學歷較低的弟子,為了把明慧消息帶到當地,自學網絡技術的事,心中很感動。但是有不少弟子有意無意地用「在大法工作中失去多少」來衡量大法工作的意義,我覺得這種想法有些片面。不執著於常人名利,不一定要放棄名利;不執著於個人安危,不一定非得陷入危險。世間的人身自由、名利、地位、錢財、知識、技能都可以成為我們參與正法可以利用的資源。全盤考慮如何最大限度利用這些資源參與正法,抱著對法負責,對眾生負責的態度,用好師父為我們安排的一切物質條件,是當前正法進程中對我們弟子提出的更高要求。深入發掘自己的能力,將自己空間場範圍內的一切都投入到深入講清真相,參與正法中去,體現了我們正法弟子的理智、智慧和慈悲。當然,這絕不是因為執著常人中的物質而找藉口不參與正法,我們不能混淆這完全不同的兩種基點和做法。

具體說,我看到有很多弟子喜歡做那種馬上就能看到「結果」的大法工作,有的弟子喜歡去做表面上轟轟烈烈的工作,而不去考慮自己能否以不同的方式更深入,範圍更大地鏟除邪惡。

如果將大法利益放在首位,為能充份發揮自己的特殊技能和資源耐心準備,比去做「立竿見影」的工作重要。那種有「成果」的感覺,到底是真正對眾生救度的成果呢,還是自己認為的,能從參與正法中得到的「成果」呢?如果總是有意無意從個人修煉中得失的角度去看自己的工作方向,常常是短視的,而且結果總是辜負了師父苦心安排我們「歷史上已經給了你們一切最好的」。比如有的人懂技術,有的人善於搞協調,有的人耐力大……等等,如果不分青紅皂白,別人幹甚麼我就幹甚麼,常常會帶入人的因素。更嚴重的是,如前所述,有的人內心用「失去多少」來衡量大法工作的意義,那麼你求這個「失」,你也許會真的失。而你失去本可用於參與正法的種種物質利益(包括人身自由)後,會發現其沒有用於參與正法。

我還認識A女士,她是著名高等學府的學生,會開車,她原來和B女士一起貼傳單。我也找她去談。她同意和我們一起搞印刷、將真象告訴世人。就在做關鍵的工作的同時,她多次要出去貼傳單,似乎不貼傳單就無以證實自己在修煉。凡事走了極端,其實都會被邪惡鑽空子。我們多次勸她,每次都勸住了,但是這次,最終,她還是再次去了天安門(以前她去過天安門、進過看守所等等)。經過了毒打、絕食、三次以生命抗爭,被無條件釋放。回來後A女士認識到:對自己而言,還有對邪惡打擊更大的方式。

她適合做那種需要耐力、枯燥而不需要和人協調的活。近百萬張雙面印刷的資料全部都是出自她的雙手。在印刷方面另外弟子給她準備耗材、電子文檔,其他弟子負責運輸和交貨。冬天其他弟子去給她修工作間漏水的小暖氣,替她掛工作間的窗簾,因為她個人自理能力不夠,大家分工、配合得很好。

C從學校被休學時才20歲出頭,沒有社會經驗、沒有工作經驗。樣子顯得非常學生氣。她不適合做那種到處聯繫的工作。她雖明白法上的道理,但是在交流時不能很好地理解對方話、表情、手勢的含義,人心的險惡就更是一無所知。後來,也是由於不恰當地選擇工作方向,發資料的人以及發資料的協調人全損失了,我們的工作無法繼續,就把機器給了能繼續工作的弟子。她到處去聯繫,希望能重建我們的聯繫網。但是我認為她不合適。但是那時我又擔心自己「是否有怕心啊」,擔心我的執著限制了別人的提高,也不敢太攔著她。逐漸C變得不聽意見,魯莽武斷,很快就聯繫上了特務,被騙了以後還認為其「心性高」。不理智地將住處和工作間暴露給特務。結果是人員、錢、設備全部損失。其中包括一位非常精幹的弟子,造成一定範圍內大法工作一蹶不振。幸虧關鍵設備等事先轉移,但無法和損失相比。

後來從監獄裏傳出消息,她經歷了非人的折磨,頭被打得變形,胸部被打壞,指甲蓋都被摧殘掉了,很長很長時間不讓睡覺,轉過多個監獄。但是她憑著對大法的一顆心,憑著大法賦予她的堅定意志,全都闖過來了。邪惡妄圖摧毀大法弟子意志的邪惡企圖被粉碎了。她甚麼都不說,更沒有接受洗腦。在警察審問她時,她將警察知道的所有情況都攬到自己身上。

聽到她的消息後,我心中像是打翻了五味瓶,甚麼滋味都有。

師父說:「因為舊勢力的目的就是破壞,學員有很強烈的執著時、嚴格地說那時的行為根本就是魔性的表現、是感情帶動下的行為、不是理性的、所以邪惡才會出現。」(《理性》)。而當這種執著以參與正法工作的形式表現出來時,以「可以放棄一切物質利益」、「不怕抓、不怕打、不怕死」的外表表現出來時,就更具隱蔽性和危害性。片面強調某些心的去除實際上是對修煉中某一層次的執著(根源還是「私」,對自我的執著),是對那個被去掉的心的迷信──迷信去掉執著心後的狀態。要記住我們修的是宇宙大法,我們是「真、善、忍」同修。

無論你原來有多麼良好的意願,修煉就是實打實的,甚麼外表的華麗和「轟轟烈烈」和衝動的感情都不會使你不放的執著帶來的損失有所減弱。我們在修煉中各種不理智的行為已經給大法和修煉帶來了很多不必要的損失。「教訓應該使你們更成熟。不叫舊的邪惡勢力鑽你們的思想空子,唯一的辦法就是抓緊學法。」

走正自己參與正法的路,師父《路》這篇經文是我們修煉道路上的新的開示。我的體會,找準自己的工作方向,不被自己以各種形式隱藏的執著所帶動,是我們當前修煉中應予以關注的課題。在這個問題上,我希望各位弟子能交流一下自己的心得以及經驗教訓。

最後,我用明慧編輯部文章《更加全面深入細緻地向中國人民講清真相》中的話結束我這篇體會:「當前我們要更加充份地利用各自自身和外在條件的優勢,通過各種渠道,(尤其是社會上現成的廣泛的信息交換、商業活動、文化交流、經濟合作、旅遊往來、媒體宣傳、聯誼團體、社交網絡),採取各種方法,(如廣播、電視、錄音、錄像、報章、雜誌、電話、傳真、信函、電子郵件、網上訊息、論壇、標語、傳單、廣告等等),堅持不懈、百折不撓、理智智慧地設法把真相帶給盡可能多的人,(包括個人、集體、社會團體、政府職能部門,大法弟子的家人、朋友、同學同事、街坊鄰里),幫助人們認清真相、識破謊言、擺脫邪惡的影響與控制,並從內心深處升起對大法的敬意和對真善忍高尚境界的嚮往。」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