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怕心和未去的執著

——大法工作修煉心得點滴(1)

關注度:
【明慧網2001年11月13日】我曾經做過一些大法工作,看到明慧網上刊登了很多關於工作中的經驗、體會等等,也想將自己的一些心得提出來,請大家指正。

﹒關於怕心

有的弟子對邪惡的舊勢力的破壞沒有清醒認識,錯誤地認為「沒有怕心」就可以任意縱橫了,實際上「用智慧去講清真相」不是一個「沒有怕心」可以涵蓋的。正如吃素代替不了修佛一樣。就我看到的,片面地強調放下所謂「怕心」,常常出現在已經產生其他執著心並帶來工作、修煉上的干擾,而自己又不願向內找的情況下,用「沒有怕心」來掩蓋其他方面的執著。比如說,你沒有怕被抓的心了,是否有在工作上和別人攀比,怕別人說自己幹得少,幹得不夠「轟轟烈烈」的心?是否有在修煉上怕「時間不夠了」、怕自己「被落下」的心?人的執著心太多了,做大法工作要求的不是去自己的一顆心兩顆心,而是通過同化法,全面地正一切不正的,不管是外在的還是內在的。

我知道有這樣一組弟子,他們從外地來北京。主要工作方向是貼傳單,貼正法小條。開始幹得很紅火,但是隨著外界環境變得嚴峻,同時由於陷於具體工作沖淡了學法、煉功、發正念,整個隊伍開始人心不齊(而這是邪惡最有空可鑽的情況)。表現出來是有的人產生了怕心。這時大家沒有看到應當通過堅定的意志力恢復學法、煉功、發正念,在法上提高,而是僅僅認為有怕心了就應當去。整個修煉小組的氛圍逐漸糾纏在「有怕心」、「去怕心」這個問題上,從整體上進一步沖淡了純正的學法。後來家鄉又來了一批弟子,幾個剛剛到北京、沒有任何經驗的弟子出去貼,出去就再也沒回來,說來令人痛心。我想用這個例子來說明單純地去任何一顆心都代替不了正法修煉,走極端反而讓魔鑽空子。

有弟子認為去了怕心就會勇敢。其實不然。我體會去掉怕心(其他執著心也一樣)後是理智、智慧和慈悲,而不是同一層次中的另外一面。怕心是情,勇敢也是情,查遍師父所有經書沒有「勇敢」二字,那只是常人對我們去掉執著後體現出來的理智、智慧和慈悲的一個常人評價罷了,我們可不能去追求這個。對很多執著的去除都是這樣,我們是要在法上提高,不是用情、觀念的一個側面代替另外一個側面,「情中舞乾坤」(《回首》)。

但是師父多次提過「勇猛」、「勇猛精進」。我體會在學法中發現自己的執著,並相信大法的威力,樹立正念去掉執著,這就是勇猛了。老師在《轉法輪﹒第九講》談到「悟」的時候說:「我們真正指的悟,就是我們在煉功過程中師父講的法,道家師父講的道,在修煉過程中自己遇到的磨難,能不能悟到自己是個修煉人,能不能理解,能不能接受,在修煉過程中能不能遵照這個法去做。」我體會在任何情況下「遵照這個法去做」就是勇猛。

同時師父在《路》中說:「修煉就是難,難在無論天塌地陷、邪惡瘋狂迫害、生死攸關時,還能在你修煉的這條路上堅定地走下去,人類社會中的任何事都干擾不了修煉路上的步伐。」我體會無論修煉的路上多麼艱難都以法為師,相信師父相信法,「堅定地走下去」,這就是勇猛。勇猛是對所有執著心精進去除的一個狀態,可不是「沒怕心」就算勇猛了。

﹒如何正確對待尚存的執著

「怕心」只是修煉中一個執著,一個側面。通過仔細分析上面的例子,使我思考一個很重要的問題,每個修煉人身上都帶有執著,如何在有執著的情況下把大法工作做好?我的看法是,首先應當認識到自己有執著並想去這個執著,這是最重要的。有的執著表面上看起來是一回事,實際是另外一回事。比如上面那組弟子中最大的問題顯然不是「怕心」,而是沒有開創出一個健康、純正的修煉環境。直接原因就是學法不夠,成為工作的點綴。舊勢力用「去執著」為名直接破壞弟子學法,這個基點一被破壞,我們在戰場上就會被打得七零八落。沒有學法,哪裏談得上甚麼修煉?只是在迫害中抱著僥倖受煎熬。那組弟子當時把注意力都放在「去怕心」上面,實際也是片面理解了法,也是舊勢力的干擾。

師父說,「學過大法的人走錯路時就是因為有放不下的執著,而這些執著也一定會被邪惡生命控制、利用。」(《在華盛頓DC國際法會上講法》)。我體會,「放不下的執著」是關鍵。「有執著就會鑽空子」那是舊勢力的企圖,我們破除的就是它們這個邪惡安排。

那麼要想認識到真正的執著並去除它,唯一的辦法就是多學法。只要我們想去執著,相信法的威力,我們就一定能去掉執著。我認為認識到「只有學法才能去執著,只要學法就一定能去執著」,是對法的一個最基本的正信。而很多人忽視了學法,荒疏了學法,都是因為內心的正信有意無意地動搖了。上面弟子強調「去怕心」,靠人的方式闖,我個人認為不能說是對法的正信。

我體會這部法的偉大之處在於,你雖然有執著心,但是只要相信法,同化法,堅定正信,去掉執著,一樣可以在有執著心的情況下,將自己的能力發揮到極致,成就一個大法弟子在正法修煉中應當成就的一切。而通過正法修煉,證實了這個事實,恰恰從根本上徹底粉碎了舊勢力「有執著就鑽空子」的假理;證實了師父「普度」的偉大慈悲,因為儘管你目前尚存執著,跟上正法就是偉大,師父就度;圓融了師父「把一切生命都善解」的偉大意願,因為無需通過邪惡安排的迫害我們就能昇華到高層次上去,眾生也無需在矇蔽中和大法「結最惡的因緣」。在人這一層,我們通過講清真象挽救了被矇蔽的眾生,使其不面臨被淘汰(「滅」)的可悲結局,可能就是以後的宇宙是「成住壞」,不再有「滅」了,在人這一層的展現。我們在開創著歷史。從這個角度上來講,我們身上尚存的執著,反而是我們證實師父慈悲,大法偉大,樹立弟子威德和圓滿弟子果位和世界的一個契機,當然這一切的前提是「堅定正念是絕不可動搖的」(《大法堅不可摧》)。



註﹕上面自然段中對師父講法引用:「把一切生命都善解」引自《李洪志師父在北美大湖區法會上的講法》,「結最惡的因緣」引自《在加拿大法會上講法》。

另外,在「邪惡的魔難發生了」的情況下,如何更加深入、細密地向受矇蔽的眾生說明真象,能否煩請各位弟子談談體會,在明慧網上交流一下?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