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工作和學法的關係

——大法工作修煉心得點滴(2)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1年11月14日】前面談到了學法去執著的問題。關於工作和學法的關係問題,師父在多篇經文中諄諄教誨,弟子在明慧網上的心得可說是不勝枚舉。但是我看弟子心得常常會看到,經常是工作中忽視學法,造成損失後,痛定思痛,找到執著,得出結論──「多學法」,很多都是這麼個模式。還經常看到有體會說被抓後或損失後一下子認識到自己有甚麼執著等等。

我想作為弟子來講,如果你被抓了,「我哪裏做得不符合法啊?哪裏有執著啊?」,自己百思不得其解,我覺得這還情有可原。可要是你被抓了、損失了,一拍腦門,「哦,想起來了,我有甚麼甚麼執著」,敢情自己全明白。那麼我就得問一句:「你早點幹甚麼去了?」你這不是明知故犯嗎?還造成了損失。那些應當被鏟除的舊勢力更要到師父面前說:「沒有我們給你弟子安排難,他們還不願提高了呢!」那麼你說你在工作中不學法,不向內找,放縱執著不精進,抱著僥倖求安逸,你站到哪裏去了?師父在《精進要旨﹒挖根》中說:「法講明了你們才動,沒有講明你們就不動或反向動,我不能承認這種行為是修煉。」現在有的做大法工作的學員的狀態與之頗有「神似」之處。不帶來損失是不願主動提高的。我認為不管你做過多少工作,正在做多少工作,如果是這樣狀態,那麼你是否在修煉真得打個問號。要是這樣,我建議把手頭工作停下來,好好靜心學法。

在戰場上,如果你是個戰士,你犧牲了,那麼你是烈士;如果你是團長、營長,失利受傷,回來可能還要受軍法審判。因為對戰士的要求就是「一不怕苦,二不怕死」,對團長、營長的要求是放下生死的同時還要打勝仗。我們做大法工作,師父給我們安排的就是成功,成功了是本分,失敗了就必須檢討,使之以後不再出現。

關於學法和工作關係問題,師父多篇經文已經談得非常清楚,大量弟子的心得以及慘痛的教訓已經夠多,明慧網報導也夠詳細。我就不想再在法理上多談體會了,我就是想談談具體狀態:

最好的是保證學法,精進去執著、工作順利;
其次的是暫時學法不精進,但願意放下手頭工作,先保證學法和調整自己狀態;
再次的是學法不精進,也不願意放下工作,但是在重要決策方面聽得進意見,抱著對法負責的態度願意和周圍弟子集思廣益商量;
最次的是學法不精進,不願正視和放下執著,抱著僥倖幹「一錘子買賣」,剛愎自用,把師父慈悲點化和保護當成了自己的能耐、本事,而又協調大量財、物、設備和大量負責弟子的聯繫關係。這種情況已經越來越少,但是出現一個破壞力就很大。

我建議如果你自己是上面談到的最壞情況,應當將手上全部工作停下來學法。如果你周圍出現上面談到的最壞情況,應當本著對法負責向其指出,不能為其表面的豪壯所惑,那都是情的表現。如其不能及時接受和改正,應當將財、物、設備從其手中轉移,同時盡可能通知其他弟子不要和其聯繫、合作。同時,給其做大法工作提供方便,比如提供資金和設備等的弟子應當停止支援。因為他們已經陷入了類似「自心生魔」的狀態。這是我所能想到的最好辦法。

在做大法工作時,學法時間和數量上必須保證,同時學法質量也必須保證。師父說:「有的人直到目前還不能專心看書,特別是為大法做工作的人,你們不能用任何藉口來掩蓋你們的不看書學法啊,就是你為師父我個人做事也得天天靜心學法,要實實在在地修。你們看書時思想胡思亂想,那書中無數的佛、道、神在看著你可笑又可憐的思想,看著思想中的業力可惡地控制你,你還執迷不悟。還有的工作人員長時間不看書學法,這怎麼能做好大法的工作哪?無意中你們造成了許多很難挽回的損失。教訓應該使你們更成熟。不叫舊的邪惡勢力鑽你們的思想空子,唯一的辦法就是抓緊學法。 」(《走向圓滿》)

我做大法工作的經歷中,甚麼公安局、安全局之類的龐然大物我並不怕,他們都是人,他們都有人的執著,所以他們都很弱。最令我「怵頭」的就是上面提到的弟子那種不正確狀態。到現在我還不知道當他們已經陷入少學法或不學法的可怕境地而不能自拔時,處理此類問題的最好辦法是甚麼。如有弟子有更好經驗,請寫心得交流。

說到公安局、安全局之類不足為懼,是因為他們是人,很弱,我是這個意思:他們是人,他們就有執著,他們會累、肚子會餓,會怕冷怕熱、會鬧矛盾,腦子會糊塗,會生病,家庭負擔重會有麻煩,計算機會有病毒……。我們工作中遇到的所有麻煩他們全會有,我們的麻煩可以通過正念鏟除,他們甚麼辦法都沒有,我們遇不到的麻煩他們也有,因為我們不受累、餓、冷、熱等等制約。而且我們可以通過正念強化他們迫害我們時遇到的麻煩和矛盾,這也是對他們的善,也是對相生相剋的理的歸正。最關鍵的是他們有求。在這種情況下,他們有槍,有車,有監聽,有錢等等都沒用,因為槍會走火打中惡警,車會翻車、撞車全軍覆沒……。

舉個例子。那是在全球發正念之前。本來我在單位已經被邪惡盯上了。我打算離開,但是有些事情必須安排好才能離開,否則給大法帶來損失。我就在知道他們會抓我的情況下在單位堅持了很長時間沒走。我為甚麼有把握能從他們掌心跑掉呢?因為我知道他們對我有求。他們想抓「大案」,「放長線釣大魚」,這就是它們對我的求。他們打進來的特務偷走了同修的家門鑰匙和我的手機,而後又還回,同時又偷偷進了我的汽車。估計是將鑰匙又做了一把,手機動了手腳或看看我和誰聯繫。汽車裏面放了甚麼我也不知道。但是我平常擺在桌面上的手機根本不用於大法工作,嚴謹的工作作風讓它們一無所獲。我表面不動聲色,「傻呵呵」的,實際已經秘密安排了下一步落腳點,隨時都可消失。我就是從心理上「抻著」它們,讓它們覺得自己還完全控制局面,還能得到點兒新東西,爭取時間處理好我的事。較量的是意志力和對形勢的判斷。

說到我要安排甚麼事,主要就是說服和我一起被監控的4名弟子也同時離開,保護我們的工作小組,找好下一步的落腳點,包括常人工作和住處。但他們各有想法。但是如果邪惡發現我一消失,他們再有甚麼想法也都白搭了,都會陷入危險。這時,其中一名沒有和我們商量就放下手上正在做的大法工作去了天安門,在邪惡迫害下講出了真實姓名和其他線索,一個唯獨他掌握的重要聯繫到現在仍沒有恢復。情勢驟然緊張,馬上有特務冒充弟子說是那個弟子叫其聯繫我們的,打來電話。在此情況下,我還在力勸剩下3人走。但是仍然是各有看法。最後,我向他們最後分析形勢、利害後撤離。後來其中一名弟子在我強力勸說下離開邪惡監控。剩下兩人全被抓捕。五個人只剩下兩個。我精心思考和準備的保護全部同修的計劃沒有如意。

從這個例子可以看到,造成危險和處於劣勢的原因不是對手──被邪惡控制的人──有多麼厲害,他們想幹的壞事早在意料和掌握之中。最後結果的原因在於,有的學員沒能在極其複雜的嚴峻形勢中做出正確判斷,原因在於荒疏學法,心性沒能提高上去。這也就是我對狀態不好而聽不進忠告的弟子感到「怵頭」的原因。類似的事我碰到過不少,我闖出去了,另外的人損失了,心中甚為難過。不知各位同修有沒有甚麼好的經驗,希望能一起分享。

荒疏學法還有另外一種表現,就是學法時不像幹工作那樣情緒非常飽滿,躍躍欲試──要打擊邪惡了嘛,又知道自己肯定能成功。但是學法時總是有應付的心,雖然每天學法時間上夠數了,心沒到位還是不行,心不在法上學法是沒有用的。曾經看到弟子文章中提到自己執著於收電子郵件,這種感覺太熟悉了,應當趕快把心放在學法上。

很多弟子在做大法工作時,樂此不疲,欲罷不能。實際上已經是在「求」那個工作了。你求他,他就來,工作是越幹越多,學法是越來越少,而且理直氣壯──「眾生等著救度呢!」其實不是那麼回事。就是用法來掩蓋自己不願正視的執著。邪惡就從你這個「求」入手破壞,只要你心裏執著工作,不是那麼如飢似渴的學法,好,那魔就萬事大吉了,下面邪惡的花招可就花樣百出了,甚麼事都演化得叫你覺得非辦不可,像盤絲洞纏豬八戒一樣把你纏得剛邁腿就摔跟頭。我不想解釋得太多,但是我想凡是做過工作的弟子可能都能看明白我的意思。

這種時候,我的經驗,就是放下手中一切事,學法。有人會問:「大法工作耽誤了怎麼辦?那麼多眾生等著救度怎麼辦?」我的體會是,靜下心來學法絕不會耽誤工作,只能工作得更有效,更好。反之,如果在你荒疏學法的同時,你又嘗到了工作成功的甜頭,那可太危險了。那就是邪惡勢力鑽你空子的開始,它們的目的就是要毀滅你。就像那個一心想給別人治病、治病的人似的,治不好還好辦,一旦給人治好了一個兩個,馬上這個執著心就起來了,自我會迅速膨脹,歡喜心、顯示心、攀比心強大到自己覺察不出來的程度。要知道,救度眾生的慈悲和能力是紮紮實實修出來的。你真的那麼想救度眾生嗎?你真的那麼一心在法上嗎?一個問題就可以戳破所有的掩蓋:「既如此,那你為甚麼不把心放在法上去學法?」

在這種情況下,沒有任何一件事急到這種程度,沒有任何一件事非辦不可,也沒有任何一件事缺了你就不行。因為此時最緊急的事情就是你已經不知不覺偏離大法了。最緊急的事卻往往最容易被忽視。而且工作中缺了你是件好事,因為心不在法上這個問題不解決,最終一定會給大法帶來損失。但是這時如果把心一放下,「留得青山在,不怕沒柴燒,有師在,有法在,怕甚麼?不管它!」,就去學法,很多問題反而化解。(老師的話引自《在悉尼講法》)這個恢復時間也許是一天,也許是一週。我覺得在學法上出問題的「重病人」,起碼「臥床兩週」。就是甚麼都不幹,每天大量學法(建議6小時以上,不包括煉功2小時和每小時發正念時間),兩週時間。我們這樣做,效果很好,總體上沒有耽誤過任何事。該做的大法工作都能夠及時做好。

其實「複雜、嚴峻」是對於你當前心性而言,心性提高了,錯綜複雜的矛盾、陷阱、選擇、決策變得清晰而簡單,對手下的「套」就像兒戲一樣,最終就是套住他們自己。他們所有的求都是他們的漏。我們要從這裏下手打擊它們。然而心性不提高,在複雜環境中一個失手,就可能成全了邪惡的安排,自己以大法工作為名,從而執著不放的所有東西,這時全都得撒手了。當然不排除用正念闖出,但是在被抓情況下做對了並不說明你抱著執著不放而被邪惡迫害,給大法工作造成損失就是對的。

總結下來一句話:出問題時,不是魔有多厲害,而是弟子不肯按照師父的教誨去做。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