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助師正法歷程

關注度:
【明慧網2001年11月13日】我是一名東北大法弟子。97年10月得大法。學法前患心臟病(早搏、心肌缺血)、胃病等。由於病痛的折磨,我30多歲時就失去了在機關正常工作的能力,在家長休8個月,對生活失去了信心,真是感到生不如死。

98年12月之前,由於學法不深,煉功不能持之以恆,沒有悟到《轉法輪》的真正法理,但是身體還是有所好轉。但是隨著學法的深入,我開始知道大法的珍貴,並被師父傳授的「真善忍」宇宙特性之法理所折服。98年以後學法煉功一直堅持下來有三年了,身體之病苦一去不復返,沒有吃一粒藥。上班也可以堅持了,三年以來幾乎沒有休息一天,但是精力充沛,工作也任勞任怨,還比較出色。我對生活的態度積極向上。是大法的威德把我從一個心胸狹隘、爭強好勝的常人轉變成一個遇事能保持平和心態、先他後我、無私無我的修煉的人,感覺到自己變了一個人似的。這一切的變化都是慈悲偉大的師父給予我的,是宇宙大法給了我第二次生命。從我身心的變化,我身邊的人無不驚嘆大法的威德、神奇。但同時,人人都擔心我被江氏集團迫害,特別是親人怕受牽連,都勸我在家裏偷偷煉。可是邪惡的江氏集團利用國家機器誹謗大法,誣蔑我慈悲的師父,迫害大法弟子,造謠矇騙世人。不是好人越多越好嗎?我師父使我們一億多人道德高尚,身體健康,為何不知感謝我師父反而編造欺世謊言誹謗我師父呢?我終於良心發現,偉大的師父給了我新生,我為甚麼就不敢為師父為大法說一句公道話呢?

2000年12月末,因為事先知道國家信訪辦已經不聽法輪功群眾的聲音,決定去天安門廣場。來到廣場,見有兩位二十多歲的女大法弟子高喊「法輪大法好、法輪大法是正法、還師父清白、還大法清白」,被惡警壓彎了腰,推上警車;這時我就喊「法輪大法是正法」等,也被他們抓上警車。幾分鐘後,被帶到天安門派出所。在那兒圍觀的人較多,我就又喊「大法好,還我師父清白」,向世人講清大法的真象。

當天被抓的大法弟子有60多,當時一惡警說:「神了,老面孔不見,上來新面孔了。」還聽一人說:「大法弟子不怕打不怕抓,證實大法,真了不起!」

當天晚上我們被分到派出所。惡警採用車輪戰術折磨我,不讓睡覺、吃飯、喝水。開始一中年男惡警問我名字、地址。我沒有告訴他,我問,可以寫嗎?他說可以。我就寫:「我是一名大法弟子,修煉前患有多種疾病,是我師父傳授的法輪大法挽救了我的生命,師父叫我們以『真善忍』為行為準則做好人,何罪之有?大法對國家有百利無一害,國家新聞媒體的宣傳是有意毀壞大法名譽,是失實的。我們以一顆慈悲之心向你們講清大法的真象,希望你們向政府彙報我們所有大法弟子的呼聲,給大法平反,還我師父清白。」這時已經是晚上八點多了;之後一女惡警將我衣服扒光搜身,搶走800元錢和日用品,接著又來四個年輕惡警,逼我站馬步,並且時不時地踢我的下身,狠命踢我隱私處,真是流氓至極呀!惡警們還拉我的頭髮。期間還來一個偽善的警官。我說:「你手下打依法上訪的老百姓是知法犯法!」他裝著聽不到問我:「你看何苦呢,遭這麼大罪,說了地址姓名就回家。」我說:「我依法上訪,何罪之有,你們必須無條件放我,再說說了地址、姓名你們就將我送回當地勞教、判刑。」他聽後束手無策。我從晚上8點站到下半夜近一點時,當時天下了雪,零下20多度;他們逼我只穿內衣內褲光腳站在雪地裏,我的腳都埋進雪裏了;兩個惡警穿黃色大衣站在旁邊看著。天黑時我怕吵著人家睡不著覺;早上六點天快要亮了,我就大聲喊「大法弟子受迫害了!」還沒等我喊完,他們怕曝光,就來捂我的嘴把我拉回屋。

我全身冒涼氣,上牙打下牙打寒顫。六到八點鐘他們吃飯卻不讓我吃飯,換了一惡警把我帶到一個會議室,問不出來姓名;就又把我帶到一個房間,裏面放著長條凳子和四條腿朝上的凳子,整整齊齊地排著(專門迫害大法弟子的老虎凳)。我就平和地問了他一句,一個弱女子上訪,你就這樣對她用刑你忍心嗎?他就沒有讓我坐老虎凳。又帶回會議室,一整天一批一批的惡警來從精神和肉體上折磨我。讓我站馬步,胳膊背向後面,腿彎曲坐「飛機」,我不配合惡警就踢我,用力向後掰我的胳膊,這樣摧殘到晚上6點多。來了一名惡警,說:「你寫的正法材料我看了,那你得報了姓名我才能上報國家信訪辦,你不報姓名你報你家聯繫電話也行。」由於抱著想讓正法材料上報國家,正法心聲有了著落,就報了姓名和我丈夫的手機號。接通電話我丈夫說:「我也是公安幹警。求你們幫助照顧一下我妻子。」然而他們卻用麵包車把我送到一個不知名的監獄,更加殘酷的折磨我。他們將我戴上手銬腳鐐,放躺在車的地板上,然後快速開車,一會兒上坡,一會兒下坡,不知顛簸了幾個小時,又把我背回監獄,綁在一張死人床上,通電過我。下半夜四點鐘,惡警見沒有反應,就把我推入小號。裏面有7、8個人,嘰嘰喳喳的。同時在廁所製造大海潮漲潮落的聲音,在監獄外鐵錘擊打鐵器聲,從精神上折磨我。

在這期間,派出所把我轉接給監獄時,他們拿了一張紙叫我簽字。我當時沒有意識到對錯,就簽了字、按了手印。我現在嚴正聲明,惡警採取流氓騙子的手段,在我沒有看清內容的情況下簽的字、按的手印全部作廢。

由於進京上訪,我被酷刑折磨3天2夜。而那些被非法判刑2、3年的大法弟子,他們將受到怎樣的對待呢?真是不敢想像!

被釋放後,我學習了師父經文《甚麼是功能》、《大法堅不可摧》、《正念的作用》,悟到作為正法弟子的使命。在正法中每一刻都要嚴格要求自己,發正念除惡、講清真象、揭露邪惡,做一個大法弟子應該做的一切。無論是坐車、上下班、做家務都在發正念除惡,每天早5點、6點,午12點,晚8點、9點正點打坐發正念,有時發正念可以做到30到40分鐘。

隨時講清真象,有一次用了兩天時間發放和張貼真象材料800份,那真是見樓就上,見門就發。向常人講清真象時,牢記師父的話:「在社會上接觸的一切人都是講清真相的對像,講清真相中體現出的是大法弟子的慈悲與救度世人。(《致北歐法會全體學員》) 」向各種人講清真象。由於堅定了「大法堅不可摧,我是大法中的一粒子我就堅不可摧」這一念,悟到了正念越純威力越大之法理。講真象之前,先發正念鏟除邪惡,然後再揭露邪惡;幾乎是講一個明白一個。

有一次,我上班坐公汽,看著手抄本經文。坐我前面的男士歪頭看我學法。我想他一定是有緣人,就特地讓他看,同時正念除惡。要下車時,我說:「大哥,你看到甚麼了?」他說:「我只看到李洪志,別的甚麼也沒看見。」我說:「那你一定是有緣人,李洪志是我師父,我修煉法輪大法三年多了,師父傳的是『真善忍』宇宙大法,要求我們重德行善,大哥你要記住法輪大法好、『真善忍』是宇宙特性對你生命永遠都有好處。」他頻頻點頭。

出門隨時隨地都有機會:在人行道貼一些大法真象標語,買菜讓人知道一點真象,上下班嘮嘮嗑也談點真象。如果有機會,真象材料在派出所門前放點。我感覺沒有了怕心,自己在做著世界上最偉大最神聖的事情。

還有一次,向一位老同事講清真象之後,同事送我坐車往家返,我告訴她:「我們一定要修善。」旁邊一位女佛教徒聽到了,說:「你也是修佛的。」說著拿出一本佛教的書,問我看過沒有。我說:「沒看過,我也不想看,我是修法輪大法的,我們都修善,但是這裏有一個不二法門的問題。」然後在乘車的三十多分鐘裏,我向她講清真象。我告訴她,李洪志師父是在末法時期救度人類來了,傳的是宇宙大法。最後她說一個人能夠做到「真善忍」那太好了。車上其他乘客也聽我講真象。

同修們,讓我們共同精進,整體提高,穩健地走好正法修煉的每一步。

最後讓我們以師父的《威德》共勉:

威德

大法不離身,
心存真善忍;
世間大羅漢,
神鬼懼十分。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