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於大法工作中出現危險和魔難的一點思考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1年10月3日】短短幾天,竟發生了這許多事。同修們被抓,資料點被破壞。我堅持認為自己是神,能摧毀一切邪惡。不斷地正念除惡,告訴自己要堅決否定一切邪惡舊勢力的安排。邪惡不斷地多方面動搖我的正念,各種想法和觀念不斷襲來。為了破壞我的心性,有人告訴了我外面是怎麼樣歪曲我的,也有了被人注意了的跡象,想把我搞亂。我堅持穩住心,正念去除一切干擾迫害我的邪惡,不論自身或身外。

當我發現有人注意我時,我對自己說:全盤否定。同時發正念除惡。這過程中我忍不住幾次觀察那裏,「巧」的是每次那人也恰恰在察看我。我的思想開始翻滾起來。這時一個意念告訴我──不要執著於魔。我豁然明白自己的「全盤否定」其實只是停留在嘴上,內心中並不確信,對大法不夠堅定,所以人的思維還在活動。就像師父在「甚麼是功能」中講:「層次是由心性所決定的,也就是說使用功能時正念要強。心裏對邪惡的害怕或運用功能時心裏不穩、懷疑會不會起作用等不良心理,都會影響或干擾功能的作用。」

自己心裏有執著有怕心又能否定外面甚麼呢?我們真的相信自己具備全盤否定一切邪惡舊勢力的安排的能力,心就不應該被魔難帶動,因為這一切安排已經被我們否定了。否定了的事就不會再出現,就不存在。可如果我們心裏裝著事,腦中設想著事,那不就是有事嗎?

在我通知其他同修出事的消息時,同修問我怎麼會這樣,他們是精進真修弟子啊,每天在做著大量的大法工作。我把另一同修給我講的事講給了她:一位男同修被抓走後,其家人很焦急。有一位小同修晚上睡覺時看到師父對她笑,並說了許多話,第二天早上媽媽送她上學時,她忽然對媽媽說:「他太執著了,怎麼點化都不行,那最後只得摔跟頭了。」又說:「甚麼時候他把這個心放下,甚麼時候能出來。」當時我想起了《去掉最後的執著》中:「其實邪惡所幹的一切,都是在你們還沒放下的執著與怕心中下手……」似乎明白了一些出事的原因。

《理性》中講:「學員在難中很難看到事情的因由、但不是沒有辦法,當靜下心來用大法衡量一下就可以看到事情的本質。」在法上認清了邪惡針對我們那方面漏下手,才能做到不迷不惑,心中有了底,也知道了應如何去掉自己的不純,如何鏟除邪惡的破壞。

當修煉人聚在一起做大法工作時,因為還有人心在,難免有時會產生分歧。這個時候我們如果不能及時向內找,守住心性,而是心裏不平靜,就會給魔留下破壞的隱患,可鑽的空子。逐漸地多種心、念頭積累多了,魔也會伺機不斷地加強它,久而久之,就會形成很多難以一時解決的問題,就會在這些修煉人中形成一種魔性環境,網羅住其中每一個心性過不去的人。當我們執著的心放大到一定程度時,就很難清醒,就會被魔控制著、安排著。這時也就身在魔難中了。

師父一再告誡我們「不是工作是修煉」。唯有依法修煉自己,時時守住自己的心,任何魔性、執著等不純一露苗頭就立即根除,不放鬆自己,不給魔加強它的機會。真正做到修煉人的標準才能破除邪惡。這是邪惡最害怕的。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