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名校對者的故事(譯文)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1年6月30日】師父好,大家好,

我是一個名不見經傳的小人物,勞動方式是給翻譯過的文章潤色,使你無法覺察出文章的初稿不是用英文寫的。如果我們做得成功,別人將不會注意到我們的存在,而我們的失敗卻往往顯而易見。用得法前的眼光去看,我必須想到這份工作是屬於那種不容易使人產生興趣,毫無輝煌可言的。這類平凡的事情只會讓人覺得無聊,只有默默無聞的人才去做。我不是屬於那種下筆飛快的人,通常也算不上思路敏捷,修改他人的文章對我來講就成了一件比較辛苦的工作。但是,作為一名修煉者,我可以說修改和校對翻譯過的文章,提供給我很多極好的修煉機會。在這裏,我很願意介紹一下我作為一個文章校對員的生活,也許對你們在座的有些人會起到鼓勵作用,從而加入到我們這些無名者的行列中來。

作為一名文章校對人員的好處之一,是有機會接觸一些非常傑出的文章,它們通常是出於一些修煉時間較長的弟子之手,與大家分享他們非凡的經歷。這時工作的內容就不只是簡單的修改譯文而使它讀起來通順,儘管你知道這一點是必須做到的。此時的工作意味著你要把原作的內涵,想法和風格盡可能確切地表達出來。你仔細地讀著,逐字逐句地讀,一行一行地讀,盡可能地準確掌握作者的原意,文章的格調以及風範,這時你可以竭盡能力使你的譯文表達出原作的意願。有時候,你幾乎與不相識的作者有了精神的溝通,在那些白紙黑字的後面你可以直接感受到作者的思想。記得第一次接觸到描述迫害中國學員的文章時,我感受到了他們所遭受的由於飢餓、屈辱以及精神和肉體上的虐待而造成的痛苦。同時也感受到心中湧起的對抓捕他們的人及其上司的暴行的憤慨,以及對被關押者的堅韌不拔的精神和堅定的力量的敬佩。後來,我開始感受到,更從心裏感受到他們內心的堅定;感受到他們作為一個大法粒子,對那些不了解大法,被不負責任的宣傳所欺騙的生命的慈悲;感受到他們毫不動搖的讓大法的法理貫穿於每一念,每一言,每一行的決心。我自己也因此而改變了。我曾參與給報紙,官員及其他有興趣的人寫信,我也參加了製作各種向廣大人民介紹大法及講清真相的資料。我還參與翻譯心得體會的文章,分享作者在身心變化,精神昇華時的喜悅。我也做過一些有關指出現代科學方面被普遍接受的,證據不足,自相矛盾以及認識不到的理論的文章。同時,也參與過校對一些關於修煉的不同方面的以及正法修煉的文章。還有關於甚麼是以及如何探索新科學的文章,還有許多非常嚴肅題材的文章。有時候,我必須下工夫才能理解至少某些部份關於作者想要說的話,而另外一些時候,我能悟到作者的一些意圖,從中學到很多。

這些和指導我們修煉和正法的法理「真、善、忍」有關聯嗎?當然,〝真〝包括在內了。當做這些工作時,我們努力確定作者的真實意願,然後再盡可能地把他們認識到的真理忠實地告訴其他的修煉人以及不修煉的人們。在這過程中,我們知道了一些在我們自己層次上理解的真理,但不總是如此。有些文章,讀第一遍時很難理解,這時我要反覆閱讀師父的經文,這樣我才能理解他的弟子的文章的含義。在我為接觸的其中一個網頁工作時,有時會有另一位編輯把關。當這位不出名的編輯做完了修改以及相應的工作後,文章會再次回到我這裏來進行最後的編輯。開始的幾次,我對於這位不知名的編輯竟敢從我的完美大作中找錯而感到不快,尤其是有的修改過的部份反而顯得效果更糟。我有過抱怨,有過生氣。給協調人寫過暗含有諷刺的電子郵件。當然了,最終我找到了我的自負的心和背後的怕心,一直在努力去掉它們。從那些不知名的編輯們身上我也學到了一些東西。我們用〝真〝來對待作者,讀者以及我們自己。

我們做這項工作的原因是分享經驗,理解以及加深修煉者和公眾間、和修煉人之間的理解,和正法結束後的新人類的需要。修煉者寫出他們的想法,理解和經驗,是因為這些使他們在修煉中得到改變,而他們頗具善心,寫出這些來為的是使他人受益。組成翻譯及校對人員這部份人通過一種語言使得人們極大受益。所有這些努力都是在師父的經文《理性》中所說的〝用理智去證實法、用智慧去講清真相、用慈悲去洪法與救度世人」指導下而做的。這可以列入以善為目的行列。

忍耐存在於當我們長時間的工作去完成那些必須要完成的工作時,出現於想方設法從不時碰上難翻譯的語句中找出作者的用意時,也出現在努力了很久後仍然在試圖找出表達作者意圖的最佳方式時。容忍出現在校對一篇文章時,由於你和作者所處層次的不同,造成所持觀點也不同時。校對人員的責任不是有關文章的內容,除非文章是違背了大法的原則。他們的責任是表達作者想表達的內容。我們可能不同意作者的觀點,但我們必須讓讀者知道文章要表達的內容,不能加進或刪節內容。與其他的修煉人一同參與出版大法資料工作的過程有時也牽扯到忍的問題,就像任何一個集體活動一樣。有時候,即使再集中精力拼命的努力也沒有好的效果。有時你的理解會出錯,有時你會寫出囉嗦的句子甚至你會碰壁,但你仍然堅持不懈。

當然,將文章校對過程歸由為「真、善、忍」原則之一只是為了表面上的方便,其實,「真、善、忍」是相連接的、一體的,如同在同一寶石的不同面上放射出的光芒,取決於他們怎樣被看和怎樣被認識。例如,找出作者要表達的真正含義,然後恰到好處的用英文把它流暢的表達出來就同時體現出真、善、忍來。所以,很清楚的是修改潤色文章的過程就是一個修煉的過程,其中有許多提高心性的機會。

讓我來談談我的一些經歷,也許有些告誡作用。作為一個入門不久的修煉者,我當時還沒有認識到學法的重要性,只是對煉五套功法抓得很緊。在讀了兩遍之後,我沒有再努力多讀書,每星期只讀兩講而已。後來,隨著李老師以及其他的學員反覆強調要多學法,我擠出時間來做到了至少一星期讀一遍書。後來,我參加了修改文章的工作。一開始還順利,作為一個新成員,我接觸到的基本上是敘述性的文章,翻譯及修改都比較簡單和直接。那時遇到的最困難的事就是找出有關〝邪惡〝一詞的更多的同意詞。而後就不同了,隨著接觸到更多的關於理論性質的文章,我開始了更多地閱讀《轉法輪》,因為在這個過程中我有了一些體悟。我感到非常驚奇,很多具有深度和廣度的思想在學法和修改文章的過程中不斷湧入我的頭腦。李老師說過,當我們學法越來越多時,我們的層次也就在提高。他說不是我們變聰明了,而是佛道神點化出了我們應該知道的給我們。我想,讀書是為了幫助我提高而達到足夠的層次,以修改那些文章的修煉過程為媒介,從而使我明白我應該知道的理。

但是,好文章太多了,校對文章變得越來越有誘惑力。我把大量的時間花在了修改校對文章上,而對讀《轉法輪》卻抓得不緊了。以至於我又開始不能夠理解其他學員文章中的意思了,我的層次不足以讓我解釋有些文章的含義。我開始認為也許多讀兩遍就能理解了,但他們所寫的在法上,如果我沒有足夠的融入法中,我永遠都不理解他們所說的真正含義。一位同修告訴我說,她一次半夜醒來時想到要提醒我多學法。這樣,我又重溫了新入門者的一課,這就是學法是最重要的,是頭等大事,必須要學法,學法,再學法。

我邀請大家來分享我的經歷,加入到我們這一安靜的行列裏來,這有助於不同語言修煉者間的交流。需求量很大,有很多很多好文章需要做,每天還有更多的好文章被寫出來。大概我們在座的每個用計算機的人都訪問過 FalunDafa.org,下載過大法書籍以及洪法所需要的資料。我也相信你們都熟悉明慧及其英文網頁,在目前這一特殊時期在傳播大法信息及新聞方面所起的重要作用,尤其是對修煉者的幫助。法輪大法信息中心網頁在公共關係方面起著重要作用。正見網是最年輕的,他和他的英文版網頁使得讀者有效地理解大法準則的真實性,洞察事物的全貌。如果你沒訪問過這兩個網站,明慧網有鏈接地址。我認為這兩個網站很有趣,並且有價值。「目前大法弟子所做的一切就是在創造未來」(甚麼是功能)。我認為,在校對文章的過程中,校對者也在被校對著。最終,我希望成為金光閃閃的大法粒子,幫助創造一個金光閃閃的未來。

(2001年芝加哥法會發言稿)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