談談如何解決做大法工作時出現的一些問題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0年12月19日】 現在邪惡勢力異常瘋狂,最近,河南某地區由於做事不注意,大批弟子被捕,主要的負責人被抓,印刷機器被找到,損失很大,山東某地也出現了類似情況,幾十人,甚至更多的弟子被抓,機器被找到,類似這樣的事情還發生了不少,我們聽到的就有好幾起。這類事情的發生一般是由一個學員的被抓引起的,由於在壓力面前、在魔難面前被抓的學員不能夠嚴格要求自己,把別的學員講了出來等等,從而給大法造成了損失。我想這些事該讓我們清醒了、注意了,需要更加理智了,而且要注意聯繫協調上的分層次,形成網絡。

事情雖然是由一個學員引起的,但其他學員是不是也有責任?我們做工作的方式、方法是不是也存在問題?因為我們許多弟子在平時做大法工作時很不注意,該說不該說的都告訴了別人、不注意保密,加上聯繫混亂,所以就很難避免損失。鑑於此,我們應該採取有效的措施避免不必要的損失,在我們人的能力所及的範圍之內採取一切措施把事情辦好,否則就是對大法的不負責任。

我認為不是所有發生的事情都是該發生的,許多事情是可以避免發生的,是我們自己沒有做好才出現的問題,出現了問題正是叫我們認識不足,汲取教訓,以後做好。有些弟子的心性很高,心態很正,那麼他那樣做(冒險的做法)也許沒有出問題,可我們能保證所有的弟子都能做到這一步嗎?事實上我們保證不了,否則就不會有上述重大損失的出現了。在關鍵時刻他能不能放下生死,能不能智慧地對待所發生的一切,我們很難保證的。做大法工作是自發的,自願的,但決不是賭博。許多設備器材是我們功友省吃儉用大家湊錢買來的,就這麼不愛惜?有許多大法的精英,公安在到處找他們,就不為別人想一想?總喜歡按照自己那一套邏輯行事、想怎麼幹就怎麼幹,我看這樣的人很像那個拿著大法書走在馬路上大喊有老師保護不怕汽車撞的人,如果要這樣做事的話,那為甚麼明慧網還要推薦大家使用加密的方法聯繫啊?為甚麼還要時常告戒大家要注意安全不讓邪惡鑽空子?不是師父不慈悲我們、不保護我們,發生問題的都是因為我們有時做的太過分了,或者有個人的名利心還沒去乾淨。的確,有人無意之間說出了印刷地點(往往這樣的人他平時很注意),但聽的人就是沒聽見,但超常的事情不能總發生啊,你更不能求啊,有的人毫無保密意識,不管了不了解對方就都講了出來,萬一對方是特務怎麼辦?你不等於在向警察做彙報嗎?對大法的堅定正信至關重要,我們講真相的效果也很重要。如果自己講了就行,不管後果,那人心能正過來嗎?如果學員都被抓進去了,誰在外面揭露邪惡呢?

大面積的聯繫容易把特務招來,我主張減少混亂的聯繫,能斷則斷,不讓邪惡勢力有可乘之機,能斷則斷的意思不是中斷聯繫,是說能不叫人知道的就儘量不叫人知道,特別是真實姓名、住處、印刷地點、上網地點、資料來源等等,是說要避免不必要的聯繫,使不相關的人和重要的事情斷開,就是不叫人知道的意思,並形成網絡式的多層次單線聯繫,特別是做傳遞真相材料、明慧材料的工作更要這麼做。做資料工作的人需要學習、積累經驗和保持人際聯繫,不能輕易換人甚至被抓。

現在如果外地弟子要在北京住下來做發資料的事就不能大量的聚集在一起居住,因為大量人員聚在一起的居住一般超不過3個月就會被警察找到。大圈子有大圈子的作用和特點,而小圈子聯繫就不容易發生同樣的問題。小圈子一般是由過去之間認識的弟子聚在一起形成的,多數都是一個地區的,或互相之間很了解的,形成一個小圈子,無論大圈子或小圈子之間的聯絡人必須要絕對可靠。這樣的聯繫形式有許多好處,首先不怕特務破壞,特務經過一年多時間的培訓已很像了,戒煙、戒酒也完成了,很難分辨,那麼打進來的特務處在一個小圈子裏就很難有甚麼作為,而且和2-3個人住在一起天長日久,通過煉功、交流也很容易露出尾巴。作為聯繫人責任重大,心裏要擱得住事,不要甚麼都說,那特務也就完不成任務了。還有一個好處就是便於管理,同時萬一發生情況我們的損失也小。我知道有一位弟子印真相資料,知道的人就很少,保密工作做的很好,因而得以不斷有效地發揮著說明真相的作用。一天住在附近的弟子拿了一張傳單給他,他一看就是自己印的,但他沒吱聲,收下了。

實現這樣的聯繫形式的前提保障是大家都要自覺遵守聯繫的約定(「原則」),在做大法工作上不能亂聯繫。許多人認為是鬆散管理,所以就不喜歡聽別人的,愛自己隨意的做,我看這是一種極端的認識,還是對法理解的不足造成的,走了極端、鑽了牛角尖,鬆散不是亂,不是沒「組織」(動詞的組織),有「組織」才是負責的,其實可以不叫組織就叫協調,生活中大家在一起做事還要有幾個協調人,就像賽龍舟要有一個喊號子、敲鼓的協調者一樣,這樣才能齊心協力把事情辦好,不是當官,當領導,是為大家服務,只是起協調作用。所以,有的人一聽叫他如何如何就不願意聽了,我看可能還是人的思想在起作用,因為在人世中的常人沒有多少人喜歡被別人管,所以,你一講他,他就認為是管他了,就不願意了,這樣一來,不管別人講的對不對,他已很難再分清了,因為他已先入為主不願接受。可是你想一想,由於你的問題給大法帶來了損失這好嗎?

我記得年初和某地一位弟子交流,他講了對大道無形的認識,「不是沒有形,是千種形萬種形各種形」。我認為只要能更好地助師世間行、向世人講清真相、證實大法,那麼隨意所用,採用有效的形式還是必要的,當然更重要的是我們得提高心性、能放下生死,因為這樣的聯繫形式只是做大法工作的輔助形式,關鍵還是這顆心,如果人人都如金剛鐵羅漢,任你毒打、欺騙都能挺過去也就不用這麼麻煩了。就像我們修大法一樣,既要修心,又要有動作的輔助。如果我們心很正,又採取了這樣的聯繫形式,那麼可能就會把損失減到最小,如果該注意的都注意了還出現問題那可能就真正是自己要過的關了,否則就是自己造成的麻煩、是損失。我認為這種嚴謹的工作方式,弟子之間很好的協作能力也是我們修煉的一部份,也要修好。有些弟子由於疏忽造成了損失,在難中表現的很好,但他沒有意識到自己做事方法上也許有不足,很可惜。我認識一些修的很好的弟子,做事很注意,如果說他膽小有怕心那就太不對了,他連生死都不怕,他有甚麼怕心?樂隊總要有指揮給演奏員們協調,而優秀的演奏員是既可獨奏又能協奏的。大法弟子要能夠很好的在一起協作,齊心協力把大法工作做好那才無愧於稱作大法的精英。

另外,還想特別提出,當前講真相、揭露邪惡的擔子還很重,只有採取各種方式,覆蓋社會的各個階層、方方面面,理智、智慧地去做,才能起到我們應該起到的作用。如果很多人都採取同樣一種方式或者統一行動,而不是自發地、理性地、智慧地從自身已經具備的條件來選擇能最大限度地證實大法、講清真相、揭露邪惡的角度和方法,效果或者結果往往會差得很遠,甚至事與願違。


大陸大法弟子
2000年12月18日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