溶於法中,洗掉污點,跟上正法進程

關注度:
【明慧網2001年10月24日】談到污點,總覺得自己戴上了侮辱了大法的「被轉化」罪名而抬不起頭來。這是發生在勞教所的事了。無論是在邪惡迫害下也好,被強行洗腦也好,不管是甚麼原因而被「轉化」,做為一個修煉的人都是對大法的犯罪。向內找都是有強大的執著的人心,不能在法上認識法而造成的。師父說:「修煉中加上任何人的東西都是極其危險的」(《挖根》)。當我冷靜下來,反覆背誦大法時,越來越感到做為修煉的人,如果走到大法的對立面上去了,那不就是背叛嗎?經過了一個痛苦的思索過程,真是長夜難眠哪,誤入歧途了怎麼辦?

在勞教所裏,看到被轉化後的人,我心裏真是難受極了,當看到她們被釋放走出勞教所的大門時,我的眼淚幾乎要掉下來:「這不是出賣佛、出賣法換個出門證嗎,多可怕呀。」這對師父、對大法是多大侮辱啊,這不是修煉人的恥辱嗎?

長夜難眠啊,那段日子每天我都是在痛苦中度過的。這段時間師父也不斷的點悟著我,我不斷的反省自己,認識到在這重大考驗中,暴露了自己各種不好的心,是學法不深,沒有真正實修,面對強行轉化時,主意識不強,同時又有人的最狡猾的心理,認為那個轉化書是別人給我寫的等等。其實都是自己沒有在法上認識法,沒有把自己溶於法中造成的。別人為甚麼沒有被干擾呢?這不是明顯的對比嗎?沒有甚麼可狡辯的,錯了就是錯了,而且是致命的大錯。但是要想再做一個修煉人(在那段時間裏,我真的不敢說自己是大法弟子),就應該敢於面對事實。不敢承擔責任、不敢堅持真理、不敢主宰自己,這不正是不能為大法與自己負責的表現嗎?還能談得上為宇宙中正的因素負責嗎?既然認識到「轉化」是錯的,就一定得跳出來,正悟自己在修煉路上所遇到的關和難。

說真的,在勞教所裏,一旦陷進邪惡圈子裏,想跳出來是多麼的難哪!要面對強大的邪惡勢力,要面對邪惡的個人,還要面對那些被轉化後幫助邪惡做事的人等等。而且在勞教所裏很難看到新經文,全憑自己的記憶背些以前學過的經文。學法是相當難的,在我的思維中每天都反覆的出現:「有師在,有法在,怕甚麼?」(《法輪佛法(在悉尼講法)》)、「放下生死你就是神,放不下生死你就是人,」(《法輪佛法(在美國講法)》)。只有師父和法才能救我,就這樣面對惡勢力我寫了《鄭重聲明》。我就是要堅持真理,修正錯誤,堅持正悟,重新走入正法當中。又一次面臨惡勢力的攻擊,這回我心裏明白了,主意識也強了,「有師在,有法在,怕甚麼?」。面對警棍的搖來搖去,面對蹲小黑屋,面對邪惡的語言,我沒有畏懼,我似乎變成了巨人。正念一出難相對的就小了。雖然又經過了兩個多月的隔離轉化,邪惡看到我真的轉化不了,就把我轉移到堅定修煉的同修中了,這時我才真的鬆了一口氣。這段時間我真的感到「法」的威力,感到「神人膽大」的真意了。

又經過半年的時間,由於我連續絕食十幾天,而且年齡又大,勞教所看我危在旦夕,就把我放了。

記得在我第一次聽到師父講法時,興奮地大聲喊出了「千年等一回,我就是等他!」別人都驚呆了,看上去我是不由自主說出來的,現在我才明白,那是千萬年前的誓約反映出來的真實體現,我們在師父面前都立下了軍令狀了,發誓助師正法來了,怎麼能毀約呢?那將意味著背叛哪!師父說:「一個大法弟子一旦幹了不應該幹的事之後,如果不能真正認識其嚴重性、挽回給大法造成的損失,一切與那千萬年的等待都將在史前的誓約中兌現。」(《大法堅不可摧》)

在家這幾天經過和功友們的交流,我發現這些被所謂「轉化」的人,絕大部份都不是真心轉化,目前他們的思想極其複雜,真的需要大家在一起交流,叫他們如何在法上提高,認識自己所犯的錯誤的嚴重性,重新走入正法當中來是非常重要的。我發現由於個人的修煉基礎不同,走的路不同,執著心大小不同,所表現出來的思想情況也不一樣。有的人一躍而起,當她認識到自己走錯了路給大法造成了很多損失時,就想盡一切辦法挽回,重新走入正法當中,放下生死之念,不怕加大魔難過關。可也有的人怕丟面子,覺得沒臉見人。師父說:「這點情都去不了那還修甚麼」(《環境》)。其實有「沒臉見人」想法的人還沒有真正從法上認識到自己所做的錯事的嚴重性,這不只是個人的面子問題,是對師父,對大法堅不堅定的問題,還能不能修的問題。還有一些人怕再被邪惡抓走,怕不是最大的執著嗎?怕是橫在我們修煉路上的絆腳石,其實也是過不去生死關。師父說:「作為一個修煉的人,這個污點如果不能洗刷掉,將意味著甚麼,你能想像得到嗎?」(《路》)。做為一個修煉的人,在我們怕這怕那的時候,為甚麼不想一想我們的大錯給大法帶來的負面影響,給大法造成的損失呢?毀約(兌現誓約)究竟意味著甚麼?一言萬鈞啊!師尊為我們承擔了歷史上欠下的一切,我們怎麼還能為私為我的想這想那呢?為甚麼不考慮如何對大法負責,為自己負責呢,如果我們不敢走出來,那不正是邪惡所希望的嗎,不正是舊勢力企圖破壞正法的邪惡安排嗎?我們就是要衝破舊勢力的安排,全盤否定,跟上正法的步伐。

師父說:「如果一個修煉者無論在任何情況下都能放下生死之念,邪惡一定是害怕的;如果所有的學員都能做到,邪惡就會自滅。」(《去掉最後的執著》)。

還有的人說:她被「轉化」就是這樣安排來的。對這樣的人我想即使真的就是安排你來和大法做對的,嚴重地說是來破壞法的,那不是舊勢力安排的嗎?師父說:「這一切我是不能承認的,所以要清除它,包括這場邪惡。」(《李洪志師父在北美大湖區法會上的講法》)。師父都不承認舊勢力的安排,你怎麼還能承認呢。師父說:「在這開天闢地都沒有過的慈悲與佛恩浩蕩下,如果還做不好,怎麼會還有下一次機會呢?修煉與正法是嚴肅的,能不能珍惜這段時間,其實就是能不能對自己負責。」(《正法時期大法弟子》)。「目前對於舊勢力來講是徹底的鏟除,無論參與的是正與負的生命。正法中正在將參與其中的邪惡生命統統淘汰,無論其層次多高。」(《路》)

我們都抓緊時間學法吧,正悟回來,全盤否定舊勢力的安排,回到正法當中,大法弟子們已經在用正念除惡了,而我們怎麼還在自我的小圈子裏用變異的觀念思前怕後的滿腦子是我如何如何呢?為甚麼就不怕自己違背史前的誓約而導致形神全滅呢?!時間這麼緊迫、正法時間不會太長,時機一過悔已晚也。

我希望我們一度走過錯路的、或給大法抹黑了的、或給自己修煉的路抹黑的,都要有勇氣面對現實,不要考慮師父承不承認我是弟子呀,能不能圓滿呀等等。師父在《法輪佛法(在長春輔導員法會上講法)》中說:「我說只要你能學,只要你能修,不管你犯過甚麼錯誤,我都度你。我說我開了一扇大門,其實我開的已經沒有門了,就看人心。大家不要想那麼多,我絕不會和人有甚麼恩怨。你說我好,你說我壞都動不了我的心,所以我能知道你們的心。你想修,你真能修,我就會對你負責。」

讓我們橫下心來吧,在正與邪的較量中決不能讓步。我們雖然有了污點,可我們敢於去認清這是舊勢力給我造下的罪,我們都得還清它,全盤否定,全面清除,師父說:「針對反迫害所做的一切,不正是大法弟子對大法與自己負責最偉大的表現嗎?」(《路》)。我們就是要反對舊勢力的迫害。我就是要把自己當成一個大法中的粒子,當成大法弟子,圓不圓滿不去考慮。師父說:「如果不為你們承擔歷史上的一切,你們根本上是無法修煉的」(《正法時期大法弟子》)。為了讓我們能修煉、返本歸真,我們欠下的一切債,師父都為我們承受了,我們還有甚麼理由不趕快跟上師父指引道路前進呢,跟上正法進程不讓邪惡鑽空子,我覺得我們甚麼都不該多想,就在法上提高,我真的甚麼都不去顧慮,因為我知道師父已經把最好的給了我們。只要多學法走入正法當中,做大法弟子應該做的,我想這個污點一定會,也一定能洗刷掉。橫下心來修煉、正法,我們就能修回去!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