摔倒了趕緊爬起來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1年9月27日】99年7月20日以後,一時不知所措,只是堅持學法煉功,直到春節後才逐漸走出來證實法,國慶節終於走到了天安門。

那天,上午8時許,遊客突然都向廣場東北角集中,過去一看,一輛警車在一圈圈的擴大場地,他們是想擴大空地,外圍人好不容易進入,中間大約有1~2百人被便衣往大客車上抓,有的被打倒在地躺著。有年近古稀的老人,有兒童、有抱小孩的婦女,多數是被警察打著逼著、蹲著,繼而一個一個往車上拖抓,抓滿一車開走,再來接下輛空車,被抓的高喊:「法輪大法好!法輪大法是正法!」

開闊地在不斷擴大,三三兩兩的功友也不斷地向腹地衝入,見此情景,我不顧外圍警察的攔阻,奮不顧身地衝向被抓的人群,此時一位年逾古稀的大娘死活不上車,被便衣拖到車門口鞋拖掉了,衣服撕破了,我想把她救下來,大聲逼問那兩個便衣:「光天化日,你們憑甚麼抓人?為甚麼抓人?」相持了一會一個大個便衣從身後抓住我的後衣領從人群中向外拖我,憋得我喘不過氣來,只好倒退出人群,他問我是不是煉法輪功的,我說:「我是來救人的。」「不是快走,湊甚麼熱鬧?」把我推回到空場外的人群中,此時我完全可以買車票回家。轉念一想不行,現在師父還在遭惡人的誹謗,眼前功友還正遭難被抓。我怎麼能在惡人面前不承認是大法弟子回家苟且偷生呢?我幹甚麼來了。於是我又一次回到了證法的行列中,我們「打不還手,罵不還口」。只是功友之間臂挽著臂,互相勉勵就是不上汽車,累得那些惡警大汗淋漓,現在清晰記得惡警專踢我的左腿讓我蹲下,我的左腿那時正在消業,很長時間不好,自那時起左腿徹底好了。經一番碾轉,下午我們才被送到西城區看守所。

當晚兩名警察提審筆錄時,問我知不知道法輪功被國家定為「X教」?我說知道,因為那是錯的,所以我們才上北京向中央反映法輪功的真實情況。

警察:「為甚麼來這麼多人?」
我:「因為煉得多所以才來得多,再說不得常人有個理就是量變和質變的關係問題,來得人少了國家可能不會重視,來得人多了才能使國家重視起來,要不好能來那麼些人嗎?」

警察:「中央定了就不能更改。」
我:「中央定了就不能更改了,那鄧的案也就不該翻,那也是中央定的。」

警察:「那是歷史。」
我:「每個人每個國家每時每刻不都是在寫自己的歷史嗎?憲法賦予公民有上訪的權力,有對政府批評鑑督的權力,為甚麼剝奪了我們這些煉法輪功的人的權力?

警察:「你們現在是破壞法律實施,給你們這些上訪的定罪也是定破壞法律實施罪。」
我:「我們沒有罪,我們是行使法律賦予的權力,定甚麼那是你們的事,我這是頭一次聽說有這樣的罪名。我想舉個例子看你們定的這個罪名相不相似,譬如一個人對另一個人的臉上吐了一口痰,當另一個人把痰擦掉時,吐痰的人卻說這是破壞了他的行為。天下有這樣的道理嗎?怪不得人們說:「有理得碰上講理的,來到北京才知道我們國家好像找不到說理的地方。」

也許是我說的有理,也許是他的良心發現,一名警察給我倒水喝,還問我是不是幹部,到底甚麼文化程度,在回監號的路上一名警察對我說:「跟你們打了一年多的交道,知道你們都是些好人,確實不反對黨和政府,你們就是覺得國家對法輪功治得太狠才來上訪。」我為有這樣認識的人感到欣慰,為那些至今還在為江XX充當傀儡的人而擔憂。

在監號裏我向犯人洪法,多數人都願意聽,號頭對我也挺好,並說出監後一定找本《轉法輪》看看,並給我留下聯繫地址。幾天後被轉押到奇然大酒店省市駐京辦事處。我們幾個在樓梯上擠坐著,時間不長被當地市區先後接走。最後只剩下我們兩個,這時就剩下那個去西城區看守所接我們的警察,他可能是這兒的頭目,四十多歲、1米78的個頭,也許是他把我們忘了,也許是他依權仗勢,有恃無恐,用酒店內部電話和他的情婦接通電話,開始說了些不堪入耳的話,接下來問「現在還打不打麻將?沒錢先藉著花,我很快回去,就給你錢。」

從西城區看守所到奇然大酒店,雇了一輛小麵包車花了100元。可他和我們8個人每人要了100元錢,那700元錢就是為他的情婦索要的嗎?在西城區看守所裏的犯人多數是嫖娼和吸毒犯。同樣是嫖娼他們在監獄裏伏法,而這個所謂警察小頭目卻能逍遙法外,並勒索了我們這些大法弟子的錢去供養他的情婦。

我去北京上訪被抓後當地派出所一天兩三次到家裏威脅,逼要錢財,先後索要了2120元錢,無任何手續和收款憑據,在當地看守所家裏人為我辦理取保手續時,又交了3000元,當地派出所在不出任何搜查證的情況下,隨意上大法弟子家裏抄家、翻大法資料。

在後來的強行洗腦班上,因我進京上訪過,他們把我當重點照顧,在高壓政策下,迫於無奈寫了「保證書」,自認為寫的「保證書」是和他們玩的文字遊戲。並在「保證書」後面寫上了「堅修大法緊隨師」。這樣自認為也算過關了,現在看來這是變異思想、執著心在作怪,根本不符合大法弟子的行為。在此我鄭重聲明,所寫的保證書之類的東西全部作廢,真正地堂堂正正地做大法弟子,無愧於師父的慈悲苦度,也誠懇地希望像我這種情況的同修跌倒了趕緊爬起來,加倍補償自己的過錯,努力洗淨自己的污點,跟上師父正法進程。

當認識到自己的行為不符合大法要求時起,我加緊向世人講清真象,有一次在公開場合洪法時,一位青年說:「現在你還敢談法輪功,我去派出所報警。」 我說:「可以,最好你聽我說完了再去不遲。」 當把自焚事件的真象說完後,他說:「原來是這樣,江XX怎麼這麼沒有正事?」

又一次,一位司機曾這樣說:「一開始宣傳法輪功不好時我還相信,可後來電視再說就不信了,因為現在我們國家是假話多,實話少,正好反著,宣傳不好的可能是好的,說練功死了1千多人,但從電視看都沒有法醫鑑定,怎麼能算數呢?」當他了解了4.25事件的因由和自焚事件的真象後,感慨萬千,認為大法弟子才是真正善良、正直之人,他稱讚李老師偉大,並終於入道得法。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