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上訪遭遇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1年1月21日】 我是12月25日上午到天安門廣場的,當時廣場上有三、四輛警車,不斷有人被抓,打條幅的景象此起彼伏,我和三個功友在紀念碑正北,面對天安門城樓打開了五米長的「法輪大法是正法」的黃底紅字布幅。沒1分鐘就衝過來幾個人把我按倒在地,接著一輛警車開來,跳下來幾個警察把我們往車上拉,我剛把條幅搶在懷裏就被他們推到車門口,我想不能被邪惡帶走,腳踩車門向回彈,不上車,公安拳腳相加,我大聲喊「法輪大法好」,圍觀的遊客很多,我想邪惡真是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了,當著這麼多人大打出手。

他們把我推到車門口我又彈出來,來回了3次,最後還是被推上車,沒等我看清車裏的情況,車門又開了,一個50多歲的老年婦女被推得仰面坐在車門口因為她也不上車,幾個警察朝她拳打腳踢,而且有個警察手裏還拿著橡膠棍!我把條幅交給一個功友,大聲喊著「不許打老人,你們誰沒有父母?」跳下車去,擋在那個老太太前面,又一頓毒打之後我被擰著胳膊抬上車扔在底板上,有個警察踏住我的胸口壓得我喘不上氣來,這時前面有個功友喊「不許打人」,踩著我的那個警察就用橡膠棍打他,我大聲喊「公安打人啦!」,不停地喊,那個警察打了前面那個功友一會兒,又開始打我的兩腿,我還是喊,他又用橡膠棒往我頭上打,他說「別喊了」,我就說「不許打人!」打了幾下他就不打了。

不一會兒車開到天安門公安分局,我被拉下車,有的警察看到我很吃驚,就問押我的人,「這個人怎麼打的這麼厲害!」,那人說:「他打警察」,我馬上大聲說「沒有!是他們打老太太,我制止他們」。到了院子裏,大約有一百多名功友,男女分別站在兩邊,大家一起喊「窒息邪惡」、「法輪大法好」等口號。後來有些女功友向門口衝去,二三十個公安堵在門口,拳打腳踢,有的還拿著橡膠棒打!有一個年輕的女功友被打倒在地,警察有的從她身上踩過去,我大喊一聲「不許打人」,衝上前去,劈頭蓋臉的還是拳頭和橡膠棒,我一伸手抓住一個橡膠棒,那個公安還衝我樂,我使勁往回一奪,才發現那個橡膠棒已經打折了!我很快就被按倒在地,有個警察還拿了把摺疊椅衝我比劃了兩下。幾個警察提著我,把我拖出大門,又提到一輛大客車上,緊接著十幾個功友也被帶上車,還有大約十個警察在車上。

車啟動後,有些功友警察讓他們蹲著,有的不蹲,公安就打,大家就一起高聲喊不許打人,亂了一會公安就不再打人了,功友們就跟他們講道理,一路上都在洪法。而我一直在底下躺著,也不知甚麼時候頭被打破了,覺得頭又疼又脹,覺得坐不住,周圍的功友看到我的樣子都很難過,躺了大約20分鐘就覺得沒事了,也能坐起來了。車開到大興縣看守所,很多派出所來領人,我和另一個功友被接到金星派出所,他們讓我們報出姓名和地址,我們拒絕回答,一邊絕食絕水抗議,一邊堅持學法煉功。到了27日,他們還是不放人,而且所長還威脅要給我們灌食,我抗議,結果金星派出所馬上把我送到大興縣看守所拘留。

到了大興縣看守所辦手續,我不配合,他們就抓著我的頭髮照像,我就閉著眼;掌紋、手印我不作;拘留證我不簽字也不按手印。有個民警過來給了我一個耳光,我說「你憑甚麼打人?」他們馬上給我帶上背銬、腳鐐和頭盔,並搜走了我身上的錢和一小本經文,給我編號為「1549」。

28日要給我輸液,我表示拒絕,他們就把我手腳都綁在床上強行輸液,而且還叫了兩個勞動號來值班,其中有一個十七歲的被拘留的(據說是看守所曹指導的姪子),他指著另一個姓丘的20多歲的勞動號說:「他就是大魔頭,我就是繼大魔頭之後的小魔頭」。他倆在我輸液的時候輪番折騰我:大魔頭吸煙往我臉上、鼻子裏噴,嘴裏污言穢語,還做下流動作;輸液後來胳膊都腫了,只好從腳上輸,他給我脫完襪子手往我嘴裏抹。小魔頭擰我的鼻子,用鐵片撬我的牙,用碘酒棒給我畫了個大花臉,還在我額頭上寫了個「王」字罵我。我用平靜,祥和的心去承受、無怨無恨,最後值班的民警看不下去了,用酒精棉球把我臉上的碘酒擦掉,後來大、小魔頭也不鬧了。

31日輸液時我決心拚命反抗,因為配合他們是縱容邪惡,雖然被綁住手腳,但是還能動,只要大夫一扎針我就動,他們三、四個人按住我才扎進去,但我打針的手不停地動,必須一個勞動號一直按住我的手,氣得大魔頭一會彈我的鼻子,一會砸我的腿,一會照我肋下搗一拳。有個女民警還用皮鞋踹了我的頭兩腳,我心裏真為他們嘆息,真的一點善心都沒有嗎?對一個五、六天不吃不喝被綁在床上的人這樣對待嗎!輸了一瓶後,我的右臂腫了,他們又換左手,這次我用盡全身所有的力量反抗,他們有人坐在我胸口上,用被子捂住我的鼻子不讓我呼吸,有人拿棍子打我的腿,有2、3個人按住我的手和胳膊,扎破了好幾次還是扎不進去。最後他們用三塊木板把我整個左臂牢牢捆住,再把木板釘在床上,用棉被蒙住我的頭,才扎進去,那時我的左臂因捆得太緊已經沒知覺了。到了1月3日輸液我就不那麼反抗了,覺得人的這一面承受能力有限,但也不知怎麼辦好。

這時一起輸液的功友大約有20多人,分4個屋輸液,我們這個屋大多數都沒報姓名和地址,看守所都給編了號,大家在一起交流。最早進來的是1509號,是12月22日進來的;1547號和1526號是12月23日進來的 ,其它是12月31日來的比較多;像1603號都是先分到各派出所,各派出所負責查出姓名和地址,有的派出所騙學員說只要告訴姓名和地址馬上送到火車站讓自己買票回家,結果學員說了以後就被送到看守所;不上當的學員大多數嚴刑逼供,不論男女老少。我們同監室的江西的功友就被打了10個小時,後來銬在院子裏脫了褲子用涼水澆,最後承受不住就說了。1526號都快60歲了,警察把他的腿打得傷的很厲害,10多天都消不了腫。一般知道姓名和地址的兩、三天內當地派出所就來接人;帶編號的也經常有各地來的警察辨認。元旦以後抓得人很多,聽說大興縣看守所也滿員了,不再進法輪功學員了,後來出來以後才知道有的功友被分到外省甚至東北省份去了。

到1月5日輸液時,很多功友都被領走了,人越來越少;像1509號都滿半個月了,還不放人。我覺得太被動,太消極了,和1603號及1526號商量主動消除邪惡。1月9日,監室的犯人都勸我,也說這樣下去不會放人的,據說每月撥給看守所10萬元醫藥費給學員輸液(一般一個犯人一天藥費是0.3元),為的就是把人關在這兒,而且每查出一個人來管教民警據說發200元獎金,怪不得1526號都那個樣子也不放人。我監室的管教也給其他犯人施加壓力,讓他們勸我進食。雖然我絕食絕水,但一直在給本監室的人洪法,他們都知道大法教人向善,有的也決心棄惡向善,所以他們見我毫不動搖,也就不勸了。上午聽說公安局一個局長來看守所開會,1603號被提出去了,可能是放了。我想「一個心不動,能制萬動」,不去想它,到了下午6點,看守所把我和另外兩個功友送到黃村火車站,用我的錢買了三張去天津的票,然後一直把我們送上車。

回來後,想一想這半個月,剛開始時念很正,護法除惡。後來在看守所裏總想著趕快出來做大法的工作,腦子掛的事太多,除惡的正念逐漸消減,又執著著出來,人的想法觀念又往出冒,最後被逼得忍無可忍,無路可退,才又找回了正念,全力窒息邪惡,才出現轉機,最後衝出魔窟。再有在整個過程中,感覺到自己承受的太少了,表面上看痛苦很大:開始頭被打破,太陽穴腫了個大包,左眼也腫了,鼻子、嘴裏都是血,到了看守所帶了12天背銬腳鐐,手腕上磨了個血泡,晚上睡不著,到最後5天基本上晚上都是坐著也不躺了;輸液致使雙手臂都腫了,兩手腕處、左臂彎處都呈紫黑色,但半個月來沒有甚麼痛苦的感覺,我知道在正法修煉中實質上的東西都是慈悲偉大的師父替弟子承受了,但這又算是弟子在建立威德,其實我們承受的只是形式上的那麼一點。真是用甚麼語言也無法表達師父的偉大和慈悲。我們必須跟上正法進程,發揮正法一粒子的作用,否則真是愧對師尊。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