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靜念正闖魔關

關注度:
【明慧網2001年1月19日】 我心靜如止水,帶著大法可以從人的最微觀上改變一切的法力,抱著鎮邪滅亂、圓融不敗的強大正念,又一次用最誠摯的心進京證實大法,想走得更正,圓融更高的標準助師正法。

12月21日上午,我在天安門前接連打出三個橫幅,喊著口號向世人證實大法,讓邪惡曝光。於是被押到大興縣吉林省辦事處審問姓名、地址,不說就打。認識到這幫地獄小鬼已經無可救藥,便犯不上跟他們講道理,不知道一句"惡有惡報"能否制止他們的邪惡,便用沉默來否認他們對我的控制關押。

於是邪惡扔掉了偽善的面具,開始顯露原形。我越不迎合邪惡勢力,越抵制邪惡,他們就越顯得不安與無奈。這也是"一正壓百邪"吧。他們企圖用手銬背銬著我,把我推倒在地上打我,我用力不讓他們銬,鋼製的手銬銬上後竟然被我接連拉開兩次!大法的威力震懾了邪惡。他們又用腳跟踹我全身,用電棍、鋼針,電我、扎我的腳心等處。我想到了師父,想到了大法,自己應該達到標準,使邪惡沒有理由加重迫害。我放下了怕心,這些手段對我不再起作用了。正如師父說的,「如果能把那個心放下之後,那個物質的本身並不起作用,而真正干擾人的就是那顆心。」(《轉法輪》)。折騰了一天,邪惡無可奈何地回去睡覺了。

如何去掉這一難呢?《轉法輪》裏說:「要想好病、祛難、消業,這些人必須得修煉,返本歸真,這是在各種修煉中都是這樣看的。」修煉中不斷地圓滿不同層次的標準,不斷擴大自己的容量,使難變小,去掉這一難。

在這種情況下我悟到:消極承受邪惡的迫害來消業是邪悟,如何走出去,向那些在危險的邊緣的不明真相的群眾講明真相、證實大法、救度眾生才是正悟。不能在愚見所劃的框框裏爬行,應該破除謬見,予以正見。況且一個真正的神容忍邪惡的迫害不是變異嗎?不是舊勢力用不正的因素干擾師父正法嗎?決不能讓邪惡得逞。走得正,才能助師正法。我應該最大限度地捨棄我所有的一切,從邪惡的控制裏解脫出去。

我便先找機會,從拘留所跑了出去,被邪惡發現,又押了回來,看得更緊。想到不明真相的群眾,應該珍惜大法給予的每一分每一秒,如何更快地解脫呢?後來我被轉到某駐京辦,那裏的警察經常打電話要把我送走,"本性的一面為甚麼不正法呢?"心想電話打不通,果然打不通,第二天他們又打,費了半天勁還是打不通。我悟到這是師父給我機會讓我解脫,「將來到高層次上修煉,不用我告訴你,你自己就知道如何做了,那時有另外的狀態了」(《轉法輪》),去掉了對大法的不信,去掉了考驗法有沒有威力的魔性,純淨了自己對大法的堅信,使大法的威力在人間展現了。

於是選定一個機會在警察熟睡時,逃離了魔窟。不料被幾個巡邏的警察抓進了駐京辦對面的拘留所,心想,他們一找不就找到我了嗎?這次又失敗了嗎?開始不安起來。忽然悟到了這是人的一面,這都是自己的關,一定能過去,放下常人心,一定能出去。果然,上午8、9點就要放我。我心想,天黑了放比較好,找我的人不容易發現我,便有意無意地問他們天安門在甚麼地方,他們懷疑我上訪來了,又把我關了起來。到了天黑了,正好是我設想的時間,我還沒來得及告訴他們我要絕食抗議,他們就把我放了。

以前自身做得不正的地方,給師父的正法帶來了許多負面的影響,在慈悲偉大的師父用巨大的付出和承受延長來的時間裏,我要爭取做得更好,走的更正,緊跟師父正法的進程,助師世間行!

(個人體會,請指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