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信正悟

——記元旦護法經歷

關注度:
【明慧網2001年1月18日】 想一想為我們耗盡一切的師父,至今還承受著邪惡的暗殺、誣陷。想一想獄中的同修在承受著非人的折磨,度日如年。他們為甚麼?他們不是為了眾生覺悟,為了我們修煉提高,使得時間得以延續嗎?他們承受得太多太多,我做得太少太少。想到這裏,我的淚水流了出來。進京正法,除盡邪惡的正念充滿了我的身心,我還有甚麼不能放下呢?我為以前沒做到無私無我的正覺而感到慚愧。於是我決定元旦進京正法。當決心升起時,我真覺得自己的思想像鑽石一樣堅固。雖然眼前經常浮現出十月一日期間天安門正與邪驚心動魄較量的場景,但不足以阻擋我的正念。

於是在聖誕節期間,我在家鄉某市一天發完4000餘份傳單後,第二天踏上了進京的列車,並帶上了近1000份不乾膠網址傳單,這是我第五次進京了。來到北京後,雖然地理情況不熟,但憑借地圖排除這一障礙,三天內在主要路口、停車點、行人天橋等處張貼完。期間也遇到了磨難,但正因為磨難的出現,使我更加體會到了大法的威力,同時使自己心性得以提高,感謝磨難使我更成熟。記得有一次在警車呼嘯而來的時候,忽然一陣大風刮來,黃沙滿天遮住了車輛、行人的視線,我得以脫身。我清醒地悟到是師父保護了我,我應該更加努力地做好。還有一次當貼至工商大學附近時,因離趙昕家不遠,便衣特別多(事先不知道),有一名便衣喊我站住,我一怔,不能輕易讓他們帶走,於是騎上自行車就跑,他也騎自行車追,追出三里地,我回頭看它氣喘吁吁,喊我停下,我想沒那麼容易,於是拐進了胡同,得以脫身。當時完全沒有疲勞的感覺,大法的威力再一次體現。

31日在同修的接引下,我來到某處,這裏早已聚集了來自全國各地的近百名大法弟子,其莊重神聖的場面令我肅然起敬,彷彿進入了修煉回升的熔爐中。大家學習了明慧網近期的文章,學習了老師的經文,互相交流明天如何堅定地證實大法,揭露邪惡。有消息傳來說當天下午天安門要戒嚴,有的同修迫不及待地說,我要趁未戒嚴之前踏入天安門正法。於是一部份同修立即取出備好的條幅「法輪大法好!」「還法輪大法清白」等字樣,走向車站,奔向天安門,那護法的心情啊!對大法的至誠啊!該怎樣形容……

這天晚上,有些同修為第二天的準備徹夜未眠;有的同修凌晨三點起床,備好條幅,整裝待發;發傳單的同修稍微晚一點,因為要到行人集中的地方散發。我拿到傳單後,心中想,是鋼要用在刀刃上,於是選擇了去長安街。雖然它們戒嚴,但我想總會有辦法,因為大法是超常的。幾經輾轉。我坐上了一輛途經長安街的公交車,上車後,找窗口處坐好,觀察著窗外的情況,當經過王府井大街路口時,人很多,於是我拉開窗戶撒出去一部份。經過天安門附近時,又散發出去一部份。警察們狂奔亂跑,慌作一團。車繼續前進,經過新華門(中南海正門)時,把剩餘的資料全部發完,這時警察追上來了,將公交車截住,大大小小的警車將公交車團團圍住。我一看,被邪惡圍困了,於是把心一橫想,為了大法,付出生命再所不惜,於是坦然面對。上來一群警察,將我拖下了公交車。我看到路邊眾多的行人,決心盡全力不配合他們,為了師父,為了大法,為了打死的同修,為了關押的同修,為了尚有正念的人,為了震懾群魔,高聲疾呼「法輪大法好」。警察們慌做一團,上來一陣拳打腳踢。身高僅有1.60米,體重不足50公斤的我彷彿聚集了無窮的力量,忘卻了自我,沒有了疼痛,那一刻真正體會到了大法的威力,感到自己在邪惡面前的高大。警察們費盡力氣將車開至我身旁,才將我推上警車。上車後,我大喊:「我是來上訪的,我一定要見朱總理。」有兩名警察試圖制止我,並想抽掉我的腰帶,脫掉我的衣服,我盡全力不配合,並大喊:我一定要見上朱總理。警察無可奈何,忿忿地將車門關上,說先拉走再說,於是我被拉到了某派出所。事後,據警方講,當時正好江澤民和朱總理坐車出新華門,江氏親眼目睹了揭露它邪惡行徑的傳單。

在派出所裏,警察審問傳單從哪裏來的,我是甚麼地方的,我拒不回答,又是一頓拳打腳踢,我大聲喊:既然來了就不怕死。決心用生命衛護大法。警察拖住了我,並拉椅子讓我坐下,口氣緩和了。我心中清楚是因為自己心性提高了,業力隨著消下去了,完全放棄了自我,關闖過來了。警察簡單問了幾句,勸了幾句。我跟他說,我來就是為了上訪,我們當地被打死的煉功者很多,還有無端被關押、勞教的,我想找有關領導反映一下,解決問題。警察流露出了同情之心,說給我找個地方休息一下,於是到了一個房間坐下來等候。一會兒,他們根據工作證上的地址,通知我市駐京辦事處的人將我領至駐京辦事處。

在辦事處,有領導聽說後大為惱火,令手下「教訓教訓」我,給我戴上背銬,開始拳打腳踢逼問資料從何處來的。我跟他們反覆講,我來就是為了爭取大法弟子的煉功自由和大法弟子正常的學習、工作、生活的權利。打了一會兒,停了下來,看看無濟於事,讓別人帶至另外的房間,等候遣送。關押了我兩天兩夜後,通過與他們交談,他們對我也表示出了同情心。在三號早晨,我趁他們出去吃飯的時候,掙脫了兩副手銬,為避免下樓有人認出我來,順手拿起大衣穿上,戴上我的傳呼機,用大衣領子將臉一包,大搖大擺從魔窟中走了出來。

我體悟到了:一切的一切都是因為自己有正念指導,勇於付出和承受,才得以順利過關。老師講:「一念之差也會帶來不同的後果」。關鍵時候的正念是極其重要的,因為是自己真實的心性表現。老師講:「我所講的悟是在你修煉過程中能不能事事都存有正念去對待」(《美東講法》)。我之所以能擺脫邪惡的控制,是因為自己要繼續付出,繼續投入到正法護法的洪流中來,同時走出修煉的誤區,不是「消極地承受」,而是「主動消除邪惡」,證悟「兩腳踏千魔」的境界。

正念一出,力可劈山,
正信正悟,法力無邊。

(不當之處,請同修批評指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