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自己作為在美國的大法弟子應盡的責任的幾點感想

——Thoughts About My Responsibilities as a Practitioner in America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1年1月12日】 從老師在大湖區法會上講法以來,我就一直在思考在當前「正法」時期自己作為一名西方學員應如何做的問題。老師講過(大意)我們在海外(中國以外)得法是有原因的,任何事情也都不是偶然的。因為相對來說美洲的大法弟子比較少,於是我就想每一位在這裏的學員都一定有他特別的能為大法作貢獻的地方。

我是講英語的,很明顯這使得我可以用這裏的人們能夠理解的這種語言來向他們洪法和講清真相。西方人和我更容易溝通,並可以更好地認識到大法不僅僅是給中國人的,而是給所有人的。同時,我作為這裏社會中的一員,有很多親朋好友的交往,這也是與那些從中國來的學員們不同的地方。我無法想像如果我和他們換個位置,我到那個一切對我來說都很陌生的中國社會中去生活會是甚麼樣子。

更重要的是,我的文化和教育背景使得我能從一種不同於我的中國朋友們的角度去看問題,並且有時能幫助他們跳出其思想中的框框。我向他們學習,他們也向我學習。我覺得這就是為甚麼老師講不同的特徵(如內向等)都各有優缺點。我們大家在一起就可以互相平衡,避免我們走極端。

今天我意識到我最有用的東西之一就是我的美國護照。有了它,我可以去世界上幾乎任何一個地方---以前我一直以為簽證只是一種信用卡,直到後來我才發現我的那些中國朋友們連到加拿大去都得要申請簽證。

我聽說1月13、14日香港要召開重要法會。雖然只有幾天就要到了,但我強烈的感覺到我有義務參加。這次法會非常有象徵意義,因為香港現在已是中國的一部份。但是它又實行「一國兩制」,因此法輪功在香港仍然是合法的。從新聞報導中我得知香港政府不顧北京中央政府的惱怒,批准租借了其市政廳的一間大禮堂來舉行這次法會。我很高興香港在這件事上表現的勇氣,為其將來擺放了一個好的位置。

很多台灣學員都想參加這次法會,但他們的入境申請被拒,不能成行。我不理解他們申請被拒的原因,因為香港一直是很好客的,香港有很好的購物商場和美食。但不管怎樣,作為一個美國公民,我只需要請幾天假,買張機票就可以去了。這對我來說很簡單,但卻是非常有意義的。我覺得我可以幫助傳遞一個信息給海外的中國社區:法輪功不是中國的敵對勢力,我們也根本不是像江澤民動用其宣傳機器所誣蔑的那樣。世界將會關注中國對這次香港法會的反應。

當我回到美國後,我只需要一個駕照,就可以去參加1月27日的佛羅里達法會。我甚至不需要請假,因為法會在週末舉行。我認為這一法會也很重要,因為它是第一次大型的西方學員的法會。同時該法會熱情歡迎大眾參加,又是一次洪法的好機會。這一次正好可以交流討論一些與西方學員有關,而東方學員們則可能不好理解的問題。因為西方學員們散布在全美,這也是一次難得的互相認識了解,共同開創我們的修煉環境的機會。

參加法會看起來好像沒有甚麼特別,實際上,它對「修正」我們的環境有很大的作用。就像一個學員是應該只在家煉功讀書還是應該每週去參加一兩次集體學法的問題一樣,在一定層次中,這可能不是甚麼大問題。但在另外的層次中,差別就很大了。集體學法並不僅僅是一起讀讀書。任何參加過集體學法讀書會的學員都知道那是一個很好的討論問題,增進理解的環境。有時在短短的時間內,學員的認識似乎就突破了很多層次。同時集體學法還能使學員在當前這個考驗有時很大的特殊時期保持聯繫。

老師說過(大意)大陸學員和海外學員是一個整體,我們是連在一起的。作為大法中的粒子,他們受到了束縛,但我們可以自由行動,與別人交流。我們應該利用這一自由,走出去告訴世人有關中國形勢的真實情況,同時幫助其他大法粒子開始更加緊密的聯繫起來。當我們在美國的大法弟子讀到中國學員們勇敢的事蹟時會深受感動,但我想,當他們聽到我們西方學員們無私地為大法奉獻時也會感動的。畢竟,我們的心是一樣的。

我們絕不要低估每一位學員的潛能,不管是西方學員還是中國學員。即使一粒小小的原子都有那麼大的能量。但我覺得要在人世間的這個空間中造成影響,這些原子必須結合起來形成份子。比如說,一個小小的碳原子在這個空間沒有太大作用,但它們和一些氧,氫原子適當組合之後,就可以產生各種各樣的複雜的充滿生機的物體。

以上只是我的個人體會,但我認為只有我們團結起來,悟到在這個特別時期我們的特殊職責,才能最終達到比單純的個體相加更大的效果。只有當我們充份利用我們的潛力,和老師給予我們的智慧,我們才真正配得上這部法。

本文譯自:http://clearwisdom.ca/eng/2001/Jan/10/VSF011001_4.html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