趙昕後事側記(之二)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0年12月16日】 初見趙昕的遺容,我有種種想哭的衝動,對逝者的崇敬,對自己軟弱的悲哀,對生命存在意義的思索……

從頭再來是我許下的諾言,可在望著趙昕安祥而平靜的面容時,我卻深深地後悔了。堂堂正正地面對生存與死亡、苦難與幸福,將是一件何等痛快而愉悅的事啊!等待明天,明天的光明卻需要我們自己走出人的封閉和偏見。

讓趙昕安靜地離開,不受到任何騷擾,成為親人、朋友們唯一的心願,可已是驚弓之鳥的公安卻慌得採取了各種措施:先是有人在趙昕所在學院的大門進行盤查,不讓大法弟子入校,後又對趙昕的親人說了一大堆的威脅和警告:不准親人、朋友提法輪功,不准說趙昕是因為煉法輪功而被打死的,不准法輪功的弟子給趙昕送表達心聲的輓聯,不讓大法弟子上護送趙昕的靈車,不准放趙昕最愛聽的「普度」和「濟世」,甚至不准任何人在語言中有帶「法」的字……,不然……。縱是如此,不放心的公安們還數輛車緊跟著趙昕的靈車、跟著護送趙昕親朋好友的車,而在我們最後給趙昕送行的地方──八寶山第三告別廳,廳前的場地、門口,也早已立著一個個身強力壯的便衣們。

明智的同修們早已各自前往八寶山。走向已經排成兩行長隊、胸帶白花、手拿黃白菊的同修中,我有一種自豪而幸福的感覺,為偉大的趙昕,為坦然、從容的同修們。預期下午2:30舉行的告別儀式因為公安部門的干預延期了半個多小時,事先協商好的追悼會沒能舉行,甚至親屬念悼詞也差點被取消,前來為趙昕送行的同修們更是進不了場。在趙昕親人數次強烈的要求下,他們才勉強同意,卻在門口把守著,在趙昕的妹妹為她念悼詞的時候,絕大多數的同修被擋在外面,以場地不夠為由(其實裏面空了很多地方)。

緩緩走進靈堂,獻上一束黃菊,向趙昕、趙昕的親人雙手合十,致以我最崇高的敬意,然後慢慢踏出門去。看一眼外面那群隨時準備衝向我們的便衣們,我忍住了欲滴的淚水。昂首走出告別廳,我和眾位同修們靜候在外面的場地……

目送著載著趙昕遺容和親人的車在同修們依依不捨中遠去,從各方來送別的同修們也陸陸續續地離開。不經意間卻發現路口停車場還有裝著警察的大巴車準備離開,而路口處,幾分鐘前,我們的一位同修卻被一群人在未出示任何證件和未說明任何理由的情況下,強行塞入一輛車中帶走……

生離死別的場景、當前形勢的嚴峻,讓我清醒地認識到:我們必須勇敢面對各種考驗,共同精進,無愧於我們當初的誓言!親愛的同修們,讓我們笑迎我們攜手開創出來的燦爛明天!


(大陸弟子供稿)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