趙昕後事側記(之一)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0年12月16日】 按原定趙昕家屬和學校的協商,趙昕的追悼會計劃於13日下午在北京八寶山第三告別廳舉行,學校和趙昕的家屬將分別緻悼詞,此外學校還負責撰寫趙昕的生平簡介,並在追悼會上負責分發給來賓,趙昕的家屬也可以根據需要製作趙昕的生平簡介,趙昕的家屬同時提供輓聯。此外學校負責派車接送趙昕的家屬和親朋好友,同事等,其家人考慮到可能會有好多學員也要去吊唁,所以向學校提出能否多派幾輛車,學校有關人員滿口答應說,沒問題,來多少人都行,學校有的是車,總之,對於家屬提出的條件,學校滿口答應,還說,作為一個好老師,首先得業務過硬,其次是對學生要好,而趙昕這兩點都做到了,她是一個好老師。雙方商定下午2點從學校出發,大家覺得這樣很好。

據此我們製作了趙昕的生平簡介,簡單說明了趙昕尤其是修煉事蹟,預備發給與會的來賓,希望藉此來讓善良的人至少了解趙昕被迫害致死的真象;製作了輓聯,大多數都是學員送來的,內容和措辭上當然是與修煉分不開的;寫了悼詞,預備在追悼會上進一步向來賓說明真象。大家把趙昕打扮得非常漂亮:身穿紅色衣服,頭上戴著一頂紅色帽子,躺在金黃的被褥裏,襯得趙昕很精神,床上床下,趙昕身體周圍擺著親朋好友,同事,同學等送來的各色鮮花,床頭點著文香,趙昕的房間裏沒有喪事的氣氛,大家進進出出的,都願意多看趙昕一眼,都願意在她的房間裏多呆一會。已經是第三天了,趙昕的臉還是白白淨淨的,嘴唇也很紅,只是很瘦,嘴不是很合攏,似乎在訴說著甚麼。

趙昕的母親隔一會兒就要到趙昕的房間裏去看看她,摸摸趙昕的臉,每當有客人來看趙昕時,趙昕的母親就向客人嘮叨:看看趙昕的臉多好看……來吊唁趙昕的除了學員外,還有許多生前的同事,同學,學生,甚至她在商學院上學時的教師,他們有的哭得很傷心,有個學生說,他從沒見過像趙昕這樣的好老師,有一個年齡很大的老太太是趙昕生前大學的老師,和趙昕住在同一樓層裏,一直就在這裏陪著趙昕的父母,這些使老人多少有些寬慰。學員還特意用黃布紅字製作了一個寫著「承受無名苦難,呼喚正義良知」的一塊大布,蓋在趙昕身上。大家一致認為,開追悼會的主要目的就是要揭露邪惡,說明真象,普渡眾生,趙昕的家屬也認為只有這樣做才能對的起在痛苦中煎熬6個月,最終無聲離去的趙昕,大家分頭行動,一切很快準備就緒,就等著下午如約出發。

然而,卻發生了令人氣憤的變故。

上午,北京市公安局的人來到學校,找趙昕的妹妹和母親出去「談話」。原來學校擅自將輓聯的內容複印送交給公安局的人,可能也向他們彙報了家人的態度和想法。他們對趙昕的家人說,不能在會場播放大法音樂,不能散發有法輪功字樣的生平簡介等,不能在輓聯中出現與大法有關的字樣,不能在悼詞中提法輪功的字樣,甚至不能提趙昕是修大法的,總之一句話,哪怕是大法的一個字他們都不准,甚至連「法」這個字他們都不准說,然而這卻深刻暴露了他們那膽怯的心理:他們懼怕大法,懼怕被揭露的心態昭然若揭!同時,還威脅趙昕的家人說,如果誰做了,他們就當場抓誰,出了事自己負責等等。趙昕的妹妹趙紅氣憤至極,不等他們說完就憤然而回。大家聽後也都非常氣憤,趙紅說:「我們太天真了,我沒想到他們會這樣做!當時答應的好好的……」大家也都議論紛紛,說,他們這樣做無非是害怕他們可恥的行徑被人知道,他們害怕曝光,他們的目的就是想悄無聲息的把事情給辦了。後來趙昕的母親也回來了,帶回來學校也是這個意思。趙昕的幾個堂姐和堂兄雖然也很氣憤,但說甚麼胳膊擰不過大腿,他們勸趙昕的父母和妹妹還是按著他們的意思辦,趙昕的父母顯得疲憊不堪,他們一方面對校方和公安的做法感到無比憤怒,另一方面也希望能最後平安地送走趙昕,半年來她們照顧趙昕,為趙昕的冤屈四處奔波,確實是疲憊到了極點,趙昕的父親有病,這些天每天都吃很多藥,家人勸他不要去送趙昕了,但他執意要去,當初他為了申訴冤屈四處奔波,曾一度被檢察院、海澱公安分局等氣得病倒,老人躺在床上渾身發抖,但現在他常常一個人坐在那裏一句話也不說,只是一個勁兒地流淚,真讓人感到心酸。是的,我們還有甚麼可說的呢!趙昕的妹妹開始堅決不肯,說:「人都死了,他們還想怎麼樣,想抓人,就來抓,來抓我,我不怕......」但是她一方面卻非常擔心大法弟子的安全,我們都為趙紅的正直感動,趙紅以前不修煉,自從姐姐出事以後通過姐姐的影響和學員的接觸也學著以煉功人的標準要求自己,還常常用師父的話安慰姐姐。趙昕停止呼吸那天晚上,她長時間的坐在旁邊拉著姐姐的手,淚流不止,還向別人說,她總感覺姐姐的手還有脈搏,人家告訴她是自己的手在跳,她總是不信,由此可見姐妹間親密的感情。最後在家人的極力勸說下,勉強同意修改悼詞,更換輓聯,但她總想在悼詞中告訴別人趙昕是修大法的,她是被害死的!!後來我們認為還是應該儘量尊重家屬的意見,同時我們也勸說他父母覺得能對的起趙昕就行,至於說弟子的安全,勸他家人不必擔心,想怎麼做都是個人的意願,被抓走那是公安局幹的,不是我們的錯,同時我們也盡力通知所有的弟子一定要注意安全。

臨近中午時分,學校有關方面來人讓準備好,說,家屬和學校的老師坐中巴去,其他人員一律坐校外的大巴去。大家一聽就覺得不對頭,質問說:「昨天還告訴是兩輛大巴,現在就給少了一輛,我們這麼多人怎麼裝的下,還讓分開坐,究竟是甚麼意思!」學校的人搪塞了一下就趕緊出去了,明顯是怕我們去人多,不讓去。大家議論紛紛,其中一個女弟子坐那裏直哭,說:「我照顧趙昕那麼長時間,最後想跟著送送她都不行,都是些甚麼人,都讓步讓到這份上了,還不行……」,這位學員曾經照顧趙昕很長時間,和趙昕有著深厚的感情,臨進來時,她買了一個花圈想放在樓下,可是在學校大門口把門的就是不讓進,她和他們據理力爭,最後大吵起來,引來很多人觀看,當著很多人的面她罵他們:「你們還有沒有一點良心,還有沒有人性,活人死了,死了你們還折騰。」最後趙昕的堂姐出面才讓進來,進來又不讓放在樓門外,必須放在裏面,於是這位學員又和他們評起理來。最後他們讓她去打電話詢問是否允許,可她剛一轉身,他們就趕緊把花圈拿到樓裏,然後又表面很鎮靜地趕緊出來,真象他們家死了人怕人知道一樣,氣得我們學員只得上樓。

靈車終於來了,是一輛小巴,我們和趙昕的親人一起小心地把趙昕從床上抬起,放入棺材,又小心地抬下樓,又小心地抬入靈車。趙昕的堂兄和妹妹坐在靈車裏,我們和趙昕的父母和學校的有關人員坐一輛中巴,臨上車在車門口還真有人盤問誰不是家屬,那個是甚麼書記的中年婦女反覆盤問我們一個女學員,原來這個學員因為車的問題質問過她,真是狹隘小人。最後趙昕的母親說她是趙昕的表妹,這才放行。兩點左右我們開始從學校出發。從宿舍到學校大門這段路上,到處是來送趙昕的人,有的拿著花,有的抬著花圈,有的跟著車往外跑,有的往裏來,有教師,有學生,更多的是我們學員,有的已經白髮蒼蒼,有的哭泣著……。然而奇怪的是在學校門口我們並沒有看見學校準備的大巴,原來他們不等我們出來就先急急忙忙地開走了,後來有人說,大巴只讓學校的人上,不讓其他人上,沒車坐的人只得自己想辦法。在校門口還發生這麼一件事兒:一名西方男子看到門口有花圈,還有許多人在那裏等車,就去問,誰死了?多大年紀?怎麼回事兒?他們回答:趙昕,32歲,煉法輪功的,被打死的,知道嗎?這時一個便衣上來,甚麼也沒說,一把就把老外扯到旁邊,老外差點摔倒,看來這群便衣到是沒有國民黨漢奸那種崇洋媚外的秉性。出了校門,我們跟著靈車向八寶山駛去。

進入石景山區,在那條通往八寶山的筆直大馬路上我們發現在馬路兩邊有警車,還有警察探頭探腦的,看來他們早就守候在這裏了,又發現在我們後面跟著四輛依維柯警車,裏面坐滿了那些膀大腰圓的,身穿便服的人,也有警察。靈車很快來到八寶山,一到大門口就看見裏外都是便衣在那裏遊動,有幾十人。院子裏一直到告別廳也到處是便衣,他們或站或走,或木然地觀望,或表情猙獰,或面目可憎,這場景象天安門,像永定門信訪局。第三告別廳門口已經排起了長隊,每個人的手裏都拿著一束黃色的菊花,每個人的胸前都別著一朵白花,秩序井然。工作人員領趙昕的父母到休息廳,我們來到隊伍裏,有人送我們每人一支菊花,一朵布做的白花,我反過來看,後面寫著「萬佛圓」三個字。隊伍裏不斷有人進來,大約有三四百人的光景,大部份是我們學員,也有很多是學校的老師和學生,我前面站的就是一個上了年紀的教師模樣的人,穿一件黑皮衣,圍著圍脖,他回頭對我說:「我在商學院呆了37年了,唉!」他長長地嘆了一口氣,又說:「前幾天部裏的一個局長在這裏,第四廳,才幾十人......」在簽到處,一個人向他問好:「您也來了!沒通知您。」他說:「我打聽著來的,上午才打聽到是在這兒。」趙昕的母親在兩個人的攙扶下向隊伍走來,滿臉是淚,合十頻頻向大家致敬:「謝謝,謝謝,謝謝大家。」幾個老太太也跟著哭起來,真是難受。我們在門口耐心地等待著,等著最後再看趙昕一眼,等著最後向趙昕告別。

然而門口卻爭執起來,我們聽到趙紅心急的喊聲:「你們要幹甚麼!」「不給,你們幹甚麼!」「放開!你們放開!」,又聽見另一個聲音:「你得拿出來呀,不拿出來怎麼念。」還看見幾個便衣模樣的高大的人在那裏忙來忙去,原來它們不想讓趙紅念悼詞還動手搶!但它們沒有得逞,趙紅拼死也沒給它們。後來趙昕的母親又出來,對大家用顫抖的聲音說:「進去,都進去呀,我知道你們是來送趙昕的,都進去。」原來它們不想讓我們進去,真可悲!隊伍前面的人也喊道:「為甚麼不讓進,你們想幹甚麼?」後來他們只讓我們很少的人進去,說大廳小,人多裝不下,其實那裏面還可以裝很多人,他們無非是害怕更多的人聽到趙紅的悼詞,怕人多,怕我們怎麼樣,其實我們甚麼也不想怎麼樣,只想來送送趙昕,可是他們就是怕,是的,他們怕,一開始他們就怕:趙昕離開的那天晚上,他們就想把趙昕弄走,他們怕!門口人來人往的去吊唁趙昕,他們把學校的小門關上,晚上只讓人從正門走,他們怕!樓下有人監視,花圈不讓放在樓下,他們怕!不讓別人坐學校的車,他們怕!在學校門口毆打西方人,他們怕!路邊有警車,他們怕!車後有警車,他們怕,八寶山裏,裏裏外外,便衣成群,他們怕!不讓念悼詞,他們怕!不想讓人進告別廳!他們怕!不讓發有大法字樣的趙昕生平,不讓掛有大法字樣的輓聯,不讓念有大法字樣的悼詞,他們還是怕!是的,他們怕,怕人知道趙昕的死,怕人知道趙昕屈死的真相,怕人知道大法的真相,他們當然要怕,因為他們預感到自己那痛苦的下場,知道大法真相大白之時,就是他們償還罪惡之日!那就讓它們怕吧,下地獄總是要怕的。

告別廳不像學校說的那麼大,趙昕平躺在中央,頭頂牆上掛著遺像,遺像上的趙昕笑得很甜,房間四週擺著花圈。我們靠牆站好,趙紅念悼詞:「首先,我代表我的父母及親人,向今天來參加葬禮的各位朋友,各位同志,表示衷心的感謝......」告別廳鴉雀無聲,只有趙紅那激憤的聲音,廳裏廳外,人們都靜靜地聽著,那是血淚控訴的聲音!這聲音,使人想起了趙昕在病床上那痛苦的煎熬,這聲音,使人想起了趙昕躺在病床上的日日夜夜,趙昕的父母嗚嗚地哭著,許多人也淚流滿面。趙紅的悼詞雖然沒有說甚麼,可是這裏的人誰都明白是怎麼回事,無論是親人,朋友,還是同事,無論認識的,不認識的,無論是修煉的人,不修煉的人,甚至這裏的便衣,警察,還有工作人員,他們誰都知道是怎麼回事,這是無聲的控訴,躺在這裏的趙昕已經說明了一切。悼詞念完了,然而學校卻沒有如約致悼詞,他們事先沒有聲明,事後也沒有說明,就想不了了之,後來在回去的車上趙昕的母親質問那個甚麼書記,她支支吾吾:「回去和你說」。接著開始舉行告別儀式,大家按順序進來,每個人的手裏都有一支菊花,大家把花輕輕放在趙昕的身體上,然後向趙昕致敬,有的鞠躬,有的合十,有的俯身看看趙昕,有的還回身向趙昕的親屬致敬,然後默默地向出口走去,一個穿黃色過膝棉襖的中年婦女進來,把手裏的花輕輕放在趙昕身體上,然後站在趙昕的頭前,默視片刻,然後畢恭畢敬地向趙昕雙手合十,昂然走出門去,那挺拔的身影,那漠視一切的表情,使我不由想起師父「世間大羅漢,神鬼懼十分」的詩句;一個白髮蒼蒼的老太太,顫顫走來,哆嗦著把花放在趙昕身上,淚流滿面,頻頻向趙昕合十,我知道,她不止是為趙昕而哭泣,更多的是為大法在人間的不平哭泣;

一個十幾歲的小男孩走進來,向趙昕獻花,合十,趙昕的父親拉著小孩兒的手,痛哭失聲,不住拍著小孩兒的肩膀。漸漸地趙昕身上堆的花越來越多,放不下了,外面的人還進來,就放在遺像前。最後我們和家屬向趙昕三鞠躬,工作人員小心把趙昕推走。


後記:
一位青年男功友在離開八寶山時被他們抓走,原因不詳。
有一個據說是美聯社的記者在攝像時受到便衣干涉。
據說商院一個聯繫法新社的學生也被跟上,是否被抓走不詳。


(大陸弟子供稿)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