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願未了的趙昕

關注度:
【明慧網2000年12月15日】 「趙昕走了,她去天堂了」。這是趙昕的媽媽在趙昕剛離開後,對關心過趙昕的人哭訴的一句話。

12月11日下午六時五十分,趙昕在經過了長達六個月之久的沉重磨難之後,不得已走了。她走得無奈、那樣不甘心,因為法還沒有最後正過來,師父還在替我們承受著巨大的苦難,弟子們也還在受苦,這樣以致於她的雙眼久久不能閉上,她的雙唇久久不能合住。是的,她多麼想親眼看到法正乾坤的最後圓滿結局,她多麼想再親口向世人說明真相,再「助師世間行」。

曾記得在「十.一」那天,趙昕強烈要求用輪椅把她推到天安門廣場去護法。後來輪椅買好了,但大家經過再三考慮覺得她的狀況實在去不了,她的這個願望才沒有實現。但當天下午你得知眾多的大法弟子前仆後繼的護法壯舉後,趙昕心裏多痛快啊,多日不好好進食的她那天吃了好多。

趙昕的身體在她的宿舍裏呆了兩天左右。她雖然瘦得皮包骨,但面龐非常安祥,皮膚細膩奶白,嘴唇就跟化了裝一樣鮮紅,讓人以為是塗了口紅。因為趙昕生前從不喜歡化裝,所以家人尊重她的心願,沒有給她整容。聖潔的她,沒有整容卻勝似整容,她還是那麼真實、熟悉、親切。

趙昕在人們心中雖死猶生。雖然她的宿舍早已日夜被監控,無數的人們仍陸陸續續地前來看望,人們情不自禁地訴說著趙昕對他們的好。趙昕的無私、厚直、善良、寬容、大度,等等等等,給大家留下了美好深刻的印象。有一件事也很感人,趙昕以前是帶課,有課來,無課走;後來因煉法輪功,被罰坐班,成天在辦公室裏,不能離開,她毫無怨言,任勞任怨。人家不愛幹的,她都幹,照樣認真負責,沒有事了,就知道看書。同事們看在眼裏,記在心上,覺得她好得不可思議。

由於趙昕的父母年邁體弱,尤其是她的父親有心臟病,動輒就病發,點滴不斷,經常守在趙昕床前哭,對身體很不利,所以就決定早點把趙昕送往八寶山火葬場。12月13日下午2:30開追悼會。當日校園頗不太平,到處是便衣,趙昕的親人買個花圈進校門也受阻止,最後求人百費周折才許進來,但被要求花圈不許放在樓門外,得放屋裏。

當趙昕的身體離開學校時,她身上蓋單上因寫著「承受無名苦難,呼喚正義良知」也被強行撤走。市局讓家人通知大家,不能有任何有關法輪功的行動,只要有馬上抓,決不手軟。在靈車出校時,有三輛裝滿便衣的市局的車緊隨其後。八寶山前後,均有警車與便衣,念悼詞時,悼詞的手稿他們都要強行拿走審,趙昕的妹妹非常勇敢,堅決不給,一定要用原稿。念悼詞時,旁邊緊隨便衣:只要發現詞語有關「法輪功」馬上制止。

就這樣在這簡單而又莊重、悲慟而又窒息的氛圍中,大家送走了我們的好功友──心願未了的趙昕。


念趙昕

善自正念始,
威令群魔寒;
拋身濁世中,
無悔隨師還。


大陸學員
2000年12月14日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