奧斯汀學員:一份微不足道的弘法體會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0年10月8日】 當我帶著滿身人的執著和許久都不願丟棄的根子上的問題,於98年底來到美國休斯頓時,我被各種魔性干擾侵襲得不知該如何走好自己的修煉歷程。在那個時候,我甚至不願意走入集體學法,拒絕戶外煉功。更為嚴重的是拒絕告訴周圍的人:「我是法輪大法學員」,更談不上弘法。而此時,國內這場魔難還未發生,我內心根本的問題卻已經暴露無遺。然而在幸運地參加了99年3月底紐約法會之後,我的修煉之路翻開了嶄新的一頁。

當走入集體修煉之後,我發自內心地感受到大法修煉人的這塊淨土使我在法上的認識及心性等各方面迅速地提高,並嚴肅地體會到:老師怎麼教導怎麼說的,學員就應該怎麼做,不折不扣,沒有藉口。雖然可能會由於一時的心性跟不上,不能準確理解老師的話,或在行為上有些猶豫,但只要修煉之心堅定,終有一天會明白:老師的話是多麼的正確和嚴謹,並且即使老師沒有具體講甚麼,作為一個大法修煉人,也應該懂得如何用理性、智慧去進一步做好。

正當我為自己步入集體修煉和弘法,同時又突破了一關接一關而感到高興時,我因我先生突然決定於99年7月搬入奧斯汀,城市小,修煉人也少,弘法的活動經常需要其它城市的學員辛苦開車過來協助。清早晨煉,也只有我一人拿錄音機、牌子和傳單,有些為失去在休斯頓的那個大集體而感到遺憾(其實這正說明了自己的某些執著心所在)。然而令我高興的是,奧斯汀的負責人熱心弘法又有經驗,有弘法活動我只需要和其它學員一起幫忙就是了,無需動腦筋。但很快到了2000年4月,負責的學員因工作調動搬入其它城市。與此同時我的小孩也從國內帶過來,德州大學也意外地錄取了我。帶孩子,上學,還必須學會自己開車週末去湖邊煉功弘法(來美之後一直是由我先生開車送我去煉功、學法等)。弘法時英文不好也要大膽去說。我感到沉重,有壓力,時間一分一秒都很珍貴。

在大法中獲得新生的刻骨銘心的體會告訴我:沒有大法,就沒有宇宙的各層生命,更何況地球這粒塵埃。雖然我已向能認識的中國人、美國人說明了真象,但還有更多的人、更大的範圍呢?每個學員都是負責人、輔導員,不分你我,告訴所有人國內發生的這場嚴峻魔難的真象,告訴全世界江澤民所犯下的滔天罪行。這不是骯髒的「政治」,這是當今社會迷失已久的勇氣、正念和高尚的行為,是發自大法學員一顆顆純淨祥和、善良無私的心!--這越來越多彙集起來的強大的正念定會壓倒邪惡!

於是我開始義無反顧地更積極、堅定地投入弘法。每當那些美國人友好地半開玩笑地給我糾正口語錯誤時,我都會非常感激他們,並且能用在法中受益並昇華的一顆真心同他們說話。有時在我思想裏也會出現急躁、與其它城市弘法情況攀比的心理,但我都能意識到這是一種個人為私的危險想法,必須堅決制止,弘法不是個人的事情,越來越多的蕩盡妄念,弘法之心越純正、莊嚴。

通過明慧網,我從其它城市學員的弘法經驗中找到了方法,由於我上學是自費,而我先生也是學生又並不修煉。所以我身無分文。只能請求其它城市學員給我免費寄資料,放置各大美國商店和中國店,並向德州大學各級領導、部份教授或學生分發資料。

終於一個很好的機會來了,奧斯汀華人將在德州大學舉辦一年一度的盛大國慶晚會,我立刻產生了去門口發資料的想法。但通入會場的入口有幾個,我一個人發效果肯定不如多個學員發--但這恰好觸及了我的怕心,表面上看我總是想自己應該這樣那樣弘法,很積極,但我從未想過多一個學員弘法不就是多一份力量嗎?我有時怕跟別的學員一說,學員會因為忙啊或家裏有事家裏反對而拒絕,我怕的是尷尬,是人面子上的麻煩,是人心在作怪。

弘法的嚴肅神聖使我深深地感到這是修煉而不是在「做事」,心性不能錯位,不能混雜個人觀念。於是我把十一弘法的想法告訴了其它學員,大家都很支持,而且也有學員主動提出自己出錢聯繫資料,這都是以前我的怕心使我看不到的良好局面。這樣我們幾個學員分站不同入口,在晚會開始前順利發放了中英文資料。儘管晚會組織者事前表示過不滿,但大家都堅定了正念,資料的發放得以進行。雖然這次發放的資料並不多,而面對著來賓各種各樣的表情甚至不好的語言,每個學員的心都很真誠、平和,都面帶微笑。

弘法的效果也能映射出我們弘法工作做的不夠和修煉中的漏洞,我時刻感到修煉中的差距和不足,需要更加紮實的落實於行動上的努力。

願全世界大法學員整體昇華,齊心協力,弘法助師。

奧斯汀學員
2000年10月5日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