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大法給我們的理智,智慧和慈悲向人們講清真象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0年8月16日】 我們越來越走近新的歷史紀元,越來越走近整個宇宙真象的謎底,這一切來得多麼不易,又似乎來得那麼迅速。真的讓我們看到事實真象的一天近在眉睫,我們卻還有那麼多沒有完成的責任和義務。

甚麼是真象?怎樣講清真象呢?

中國少數人對大法弟子的殘酷迫害是我們首先要講清的真象。它們手段的毒辣,方法的陰險狡猾,其殘酷的程度可與人類歷史上任何殘暴的記載相提並論,其無恥之尤的嘴臉可與歷史上最虛偽的記載同樣不齒於人類。單是它們暴虐,喪失人性的做法,就使他們在整個世界的範圍內傾刻喪失了人心。這樣的僅僅披著一層皮的「人」還能有甚麼地方可去呢?當人們看清這樣的事實,任何善良的人都會立刻明白現在正在發生甚麼事,因而站到與邪惡劃清界限的位置上去。

在我們的洪法實踐中,在各種場合都經常遇到善良的人,他們想辦法幫助我們,盡可能支持我們。每當遇到這樣的人,我們都感到,在我們的洪法中,因為我們的心性層次不夠,能力不夠,或是準備不充份,因而不能讓他們了解法輪大法是甚麼,這會影響他們到他們可能去的位置。我們只會講人權的真象,這是不夠的。有緣人通過我們得法,我們要有能力講清人權的真象,還要有修煉的心性層次和大法給予的智慧向他們講清大法是多麼超常,多麼珍貴,大法與他們多有關係。

在洪法中,我們還發現,人們對大法的理解在不斷的加深,他們用歷史上能認識到的史實,偉人,時代的運動,當時的新道德來表述他們對大法的理解和肯定。這種用我們的情況填充到人們習以為常的概念模塊中去的做法,從另一個方面告訴我們人們對大法的渴望程度。我們在世間的作用,從某種意義上可以說,是用我們的經歷和我們的修煉來縮短他們與大法之間的距離。在大法法理和人們的理解之間,我們有大量緊迫的工作要做,我們要建立多種橋樑幫助人們在短時間內跨越認識的鴻溝。如果我們把大法的法理告訴人們,人們現在講的就不再是過去的詞兒,而是「真善忍」,「修煉」,「同化宇宙特性」,「返本歸真」等等了。

用大法給予我們的理性,智慧和慈悲向人們洪法,我們不能簡單地停留在走出去,在草地上散發報紙和傳單的形式上,或者報紙散發的數量上。美國人,西方人和中國人關注的問題是不一樣的,中國人中,大陸人和大陸以外的中國人的關注又不一樣。一般來說,大陸中國人受中國少數壞人強灌的思想業很多,又生活在那個業力籠罩的環境中,打破他們的障礙是一個關鍵的工作。我們不能簡單的劃一,採用統一的標準來進行洪法,對像不一樣,洪法的方法、內容也不盡相同。在洪法中我們也遇到過這樣的人,早些時候跟他們談過,沒理解,現在再談,他們逐漸加深了理解,有些還大有得法修煉的可能,所以我們的多次努力也是必要的。

我們必須要有鋪天蓋地的氣勢,強大法在人間的體現。講清真象是我們的修煉,講清真象是幫助世人,提供給他們選擇生命永遠位置的機會。同樣的,我們修煉的機會和他們擺放位置的機會都是大法給予的,在珍惜自己修煉機會的同時,要有慈悲善念,我們做的過程也就是幫助除盡邪惡的過程,也就是幫助救度眾生的過程。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