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月六日天安門廣場再抓逾千大法弟子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0年10月7日】 今天(十月六日)11點,學員在天安門廣場中山像前開始發傳單,背洪吟,警察上前開始抓人。很多學員不主動被邪惡帶走,結果被抬上車。在警察驅趕人群的時候,不斷有學員挺身而出制止警察抓人或說法輪大法好,有的學員在向周圍的遊人說法輪大法好而被抓走,學員被抓到天安門派出所後很快被用大型的公交客車帶到了昌平的東城拘留所(不知是否是全部送到那裏),據回來的學員講當時一起去的有三輛大客車,都裝得滿滿的,據說此類大客車裝得十分滿時可容納500人/輛,也就是說至少有1500名學員被抓,但據我當時在廣場上看到到12:00為止,停在歷史博物館前的10輛大客車已經開走了5輛,這樣估計在早上被抓的學員人數是2500-3000人左右。當時學員在廣場上散發的資料包括「我們的呼籲」以及真象材料和揭露江的材料。

大陸弟子 2000.10.6.



我們大約九點30分到了天安門廣場,到時還看不到任何跡象,天安門廣場遊人非常多。到10點30分,我們看到有8輛依維柯開到孫中山像前排開,開始抓人,之後迅速離開。到11:00正,又開進10輛依維柯到孫中山像想把敏感區域圍住,並開始抓人,這時在人群中出現幾處散傳單的,傳單內容是「我們的呼籲」,便衣迅速圍上抓人,並將地上的傳單撿起來放入兜裏,同時便衣從四面八方向紀念碑方向聚集,開始驅散人群,但同時一直有學員在人群中撒傳單,這樣在短短20分鐘之內已有從紀念碑到國旗一帶的大部份地區被便衣包圍,不讓遊人入內(但之後又迅速撤掉了)。今天抓的學員人數不清,估計在幾百到一千多左右,主要是撒傳單的學員和被認出是大法弟子。

從警力的配備來看,這次他們非常重視,出動了大量的人力,天安門廣場三兩步就是一堆三、四個人的便衣,便衣有武警便衣和公安便衣,武警便衣一律是清一色的藍西裝,小平頭,20多歲,外地人模樣,非常好辨別,公安便衣不容易辨認,主要從身跨步話機可以看出,在人民英雄紀念碑的東側停了幾十輛的各種車輛,其中有10多輛大客車,上面有20多歲的打手坐在上面,這樣的車在紀念碑的西側有5、6輛,在歷史博物館門前停了10輛公交大客車,從歷史博物館出來的武警上到車上再由公安調派去到天安門的各個方向,估計在歷史博物館底下裏還有大量的武警等候,武警從歷史博物館底下出來時每人手裏拿一個小馬札。

大陸弟子 2000.10.6.



天安門廣場見聞

10月1日北京警察殘暴鎮壓天安門廣場千餘名法輪功修煉者後,全國各地大法弟子紛紛奔赴北京和平請願。儘管各地政府公安仍採取一系列嚴密看管阻截手段,但大法弟子還是不斷衝破種種關卡,雲集北京。10月4日警方得知大法弟子將於10月5日上午10點天安門廣場和平請願,於10月4日晚全國公安召開緊急會議,布置一系列鎮壓措施。10月5日儘管廣場風和日麗,但天安門廣場卻給人恐怖森嚴的氣氛,各要道口布滿了近百輛警車,歷史博物館門前近30輛公共汽車(大客車)上坐著待命的警察,人民大會堂後也隱蔽著大約20輛準備逮捕運送大法弟子的大客車。整個廣場特務便衣三步一個五步一群,緊張地注視著遊人,不時地有人被當作大法弟子查問搜身。

10月5日,儘管警方虛驚一場,大規模的和平請願沒有展現,但還是不時出現小範圍法輪功修煉者煉功場景,其中有一對六十多歲老年夫婦在國旗升降處坐下開始煉功,不到一分鐘即被警方拖走,後又有五六人開始煉功,便衣紛擁而上,強行拖拽,隨即另一側又湧出一群煉功者,警察東奔西跑,顧此失彼。當天約近百人被逮捕。

10月6日

10月6日,北京陰雲密布。上午10:00點多鐘,眾多的大法弟子抱著一個說清真象,證實大法,清除邪惡的堅定信念,走進天安門廣場。大約11:00左右,部份大法弟子在廣場孫中山像前開始了煉功,殘暴的"人民警察"像惡魔撲食一樣,將這幾個功友用腳踩在地上,用手抓著胳膊,還不知廉恥地野蠻的擺出動作讓一些不明身份的人照相,長達1分鐘之久,這時許多功友(多達四五千人)看到此場景,同時齊呼"不許打人!"可殘暴的警察哪裏還管這些善良弟子的呼聲。一批又一批地打手圍了上來;一批又一批的警察圍了過來,狠命地拳打腳踢,有的弟子被四五個打手打倒地上,被打得滿口吐血,慘烈之狀令人慘不忍睹….其中一濰坊籍大法弟子李新建頭部被腳踩在地上,一頓痛打,嘴的右側流著鮮血,面部青黑一片,慘不忍睹......山東某地區一年輕幹部因阻止警察打人,並高呼"法輪大法是正法"而被四五個打手打倒在地,許多女弟子被警察拉揪著頭髮猛拽。當時在場群眾目瞪口呆,其中有人驚訝地說:"警察還會這樣殘忍地打人啊."儘管如此,眾多的大法弟子還是以善相待,勸他們不要打人。同時功友喊著"法輪大法好!""法輪大法是正法!""清除邪惡,還大法清白!"。

今天大法弟子的正法行為長達十分鐘之久,震撼著整個廣場,警察殘暴地將眾多大法弟子強行塞入警車,一車一車又一車......

一外國遊人因照了幾張照片也被警察強行帶走。

儘管邪惡猖獗,殘暴令人髮指,但全國大法弟子仍源源不斷地紛紛奔赴北京,拭目以待,告邪惡之徒不要再肆意妄為,踐踏良知,使中華蒙羞。

大陸弟子 2000.10.6



十月六日天安門廣場見聞

今天是十月六日,我來到了天安門廣場。這裏遊客如織,便衣如梭,天陰沉沉的。

六,七輛警車在孫中山像的後邊整裝待發,有一輛警車在孫中山像前緩慢游弋。

10點40分,人群中一陣騷亂,我抬頭一看,幾十份傳單宛如天女散花般從空中揚揚灑灑地飄落下來,隨即幾個便衣如狼似虎般撲過去,追打著散發傳單的功友,往警車上拽。

11點整,警察遍布在孫中山像前,不停地看錶,如臨大敵。不久,有人打出了橫幅,有的弟子緊跟著站了出去。警察與便衣發瘋似地撲過去,開始了野蠻的毆打。圍觀的人群都被趕著往後退,警車全都開進來了。

一個中年的男弟子舉著橫幅在廣場中央飛跑,三個便衣把他按倒在地,一個穿制服的警察拿著塑膠棍棒劈頭蓋臉地打。有一中年婦女衝出人群,往場中央一坐,便把腿往上搬。還沒等雙盤上,警察撲過來惡狠狠地一腳把她踹倒在地。面對邪惡,一位年輕的母親拉著一個三歲小孩也往裏衝,口裏喊著「法輪大法好」,在廣場的中央,一方是邪惡猖狂,另一方是正法修煉者前仆後繼無畏的正氣......此情此景,怎不令人淚下?

警車開走後,廣場中央重新開放,老天爺的臉變得愈發陰沉了。

大陸弟子 2000.10.6.



10月5日天安門廣場遍布警察

10月5日,我同兒子一大早就到了天安門,國慶期間也想做一回遊人。

畢竟是節假日,路上行人車輛稀少,出租車的暢行無阻也給我帶來了暢快的心情,企盼能好好打發這一天。出租車上司機無意中說了一句,"到天安門當心警察,這幫傢伙大抓法輪功。十月一日據說抓了有萬兒八千的。"我一笑,知道大家傳來傳去的,數字已不準確,但也不想與他多談。

下了車,瞅瞅天安門上空,哦,才注意到如此陰沉的天!腳邁進天安門,隨兒子在人叢中穿梭。好奇的兒子突然抓住我的手說:「哎,怎麼這麼多人在注視我們呢?」我不由得打量四週。哧,好傢伙,一身黑制服的自然是警察了,可也怎麼這麼多!還有依舊綠軍裝的一向雙雙優雅徜徉廣場的該是值勤武警了吧。可也不對勁兒,今天他們怎麼毫無風度地左瞅右瞧起行人來了,不時地盤問左右衣著樸素的行人,問他們是不是法輪功!還有公共場所公然吸著煙的痞子一樣的人咋也這麼關注我們,我不會也像農民吧?是不是看我的外表上的慈祥與善良不順眼了?這些異樣的眼光使我不自在,我用了一句杜甫的詩跟兒子描述了今天這幾類分子攪和下的陰沉的廣場的氣氛,「巫山巫峽氣蕭森。」

國旗升起的地方是天安門廣場的重點風景,我們隨著人潮走了過去。隨著警車在人群中來回奔忙,曾聽人說,「警車一動,肯定是在抓人。」「甚麼人呢?」抗議者吧,比如說法輪功的學員。」果不其然,我看見了兩個正在席地打坐的農民兄弟,約40歲,正容自威的樣子,不由得我便為他們捏出了一把冷汗,他們的待遇會怎樣呢?剎時猛衝過來五個遊人一樣的人架著托著他倆就走,剩下的一個照腦袋上就打!我過高估計了自己的眼力,沒辨別出哪些人是警察!

我這人心腸軟,不想目睹文明時代的野蠻行徑,於是便折向西行,可沒走幾步,腳下正見一穿著制服的警察在強制兩位模樣老實的中年夫婦(還帶兩個怯生生的小孩)開包檢查。除了一大堆牙膏毛巾等零碎兒散落在地上便再也沒發現諸如條幅之類的甚麼東西。制服先生們便滿臉堆笑,「出來一趟不容易的,別走散了。」瞧那不陰不陽的舉動多令人生厭!我禁不住笑出聲來,立時遭到制服的怒目回擊。

至此我便打定主意離開廣場。跨過廣場東北側的過街道,南行到中國歷史博物館。這一下我傻眼了,原以為這裏停放的僅僅是十幾輛公交車而已,殊不知全是警察們徵用的,其中一輛車裏坐滿了近百位武裝警察!當再隔著過道看廣場時,東側柵欄邊已全是軍人!

窒息的廣場上沒留下啥照片,走在外面的大道上,便想拍一張,可沒想到,這張照片上竟被穿梭的警察給搶了鏡頭!

彷彿回到了國民黨對付XX黨時的白色恐怖年代,可無論法輪功也好還是其他,畢竟都是人民,都是向善的群眾。說法輪功「破壞了節日氣氛」,我說XX黨的過度神經和專制姿態剝奪了所有人的笑容。可從被關押法輪功學員的警車裏,我看到了和祥純樸的笑容與永遠的希望。迷信暴力,不得人心;追求真善忍給人類會帶來光明。

國慶一遊客
2000.10.6



國慶節天安門見聞

2000年10月1日上午8時許,一部份法輪大法弟子在北京天安門廣場和平請願,用實際行動向世人證實法輪大法好。這時見到許多警察、武警和便衣瘋狂地對這些向世人講清法輪大法真象的弟子大打出手,上至白髮蒼蒼的老人,中間有懷抱嬰兒的婦女,下至哭泣著的只有幾歲的小孩,其場面慘不忍睹。被打的弟子有許多被打的頭破血流,有的被按在地上、頭被踩住、被幾個打手扭住胳膊拳打腳踢,甚至有的被打暈過去,學員們被拖上事先準備好的警車,有的學員鞋被拖掉了,有的衣服褲子都被撕壞、拖破了,有的背包被打得遺落在廣場上,種種暴行,不勝枚舉。被打的學員講:我們沒有觸犯任何法律,是國家的守法公民,只是向善良的人們講清法輪大法的真象政府為甚麼要讓這麼多人民寒心呢?還有的弟子喊道,「法輪大法好」,「還法輪大法清白」,「還李老師清白」。可是那些打手們置若罔聞,絲毫沒有收斂。甚至有的打手還說,這一次又打得過癮了;打手們還說,誰再喊就打死誰,看你們誰還敢煉功,誰還敢說你們師父偉大。但是大法學員們打不還手,罵不還口,視死如歸,他們的思想境界和壯舉感動了許多善良的人們,有的還對警察說不要再打了,難道你們沒有父母兄弟姐妹嗎?但那些打手就像沒聽到一樣,一意孤行,跟中了魔似的。大法弟子一直抱著善心向世人講:請大家了解了解法輪大法真象,善良的人們請關注一下法輪功在中國遭到的不公正待遇,請你們用眼睛看一看江澤民們對大法的邪惡鎮壓與殘暴手段。不一會警察們就抓走了上千個大法弟子,幾十輛警車裝的全是大法弟子,不知將要拉向何處。廣場數萬名中外遊客親眼目睹了這一悲壯、慘烈、凶殘、震驚的場面。

在這其中還有許多過往遊客及圍觀群眾遭到無理盤問,警察採用卑鄙的手段,讓遊人用極其惡毒不可出口的污濁言語辱罵法輪大法及法輪大法創始人,只要罵一句就讓走,不然就抓著不放。但是善良的人們就是不罵,並對它們的卑鄙行為極為反感。有一個一家三口中的男遊客講,」法輪功就是好,不然怎麼有這麼多的人煉呢?」有的便衣非常心虛,無言以對,有的卻恬不知恥。

還有一些圍觀遊客用自己的照相機、攝像機把這些真實情況拍了下來,可那些打手一看見有閃光就馬上瘋跑過去,強行把遊客手中的照相機搶過來,把膠卷抽出來。有一位拖著皮箱的遊客照了一張像,他們就跑過來說把膠卷撕掉,這位遊客的愛人講他也是公安局的,但是他們說,「公安局的也不行,你又不是在執行任務,你要不要看看我的證件?」這位遊客沒辦法只好把整個膠卷曝光了。

最給中國人丟人的是外國遊客在天安門廣場也遭到了無理對待,他們的相機被搶,膠卷被撕。其中有一位20多歲的外國小伙子照了一張像,那些打手看到後馬上就讓這位外國遊客抽出整個膠卷。這位小伙子用生硬的漢語說「就一張,就一張」,但是打手不分青紅皂白、搶過相機就要撕膠卷,可是卻不會打開,外國遊客無奈的幫它打開相機後蓋,該打手一下子把膠卷拉出扯壞,還一副洋洋得意的樣子。這位外國遊客搖搖頭,嘆息一聲,往一邊去了。

天安門廣場一遊客
2000.10.1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