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終於走出來了

——美墨邊境城市拉雷多洪法體會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0年10月18日】背景:十月八日,位於美墨邊境的中等城市拉雷多市因寒流到來而陰冷下雨,整個城市非常安靜,街上沒有行人、車輛也少,而在拉雷多社區大學的一間舞蹈教室裏的法輪大法洪法班卻生氣勃勃、充滿了溫暖平和,四十餘人參加了這次洪法班,人們都沉浸在這個「美麗的藝術中」,忘卻了寒冷………

* * * * *

我得法已有五年多了。在這期間,我雖然不間斷地學法煉功,但對洪法,卻總不敢進行,母親一再遺憾地表示,她因語言隔閡而無法向白人洪法、再三催促我應向同事洪法。但我總是裹足不前,心怕做不好,故而一直延宕著。

一天,接到了聖安東尼奧功友的電話,說要到我執教的拉雷多城來洪法,請我幫忙準備及安排一切。我硬著頭皮答應了,但內心卻一直忐忑不安,我不知道如何開口向系主任及校方借場地,如何安排宣傳事宜,更擔心是否能做好。

當我壯著膽子、臉紅脖子粗的從系辦公室到教學組一一解釋說明大法好處,出乎我意料之外,繫上及校方不但都非常支持與鼓勵,而且主動提出幫忙。校方的傳媒部門為我設計海報、張貼海報、發送電子郵件給全校教職員,更進一步的為我刊登報紙以及通知電視台前來採訪………,我幾乎是不需要做任何事了。

拉雷多地處美墨邊境,常年氣溫燥熱,難得下雨,一般氣溫都在90華氏以上,居民以墨裔居多。十月八日是洪法日早上,拉雷多突然下起雨來了,而且氣溫驟降至40華氏。這時,我的心也像氣溫一樣降到谷底。因為此地居民一旦碰到了下雨天,通常是足不出戶的,更別提是下雨天加寒流入侵了。不過母親堅定的說:「洪法的事,我們只管盡力去做,至於有多少成效、就看師父的安排了。」不錯!我應該認清,我現在是做大法的事,而不是常人的事,一切最好放下執著、隨其自然。

我們和從聖安東尼奧前來幫忙的功友趕緊先布置會場、貼海報,裝設電視及錄影機,排椅子………三點半,洪法的時間到了,只來了三個人,望著外面不斷的雨滴,再看看偌大的舞蹈教室空蕩蕩的,我的心緊揪著,還故做輕鬆狀地向來人解說功法的大概。漸漸地,人越來越多,啊!椅子不夠坐了,好,再搬!再搬!眼看貯藏室內的椅子都搬光了,這才勉強得讓大夥都有位子坐了。此時,電視台的記者,也背著他那笨重的攝影機進來了。我的心被感動得顫抖,內心在吶喊著:這是大法的力量啊!

接著,聖安東尼奧的功友們與我一面向大家介紹大法,一面回答大家提出的問題,問答完畢,就是教功。我們將五套功法反覆地教給他們,並發給大家一些有關的資料。洪法班結束後,大家紛紛上來謝謝我們把這麼好的功法帶到拉雷多。他們臨走前都一一留下姓名及電話,希望下次若再有洪法班,千萬要通知他們。此時,我的心就像剛才的教室一樣,滿滿的、暖暖的,大法的威力真是無窮,一點也不假。以後在拉雷多這個城,在這個大學中,洪法就是我的使命,我一定會盡全力去做。我好高興,我終於走出來了。


第二天上班時,校方告訴我說:由於昨日的洪法班相當的成功,許多參加的人已經向校方反應,希望能夠繼續學習大法;也有些人看了當晚的新聞報導,非常有興趣想要學習等等,總之,學校希望我能正式開一堂課,已滿足大眾。可是,難題來了,既然是正式的一堂課,學校就必需支付我薪水,也必需要收取學生的學費,怎麼辦呢?經過交涉後,學校同意不支付我薪水,但還是要向學生索取學費,因為學校有已定的政策,可這對我來說、還是行不通的。本來,我想到校外另租場地成立煉功點,可是這所大學是全城的生活重心,實在沒有比這裏更好的地方了。校方明白了我的心意,也了解到大法不收費的原則,於是另闢管道,讓我以洪法班方式定期在校內舉辦活動。每週二、四中午休息時間 開一個班讓學校中的教職員及學生參加。每週一、三下午五點半,再開一班好讓社會各界人士在下班後參加。而且學校願意長期免費提供場地及其它所需設備。此時,我差點禁不住要大喊:大法的威力真是無窮的。

現在,我已經走出來了,各位功友,如果你發現你周圍有像我這種對洪法怯懦的學員,請幫他一把,促使他也能走出來,讓我們一齊為洪法而努力。

最後,要謝謝聖安東尼奧的功友,著實的幫了我一把,謝謝!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