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周口店精神病院被關押52名學員的聯名信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0年1月22日】 我們是52名被關在北京周口店精神病院的法輪大法弟子。12月6日上午,房山城關辦事處指令負責居民片的警察把52名法輪大法弟子從家中、工作單位、拘留所,以填表、辦學習班等等謊言,把我們騙到房山城關派出所,裝上大客車,押送到周口店精神病醫院拘禁起來,現已達43天之久。

精神病醫院的院長向我們透露:是唯恐我們在澳門回歸之時去京上訪,才把我們關進來,只是一個「唯恐」就採取如此行動把人關起來,這是不是在執法違法、踐踏人權。

在舉國同慶澳門回歸的日子裏,我們卻失去了一個公民應有的自由,不能在我們熱愛的這塊國土上與家人同慶。我們有家難奔,有國難投。警察們透露怕丟官、罷職、下崗,不得不如此對待我們,院長「開導」我們「胳膊拗不過大腿」,還暗示我們「這是醫院,絕食也死不了人,到一定程度給你們吃片藥,讓你們昏睡一天,我們給輸葡萄糖,怎麼也不讓你們死。」

在精神病醫院裏,我們吃了兩天飽飯,有人給錄了像,從此後飯菜突然變了,早晨一碗粥,一個饅頭吃鹹菜;中午一個饅頭,多半碗飯,半勺熬白菜;晚上一個饅頭,一碗粥,有時有點菜,有時就是一碗疙瘩湯,飯量稍大一點就熬不到晚上,有的功友餓得心裏發慌、哆嗦,一個護士透露:「這不是我們的意思,是上邊的意思」,顯然是公安部門有過安排,讓我們吃飯不能好、不能飽;護士都曾說過讓我們洗澡,可一直到現在都沒有讓我們洗過澡,實在熬不過了,少部份功友把供飲用的水擦擦身上,大部份一直到現在都是互相抓撓著發癢的全身,有個64歲的老功友起了一身的疙瘩,連覺都睡不好。

關押我們的有關單位,都對外封鎖消息,家屬們心急火燎的到處尋找失蹤的親人,有去黃山店戒毒所的,有去周各莊精神病醫院的,尤為淒慘的是何桂珍那受重傷住醫院的丈夫沒親人護理,蘇鳳霞那90高齡的婆母沒人侍奉,丈夫腿殘,女兒年幼正上學,一個重要的家庭主婦被騙到精神病院關起來,整個家庭面臨著破落的威脅。徐淑芬那大腦萎縮的老伴去大街上哭著喊著找老伴,其情其景慘不忍睹。當有的家屬聽警察透露了親人的下落,也就在同時就受到了恫嚇威脅,於是家屬們氣急敗壞地找我們施加壓力,楊淑芳的丈夫來鬧離婚,楊學華的妻子來大罵,母親拉著兒子哭著說:「你再煉法輪功我就絕食!」我們在承受著撕心裂肺的種種摧殘,功友劉樹新的家屬不知是費了多少周折開通了路子,來到這裏謊稱探視,當劉樹新剛一走出門口,幾個家人就把她架上汽車,到家後就是一頓毒打,鼻青臉腫,眼都封上不能看了。蘇秀榮、劉勝智夫妻都被關押在精神病醫院裏,大女兒只好辭去了工作,回家照看兩個上學的弟弟妹妹。其家裏被停電一個多月了,她們只能點油燈學習功課。蘇鳳霞擔任小隊一個企業的會計,由於突然不能上班,影響了年終結賬,使全隊企業都受到了影響。生產隊還趁此機會登門索要一仟元的伙食費,說是交給精神病院,警察們說去一趟北京罰款兩仟元,村裏說要一仟元的風險金。

我們失去了自由,受著精神上摧殘,經濟上的盤剝,家屬們的施壓,但我們仍然牢記著師父所講的:「別人可以對我們不好,我們不能對別人不好,我們不能把人當成敵人。」在精神病醫院裏,我們尊重院方的每一個工作人員,從不提任何要求,不發一句牢騷,一日三次打掃衛生,不吵不亂,為醫院掃雪,給醫院做了96個床單,74個被罩,10個約束帶,18個腹腔手術用的帶尾巴的紗布,兩套手術台上的綁帶,若干個枕頭,醫院裏從上到下都在稱讚我們:不鬧彆扭,互相謙讓,說我們已經都過上共產主義啦,在人前背後他們都曾說過,「你們是好人,不是一般的人。」

我們想問問房山區城關辦事處、公安局、派出所,到底要把我們關多久,希望對我們所承受的一切從法律上做一個交待。

52名學員簽名(略)
2000年1月17日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