牛進平自述上訪被關被送精神病院的經歷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1999年11月15日】 10月28日,我和17歲的女兒去人民大會堂上訪,在人民大會堂的南門那往上走時被抓。17歲的女兒被拖著頭髮往車上拉。她不想上,被警察打得很慘。警察把我們送到歷史博物館後的老公安部的一個院裏,我進去時那裏已經關了700多學員,大家都在背誦《論語》,我也跟著背,因為我的聲音大,警察突然從背後踢了我一腳。我轉頭說「謝謝」,他說:「不用謝,就你聲大,小點聲就行了。」大家背完《論語》,一位19歲的女學員大聲說「無存」大家就開始背誦「無存」。警察拉著這個學員的脖領子拽了出去。我的女兒看那位學員被拉出去了就接過來大聲說「無存」,於是她也被拉了出去。

我們又一個個被帶上了公共汽車,一路上背著《洪吟》中的詩句。我們被帶進北京某體育館,陸陸續續有1200左右的學員被關進來。邊上有非常多的警察,有的學員背著《洪吟》,三、四個警察連踢帶打,並大聲斥罵「你背,我就打你,甚麼時候不背我就不打了。」學員仍然大聲背,警察打累了就說「你甚麼時候不背了,我再打你。」學員繼續大聲背誦《洪吟》。

有的女學員被警察拽著頭髮在草地上拖走。有學員要求上廁所。警察過去踢了他一腳,說:「想上廁所,你在家呆著啊!哪兒的?問你是哪的!」這個學員說:「我是某大學的研究生。」警察就打他。我的女兒大聲說「不准打人。」被警察拉出來打。我接著說「她是我女兒,要打就打我吧。」警察一邊毒打我,一邊呵斥:「怎麼教育的你女兒。沒有受電視宣傳的教育嗎?」那個研究生學員說:「電視上都是假的。」學員們齊聲說:「假的,假的……」

有一個老太太60多歲白頭髮,被打倒後被拉著頭髮在地上,起不來了。有個老學員跟警察說:「我是有53年黨齡的老黨員,是副局級研究員,今年71歲,煉功前一身病,煉功5年來沒有吃過一粒藥,所有的病都沒了,我們都是好人,你們這樣做是不對的。」

我們聽到三個警察在聊天時說:「真是野火燒不盡啊。」下午約兩點多鐘的時候有一個像當官的警察來說:「我真為你們高興!」到了5點左右才讓上廁所。看廁所的老人說起了26號的事情:那天關了2500個人左右,有17個學員不願說自己是從哪兒來的,就說是從天上來的,是大法弟子。被警察毒打,打的真狠,當時天上響起霹靂,雨電交加,這17個人死活沒說出自己的家鄉。老人說,他們真堅定啊!是法輪大法使他們這麼堅強,我也想學法輪大法,可現在找一本書太難了。有個學員就從懷裏捧出一本《轉法輪》送給了他。

到夜裏大概11點鐘各區學員被帶走。有個警察就在那邊罵。朝陽區最多。50人有兩個小孩。到了大概半夜12點,天氣越來越冷,有個警察說:「天這麼冷,可能會凍死人,12點以後讓他們煉功。」學員就在裏邊打坐,雖然氣溫已近攝士零度卻沒感到絲毫的寒冷。有的武警過來問法輪功到底是怎麼回事,學員就跟他們弘法,警察聽了一直點頭。

10月30號夜裏1點鐘,我和一些學員被送進拘留所,學員被脫光衣服凍了約一個小時。警察讓犯人打我們,我就跟犯人們弘法,犯人們都很感動,都搶著跟我睡在一塊兒,有個犯人說,「我要是早得法,肯定不會到這來。」緊接著犯人跟著學動作。過去讓犯人們圍一圈,他們在裏面偷著抽煙;現在犯人們圍一圈,他在裏面打坐學「打手印」。一犯人說「我這麼壞不知現在得法還能不能改造過來?」我說「能,你這才是多麼點執著心,我煉功前比你壞多了,北京市多大的賭棍都認識我,我都能轉化,何況你們。」

和我同抓進拘留所的一位女學員,在女號裏也同樣向犯人弘法,其中一女犯(賣淫的)說:「我出去一定告訴警察,不是你們把我改造好的,是法輪大法把我改造好的。」

警察要我寫保證書,我不寫,我對警察說,我甚麼都能放棄,但大法不能放棄。警察說要改為「刑拘」,我說:「刑拘就刑拘,判刑也要煉。」但沒兩天,就把我放了。

11月3號我去單位上班,單位領導開始給我做工作,說「不要犯傻,認清形勢,……」我就開始向他們弘法,他們說:「不就是想成佛嗎,讓別人早兩年成佛,你晚兩年成佛,再不行你就晚半年成佛,避過這風頭。再這樣下去,公職也沒了,你還怎麼生活,……」我說「可以開除我,但我要說真話,我一千個死,一萬個死也報答不了老師,你還怎麼做我的工作?」……

第二天(11月4日)上午7點多,我正在洗衣服,來了幾個人說是公安醫院的說要給我檢查身體,就把我拉到了「回龍關醫院」(精神病醫院),安排在20個精神病人的特護間裏強行「住院治療」,每日強行灌三次藥,並且在一個大會議室裏組織了100多個醫護人員對我進行會診,經過半天的檢查,結論正常,期間我真誠地向這些醫護人員介紹了給我身心帶來健康的法輪大法。

我在精神病院被「關押」了整整7天,單位領導接我時,要求醫院給一個診斷醫治證明,醫院不給,並對我說:「你要上訪,還把你關進來!」

我自修煉以來,時時處處要求自己做一個好人,沒吃過一粒藥,沒花過國家一分錢的醫藥費,我現在身心健康,卻因為上訪說真話,不僅被抓、被打、被關,還被當做精神病人灌了7天藥,醫藥費全部由單位承擔。

我知道的在這家精神病醫院的其他病房裏還關了4個學員。

北京學員 牛進平

1999.11.15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