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捨是修煉的昇華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一九九九年八月十四日】我是石家莊市的中學教師。修煉大法半年多來我的思想在不斷昇華,在修煉過程中,我感到在從新塑造著一個新的自我。

李老師說:「忍中有捨,能捨是修煉的昇華。」(《精進要旨》〈無漏〉)剛剛開始修煉,這個問題就擺在面前了。要修煉就得捨,而且第一個要捨的就是我生命中最大的嗜好──對《周易》算命術的強烈的執著。

我是個《周易》迷,從十五歲開始,研究這些東西,已經十年了,而且在思想中對其深信不疑。曾拜過師,得過「真傳」,加入過「周易研究會」,甚至要把我的名字載入甚麼《中華易學名人辭典》。

那時我自己也美的不得了,自以為抓住了命運的脈搏,洞徹了人生的真諦。直到有一天打開了《轉法輪》這本書,才喚醒了我沉睡的本性。李老師講:「整個人的修煉過程就是不斷的去人的執著心的過程」(《轉法輪》),而且老師已經明確指出修煉的人應該放棄對《周易》或者算命這些東西的執著。每當我看到這個問題的時候,心就像針刺一般,這個問題就像是針對我講的。

我修煉就得捨棄這個執著心,否則就不是真修,就不能提高,至少在這個問題上這個心沒去。老師講過:甚麼心都得去呀!何況我才剛剛開始,難道連第一步都邁不出去嗎?

我要修煉,就得捨。理性上是這樣認識,可魔性一點也不減:畢竟我研究算命術十年啊!多少個不眠之夜,我苦心鑽研!一下我能忍心嗎?而且斷了這個東西,就意味著和所有易經界的朋友和找我算命的人斷絕來往,人家過去可對我不錯,這個情我能捨嗎?

正在我猶豫不決的時候電話鈴響了,有人叫我一起去學習《奇門遁甲》,「學會奇門遁,來人不用問。」過去我做夢都想學,今天給我送上門來了,我去不去?不去,人家就會說我不夠意思;去了,我這一關就沒有過,這顆心就沒有捨,可能從此後再捨就更難了。李老師說:「人修起來難,可是掉下去太易了」(《精進要旨》〈大法不可竊〉),而十年的《周易》研究又算得了甚麼?捨!我告訴那個朋友:「我不去!我煉法輪功了。」

接著,我開始處理我的算命書,花了一千多塊錢買的,一百多本,我裝進兩個大箱子裏,半夜到臭水溝旁,一把火,燒了兩個小時,才燒掉了我這個執著心。

燒書的第二天,電話不斷,有的讓我起名字,有的讓我測股票行情,有的讓我協助破案,甚麼人都有,好像他們知道我燒書了故意打來的。我告訴他們,我把書燒了,我不算命了。

他們有的不相信,有的說我瘋了,但我的心沒動。晚上,夢中有人讓我給他算命,開始是中國人,後來是外國人也來了,還用英語讓我給看他手相,我也用英語拒絕了他。

我幼年喪父,去年母親又突然病故,剩下點兒家產分給了我們兄弟三人,在分家產協議上都簽了字,大家當時都講的很好,都表示在利益面前互相謙讓。可是事隔半年,兩個哥哥突然向我提出從新分家產,讓我再掏五千元錢作為「公基金」,有甚麼事花錢都從這筆錢裏出。面對突如其來的矛盾,我一時間真不知該怎麼辦。按常人的理,覺的兩個哥哥不該這麼做,當初已經都講好了,還立了字據,今天卻又違約。無論從情理上,還是從感情上都說不過去,就是打官司他們都沒理。站在常人的角度上是說不過去,可是我今天已經是煉功人了,不能把自己當常人看了。李老師說:「所以今後遇到矛盾的時候,你不要把它看成是偶然的。」「沒有這些魔難你怎麼修啊?大家都是你好我也好,沒有利益上的衝突,沒有人心的干擾,你坐在那兒心性就提高上來了?那是不行的。人得在實踐中真正的去魔煉自己才能夠提高上來。」(《轉法輪》)作為一個常人,在金錢利益面前,是很難吃虧的。現在這個事就擺在我面前。老師說:「難就難在你明明白白的在常人利益當中吃虧,在切身利益面前,你動不動心」(《轉法輪》)。

我兩個哥哥不修煉,是常人。我不能怨恨他們,相反我應該感謝他們給了我一個提高心性的機會,同時又幫我放下了兄弟之間的親情,所以我很痛快的答應了。他們反而有些吃驚了。

哥哥們過來取錢,我給了他們五千元,他們卻說少了五百元。我馬上又從銀行取出五百元,給了他們。當時我想到李老師的話:「都是你自己欠下的業力造成的」,「這都是你自己的難」,「只要你提高心性,就能過的去,就怕你自己不想過,想過就能過的去。」(《轉法輪》)

過了幾天,大嫂打電話來,說她新開了一家分店,缺些傢俱,想從我這搬點。我想到李老師講的:「善者慈悲心常在,無怨、無恨、以苦為樂。」(《精進要旨》〈境界〉)就答應了,讓她搬走了一張床,兩個櫃子,兩個寫字檯。後來,我去她商店裏一看沒有電扇,夏天熱的像蒸籠一樣,就把家裏的兩個吊扇卸下來給她了。

母親去世前,家裏是三間房。她剛一去世,單位就開始賣房,按說父母都為單位幹了一輩子,怎麼說他們也應該給家屬保留這三間房。可賣房賣到我頭上,人家只賣給兩間,讓我把三間房換成兩間。這要是常人怎麼也得爭論一番,找領導說說理。大哥、二哥也讓我給領導送點禮,想法保住三間。李老師說:「你們從聖潔而又無比美好的世界掉下來,是因為你們在那層次中有了執著的心。當掉到相比之下最骯髒的世界裏,你們不快往回修,卻又抓住骯髒世界裏那些骯髒的東西不放,甚至損失一點還痛苦的不行。」(《精進要旨》〈真修〉)我能為房子這點利益就去做那些骯髒的事嗎?所以我跟兩個哥哥說:「我的事,請你們就不要管了。」等到買房的房價公布出來,就有人對我講:「你的房價比別人高多了,你快去找領導評理吧。」我聽了一笑置之。

我以前搞過一個對象,開始兩個人感情不錯,可後來由於其家庭強烈反對,使我們之間罩上了一層陰影。我從內心裏不願失去她,因為我當時把她看作是唯一的親人。在強烈的情的指使下,我和她領了結婚證。結果其父母用各種方式,包括自殺來威脅她,使她不得不提出與我分手。這種感情上的打擊,對我來說是最痛苦的。如果沒有法輪佛法的指引,我不知能否活到今天。在這最關鍵的時刻,我想到的是李老師的話:「難忍能忍,難行能行」,「真正有決心修煉的人,他能夠忍受的住,在各種利益面前能放下這個執著心,能夠把它看的很淡,只要能做到就不難。」(《轉法輪》)經過一番佛性與魔性的較量,我終於擺脫了情的攪擾,從泥潭中站了起來,毅然決定和她去領離婚證。我當時清醒的認識到:我是個修煉者,要跳出這個情;而且作為修煉的人,要為別人著想,人家因為我的原因而不快樂,我不是造業嗎?為甚麼人家反對,說明我們之間沒這個緣份,作為修煉者要隨緣,怎麼能向外去求這個呢?我應該謝謝人家,幫我去了這麼一個骯髒的執著心。這個心去了,我就像卸了個包袱。一天晚上做夢,夢見一個人告訴我:「她是你妻子」,我一看是個老太太,心想:「李老師說修煉的人要為別人著想,既然她是我妻子,就是老一點,我也應該對人家好。」李老師說:「抱著一種無為的狀態修煉,只管修煉你的心性,你的層次就在突破,你該有的東西當然就有。」(《轉法輪》)後來再搞對像,常人中要執著追求的學歷、工作、家庭、財產等等,我都不求,只要人善良,我就同意。結果很快就成了,並且和我一起走上了大法修煉的道路。

通過這件事,我深深的認識到李老師說的:「作為一個修煉人,今後的人生道路會改變的,我的法身要從新給你安排的。」「因為那一生是改變的,是修煉的一生。」(《轉法輪》)

我是一名中學老師,在工作中勤勤懇懇,任勞任怨。在教學上也取得過顯著的成績,自己也有些飄飄然。但有一個時期,情況卻改變了,儘管我每天都費盡心思要把工作做好,可是不但沒有成績,反而領導對我有意見,學生不聽話,同事對我也有看法,這究竟是怎麼回事呢?李老師說:「所有的執著心,只要你有,就得在各種環境中把它磨掉。讓你摔跟頭,從中悟道,就是這樣修煉過來的。」(《轉法輪》)我悟到該去我的虛榮心了,當老師容易產生這顆心,怕人說不好。這回大家都看我不行,領導把我列入了解聘的範圍,責令我從單位調走。有一「好心人」悄悄告訴我,誰誰誰跟領導說你不好了,誰誰把你搞的很臭。我聽了好笑,真應該謝謝這些人幫我提高心性。

李老師告訴我們:「在真正的劫難當中或過關當中,你試一試,難忍,你忍一忍;看著不行,說難行,那麼你就試一試看到底行不行。如果你真能做到的話,你發現真是柳暗花明又一村!」(《轉法輪》)別人失業了,我不知會怎樣,而我只把它當成是最好的修煉機會,天天在家學法修煉。一個月後,電話響了,說某某學校缺人,讓我去。到了那兒我工作做的很好,沒半個月,辦公室的同事都煉起了法輪功。跳出常人的理,放下各種執著心,我沒有覺的修煉苦,反而覺的過的真正快樂,有意義。那些不修煉的人,才真是活的又苦又累。

在今後的修煉道路上,還會有風風雨雨的考驗,我要把這些考驗當作一個個階梯,踩著它們返回真修的彼岸!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