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輪大法照亮了我的心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一九九九年八月四日】我今年六十六歲,是歸國僑生,中專文化,從事教育事業四十年,現已退休。十四歲那年幫人砍伐樹木傷了左下肢,導致了四十二歲時患上慢性骨髓炎,截肢,裝上假肢。加上心臟病、慢性結腸炎、類風濕關節炎、肩周炎等,百病纏身,一生坎坷,多災多難。人活著為了甚麼?人為甚麼多災多難?我的心長期以來被一團團的迷霧、一串串的問號困擾著。

我生來愛看書,對埃及金字塔、河圖、洛書等人類目前沒有解開的迷很感興趣,特別愛看佛、道兩家的書,因身殘多疾,一九八二年開始學練氣功,看了很多氣功書,但很多疑問仍然無法解決。一九九四年六月偶然得到李洪志老師講法片段和五套功法的《中國法輪功》錄像帶,當時很感興趣,照著錄像學著做。由於沒有《轉法輪》這部大法指導,對法輪大法缺乏認識,也可以說緣份未到,把五套功法當體操做了一段時間,就停下來了。一九九五年七月二十八日在百花洲影劇院看到法輪大法梅州輔導站站長、輔導員等在義務教功,想起一年前接觸的《法輪功》錄像,感到機緣到了,我便參加了梅州輔導站辦的學習班。在班上學習二十天,觀看了李洪志老師的全套講法錄像,學習了五套功法。接著,又如飢似渴的學習了《轉法輪》,多年來蒙在心上的迷霧逐漸散開,懂得了做人是為了修煉、返本歸真,感到法輪大法是我夢寐以求的正法,慶幸自己緣份已到。我按「不二法門」的要求清理了家裏的環境和各種氣功書籍,全心全意投入法輪大法修煉。

當我專一投入修煉後,各種磨難接踵而來,煉功十幾天後,身體出現了強烈的反應,從頭到腳無處不痛,腦袋像裂開一樣難受,拉肚子時腹痛難忍,胸前每節骨頭刺痛難言,全身發癢時難以入睡,膝蓋酸痛難行走,呼吸時有氣出無氣入,心臟跳動間歇,全身像得了重病一樣難熬。身體上的反應出現過多次。在學法實修中我不斷加深對大法的認識,知道百病纏身、多災多難是生生世世業力帶來的,都是有因緣關係的。師父說過:「在最低層次上修煉的時候,有一個過程,就是把你的身體完完全全淨化下來,所有思想中存在的不好的東西,身體周圍存在的業力場和造成身體不健康的因素,全部都清理出去。」(《轉法輪》)我明白師父已幫助消去不少業了,自己也得承受一部份痛苦,欠債不還是不行的。重溫師父「病業」的經文,對生病的原因和修煉者消業等問題有了更深刻的理解。

在修煉中,除承受身體的痛苦外,心性磨難的麻煩事也接二連三的發生。先是女婿開車出車禍,車毀人傷,損失慘重;接著有人嘲笑我中邪著魔,宣傳「迷信」;有人指責我有病不上醫院、不吃藥,醫院都得關門;還有人說某醫生對我有意見,每月少收入幾百元,要我賠償損失等等。各種諷刺、非議直衝我來,個個都刺痛了我的心,真比身體的磨難更難受,為甚麼要這樣對待一個身殘退休的老人呢?在心性磨難中,我以法為師,認真學習和領會師父的講法:「所以在今後煉功中,你會遇到各種各樣的魔難。沒有這些魔難你怎麼修啊?」(《轉法輪》)我懂得了這些難都是我自己的難,師父只不過是利用它來提高我的心性,淡化名、利、情,我把各種磨難看成是提高心性的機會,所以一次次都過去了。

師父的話千真萬確。我以法為師,在磨難中提高。法輪大法的書和錄像帶我反覆看了十幾遍,還經常抄書,背經文,聽錄音,做筆記,寫心得,談體會,每天堅持五個小時以上的學法煉功,雖沒見過李老師,但看書、看錄像、聽錄音,真正實修同樣收到奇效。我的身體在不斷清理中淨化,慢性結腸炎、類風濕關節炎、肩周炎、心臟病等疾病全部消失,臉上皺紋沒有了,滿臉紅光,看上去年輕了。我的心性在磨難中提高,對常人的各種慾望看淡了,今年四月二十七日,我在深圳新園八棟停車場拾到一枚印著「財」字的開口金戒指,當時感到心慌意亂,師父的話在耳邊響起:「是你的東西不丟,不是你的東西你也爭不來。」(《轉法輪》)我意識到這是在考驗我的心性,就把戒指放回原處。事後,我慶幸自己又過了一關,常人追求的我們煉功人不追求,我們要的常人想要也要不到,我雖沒得到戒指,但我得到了心性的提高。

隨著身體的淨化和心性的提高,我在修煉中,看到了各種奇妙的景象:太陽光芒萬丈,龐大的宇宙空間七彩繽紛,慈悲善良的生命,真材實料的物體,法輪在旋轉,師父領著弟子們在煉功……我順其自然,常常用師父的教導告誡自己:不要起執著心,不要追求,要把握好心性。我明白這並不代表層次,只不過是師父讓我增強修煉的信心。

我覺的大法這麼好,應讓更多的人受益,我從帶動一家四口學法煉功開始,逐漸發展到鄰居、鄰村。今年三月份建立了梅州輔導站龍上煉功點,肩負起輔導員重任。參加學法煉功的人越來越多,有離休處級幹部、講師、老師、老闆、學生、工人、農民。年齡最大的七十六歲,最小的八歲,三代同堂者不少,夫妻同修的也有十一對,龍上煉功點學法煉功人數已達六十多人。

修煉法輪大法一年多來,我感受很多很多,是法輪大法驅散了我心中的迷霧,是法輪大法照亮了我的心。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