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下小能小術 專心修煉大法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一九九九年六月三十日】我姓王,高碑店公辛莊村人,今年五十歲。

我是在一九九四年秋後有緣見到《法輪功》一書的,當我看完一遍後,就被李老師的高深大法所吸引折服了,並決定學習這個功法。因為書要還人家,我就把五套功法的內容抄了下來,開始按老師的教功動作,根據個人的領會獨自煉了起來。

在一九九四年十二月二十三日晚六點多,大法的威力在我身上奇蹟般的展現。

當時我從京廣路騎車回家,快到村頭時,從對面來了幾輛汽車,車燈照的人睜不開眼睛。就在我快與對面的汽車對頭的當口,又突然出來了兩輛小汽車超車,把我逼到了馬路邊上。這時就聽「喀喳」一聲,我的腦袋「嗡」的一下,人就摔到了地上,自行車從我一百八十多斤重的身體下面衝出兩丈左右,橫倒在地上。

我坐起來回頭看時,在距我五尺遠的地方躺著一個人和摩托車。我問那人:「你往哪撞啊?」

他邊站起來邊說:「車燈晃我眼睛了,我沒看見你。」

這時有十幾個人很快圍了上來,大部份是我們村的,大家問我怎麼樣,並催肇事者領我去醫院。

我試著起來動一動,沒一點疼痛感覺,可褲子掉了,這才發現秋褲、絨褲、連外邊的牛皮帶都給崩斷了。可是不解的是,這麼大的衝撞力,人車竟完好無損。

我對圍觀的人說:「你們都走吧,我沒事。」把人們勸散了。

撞我的人說:「你真的沒事嗎?」

我說:「你萬幸,我命大,真的沒事,你走吧。」

他握著我的手,很受感動。

當時我沒悟到是老師的法身保護了我。就我這點舉動(沒追究撞我的人),如不是接觸了《法輪功》一書,也是很難做到的。後來我學了《轉法輪》,看了《法輪佛法修煉故事》,才恍然大悟:不是我命大,而是那時老師就已經把我當弟子帶了,我感動的哭了。

一、改邪歸正 修煉專一

我甚麼謀生的手藝都沒有學,從一九六一年初中畢業後,就對《易經》、看風水、算卦、合婚等非常感興趣,我認為:能掐會算,識天文懂地理,未卜先知,才是真正的能人。因此在這三十多年裏,我到處搜集這方面的材料,下了一定的功夫,雖然一知半解,可在利益上收到了效益,比其它手藝活輕,還能掙錢。我得意的認為自己選對了路子,實難洗手放下。

通過學大法我認識到,看風水算卦並非甚麼本事,這些小能小術,即使都掌握了,也算不上能人,它無法與真正的佛法相比。看風水算卦不是修煉,放不下它是對錢財的執著心在作怪。特別是在讀老師經文《真修》時,我讀著讀著就哭了,就像老師在說我自己一樣,真的慚愧的哭了。我下定了決心,洗手不幹了,專修法輪大法,走性命雙修之路。

從此,再有人來接我也不去了。

有人勸我:「放著現成的不拿,不用,太傻了。」

妻子說:「你啥也不會,幹嘛,咱指甚麼呀?」

我和她說:「一切順其自然,隨緣而行吧。」

冬天我養了二十多口豬,沒掙錢。現又靠當店小二掙錢。

人們說:「你一輩子沒幹過甚麼活兒,老了卻當開店小二了,你何苦呢?」

我卻笑著對他們說:「以苦為樂,為修這顆心。」

二、弘揚大法使有緣者儘快得法

自一九九五年秋後,我加入了高碑店的大法修煉隊伍,學習資料也全了,通過學習提高了對大法的認識。根據老師的教導,我除自身修煉外還走出家門去弘揚大法。在短短的幾天中就有八人參加大法修煉了。

但弘揚大法也不是一帆風順的,隨著修煉者的增多,我的磨難也接踵而來。老伴對我弘揚大法很不理解,竭力反對,認為我弘法的大部份是婦女,跟她們學不出好來,與我吵吵鬧鬧。但我認為我弘揚的是正法,沒錯,對老伴吵鬧我不能屈服,因此矛盾越來越激化。有學員把情況反映到與我們聯繫的煉功點上,輔導員與我一起學習《轉法輪》的有關章節。從此以後,在弘揚大法當中,與老伴發生磨擦,即使她大打出手,我也忍住了,終於闖過了這一關,心性也得到昇華。在大法威力的感召下,老伴也同我一起修煉大法了,我家五口人成了修煉之家。

心性的提高帶來了身體各方面的改觀。在煉功方面,靜功打坐開始單盤都很吃力,現在能雙盤半小時以上了。原來走路打晃不穩,現在變的行走身輕步穩了,關節炎好了,下身浮腫也好了。特別是我最擔心的大腹便便的身材,吃減肥藥都沒頂事,現在由原來一百八十斤降到了一百六十斤。我村修煉的人由我一人發展到八人,現已達到六十多人,並向外擴展,周圍十幾個村也都有了煉功點。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