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找到了生命的答案

關注度:
【明慧網1999年7月3日】

尊敬的李老師、各位同修:你們好!

我的名字叫莉莎.伯科維奇,今年43歲,家住美國新澤西州。我是9個月前開始修煉的。在成為一名修煉者之前,我每天早晨到一個公園去跑步,直到有一天看見幾個人在一棵大樹底下煉功。帶著難以名狀的興奮,我走過去向其中的一個人詢問他們在幹甚麼以及那是幹甚麼用的。一位女士遞給我一本書,那本書的名字叫《轉法輪》。

我遇到的第一個麻煩是既要盡力讀這本書、同時還要讀懂它。開始的時候,當然啦,書裏有很多很多英文詞我都不懂,但是有一股無名的力量驅使我每天早晨去公園和那些人一起煉功。過了不久,把我介紹給法輪大法的這些人又給了我另外一本《轉法輪》。這一次,是我的母語版,是俄文的。用自己的母語,讀書就流暢多了,但我還是無法真正理解我正在讀的是甚麼。這本書對我來說很有意思,但其中有那麼多難以理解的概念,我一時覺得還接受不了。比如,我不明白為甚麼我們應該同化於宇宙。在我原來的概念中,宇宙就像月球的表面,只有石頭和塵埃。

我有一個大家庭。當我告訴他們有關法輪大法的事情時,我的一大堆麻煩就開始了。我的一個姐姐讀了這本書,但沒有理解法中有關修煉的事實。她想當然地說法輪大法是一種宗教,禁止性關係,使煉功人放棄忘記家庭。後來,我們全家在一起吃飯,因為覺得我會離開他們、拋棄自己的宗教,他們一致讓我忘掉法輪大法。他們對我大喊大叫,說《轉法輪》是謊言,說不定會要了我的命。

我非常清楚地知道他們對我說的都不對。任何人只要不帶偏見地讀一遍這本書就會明白,李老師講的是非常高和非常好的東西。老師給我們指出了一條能真正使我們昇華上去的路,法輪大法只會使我的生活變得更好。所以,我不想聽他們的擔憂,而是告訴他們我自己的感受,告訴他們「現在法輪大法對我來說,已經在生活中佔有很重要的位置了」。

我過去一直想知道自己為甚麼要來到這個世界上。我常常覺得人生中缺了些甚麼,覺得自己應該幹點兒甚麼去把它找到。可欠缺的究竟是甚麼,我卻不是十分清楚。到底應該幹甚麼?到哪兒才能找到生命的答案?這些憂慮一直折磨著我。我想不出到底應該幹甚麼。後來,我終於決定去上學。雖然我對此期望很高,可我還是不知道自己到底應該學些甚麼。我內心深處有一種東西一直促使我尋找生命的答案。到了八月份,我找到了法輪大法。反覆讀著《轉法輪》,我終於意識到:修大法就是我想要的。在大法中修煉,而不是上學,才真正是我一生中一直在尋找的。大法回答了我一生中所有的問題。

從那以後,我每天早上都參加集體煉功。煉功點上的其他人都能雙盤,而我卻相反,坐下之後兩腿呈「V」字型,根本就不能盤。落山磯法會之後,我產生了新的信心和決心。我知道我能行,我知道我必須做到。於是我真的一下就能單盤了。我希望在不久的將來自己也能雙盤打坐。

每天清晨,煉完功之後我就去上班。我在班上的職責是照顧老人。我照顧著三位老人,他們是一對九十多歲的夫婦和他們八十多歲的妹妹。上班的時候,一閒下來我就讀書學法。一半為了自己學法,一半寄希望於引起老人們的興趣,我還在那兒播放了老師的九講講法錄像帶。放錄像的時候,我不是很確定他們是否在注意聽講。

後來有一天我正在讀書,那位九十多歲的老婦告訴我她肚子裏懷了孩子。我回答說那不可,可能是漲氣。於是她開始和我爭執起來,還說她感到肚子裏的孩子在旋轉。我一下變得非常關切,我告訴自己:那可能是法輪。

幾個月之後,一上班那位八十多歲的老婦就告訴我她恢復了月經,而且肚子和後背非常難受。我馬上告訴她:我們今天先不去看醫生,如果明天疼痛持續,我們再去看病。第二天,她沒事了。我向她解釋到:我認為那是法輪在給她淨化身體。他們都是非常善良、非常誠實的人,一輩子都在吃苦。我對發生的事感到非常驚奇:還沒修煉法輪大法的人身上竟會出現這樣的事!

從那以後,我在法輪大法上花的時間就更多了。隨著對法認識的加深,我經歷了許多提高心性的考驗。其中最明顯、最艱難的一個是我和我男朋友的關係問題。他開始給我下最後通諜:選擇他還是選擇法輪大法。他告訴我法輪大法改變了我、正在把我引向歧途。我儘量向他解釋:讓我做這樣的抉擇是不對的。他給了我一個星期的期限。可當我沒有作出任何抉擇時,他軟下來了,暫時的。

三月份到了。我去了落山磯參加美國西部修煉心得交流大會。在那兒,我見到了給我的生活帶來如此明顯衝激的李老師。看見老師,我無法抑制自己的感情。法會結束前,老師給我們打了大手印。我全身喜出望外。我不是很清楚究竟發生了甚麼,但我內在的自我好像理解了老師的大手印。我意識到自己的命運。這件事把我和我真正的人生連在了一起。

從落山磯回來之後,和姐妹們之間的許多麻煩又重新開始了,而我先前以為這些問題已經解決了、不會再來打擾我了。我深深愛著、在一起共同生活了四年之久的男朋友再一次開始要求我終止修煉法輪大法。他把同樣的最後通諜又下了一遍。

我知道李老師在給我過關、在幫我提高,可我仍然為沒有男朋友的生活感到擔心,我希望他能回心轉意、不再讓我從他和大法之間作出抉擇。他也一直追問我是否已經作出了決定。其實我一直每一分鐘都在想,想沒有了他我的生活會是甚麼樣,可我從來沒有花過一分鐘去想要丟棄大法。

李老師在《轉法輪》裏告訴我:宇宙特性真善忍是衡量好壞的唯一標準;要當一個真正的好人,就必須同化這個宇宙特性。老師的話使我睜開了雙眼,解答了我生命中許多重要問題。我已經決意要聽從老師的教誨,把自己的餘生全部用來修煉、昇華。

接下來我又參加了三月份在紐約召開的法會。我有那麼多問題想問老師。老師回答的一個問題是:性關係只能存在於結婚的男女雙方之間。心裏有了底,我知道該怎麼做了。放下自己對男朋友強烈的愛,無視今後生活中因為沒有了他而可能產生的困難,我毅然從他的住處搬了出來。

得法之前我很容易疲勞,總的來說體力不足。學法之後不久我就感覺自己好像又回到了25歲,以前的肝病也不見了。過去天一冷我的盆骨部位總是很疼。現在整個冬天我都在煉功點堅持戶外煉功,這個部位卻一點疼痛也沒出現。

我將繼續在大法中全心全意地刻苦修煉,爭取早日圓滿。謝謝大家。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