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輪大法是真正的高德大法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一九九九年十二月二日】我叫李雪花,是東幫製衣廠的職工,我想簡單地介紹一下我自己3年來修煉法輪大法的一些體會,我堅信我選擇的路是正確的。

1.我為甚麼相信法輪功?

從小我心地善良,心胸寬廣,心正,不愛說話,很愛看書,老想人到底為甚麼活著?老在思考,但一直找不到答案。老是尋思:不願意過得平平凡凡,像常人一的生活,人應該有另外的生活方式,老想過和別人不一樣的生活方式。我老是想呀想:應該怎麼過?怎麼過才對呢?

1992年,那個時候我22歲,還是小姑娘。我的叔叔有一天跟我說:「雪花,你想不想學氣功?這個氣功挺好的,能治病,還能給人治病,還出特異功能。」氣功是甚麼?從來沒有接觸過。我說:「我學。」自從學習那個XX氣功後我很勤奮,早晨早點起來煉功,我經常晚上12點開始煉靜功。那個時候我開天目了,我現在覺得我的天目封閉得不太嚴,小時候我經常看到別人看不到的東西,聽到別人聽不到的聲音,那個時候我想:長大以後我一定要解開這個秘密。開天目的那天晚上我覺得有個中年男子在我附近,但是看四週分明是沒有,可是總感覺到有人在我身邊,起來搜搜房子,結果沒有。晚上12點我煉靜功,我看到前額部位黑黑的,我看到我的腦袋裏面是很寬,好像進入另外世界,然後我看到身體裏面,黑呼呼的很骯髒,看到肋骨,好像我進入那兒,感覺像船一樣。突然間那個船搖晃得很厲害,我很害怕,頭暈得很厲害,翻江倒海,簡直受不了。我說:「我不要了,這樣出特異功能,簡直要我的命,我才不要呢!」也很奇怪,一說馬上沒有那個狀態,好像沒發生一樣。又想:「再試一試吧。」又出現那個狀態,腦子裏面、身體裏面都是翻江倒海,頭很暈,好像我腦子裏面一層一層地翻呀翻…(無法用語言表達出來),速度很快,簡直裏面地震了一樣,很厲害,受不了了。我又說:「停」結果又沒有那個狀態。過幾天後,白天我煉靜功的時候,看到山,還看到眼睛,還看到太陽,許許多多……。

大概煉了一年,我總感覺到不對勁,煉氣功的人之間發生很多矛盾。那個時候我只知道煉氣功的不能和一般人一樣見識,不能罵人,不能做壞事,可是我看到他們互相之間為錢、為利,全是為了自己如何如何……。我就不願意看他們,我又感覺到我煉也提高不了,無法提高了,還有很多很多疑問:為甚麼?為甚麼?我老是尋思,想找答案。以後我又學了別的氣功,但是怎麼煉也提高不了,我想:「難道真的沒甚麼方法嗎?為甚麼這樣過日子。」我都失望了,最後想:「還是平平凡凡過日子吧,像別人一樣。」過幾天後,我下班回家看到家裏有一本書,我問我老公:「哪來的書?」「是我朋友拿來的,他讓你看。」我拿起來看是《中國法輪功》,我看封面師父在蓮花上面打坐,滿天星星。我一看封面就喜歡上了,看完後我高興極了,通過看書我知道了我煉功不長功的原因是「修煉」兩個字,以前我只重視煉,不知道修是長功的關鍵,必須提高心性才能長功。我真想大喊:「我終於找到答案了。」我老公朋友說:「公園裏面有煉功點,那兒有《轉法輪》,那本書寫的很詳細。」得到這個寶書後,我如飢似渴地讀呀讀,有時間就讀,睏了就睡覺,睡醒起來又繼續看,覺得這本書挺好(得法的那天晚上我看到法輪了),它使我知道了人生的真正意義是修煉,返本歸真,我決心一定修煉到底,修煉就是我的生命。

2.主意識一定要強 

剛得法的時候我很精進,天天起來煉功、學法。那個時候我半夜12點下班,我家鄰居也是煉法輪功。早晨3點半他敲門讓我醒(因為我怕起不來讓她敲門的),我們上公園煉靜功。可是煉靜功的時候出現問題了,煉靜功的時候我找不到自己了,不知道自己在幹甚麼,或睡覺了。我知道這是魔在干擾我,我就看書、看書,可是那個狀態還繼續出現。問老學員也是解決不了,那個時候我很痛苦,我就默念:「不能睡覺,不能睡覺…」那麼想也沒有用,煉靜功的時候又沒有主意識了,清醒後很後悔,又煉又那樣了。迷迷糊糊的時候我有點感覺自己在煉功,痛苦極了,我一邊煉功一邊哭:「這樣不行,這樣不行。」眼淚不停的流。這個狀態持續了一個月,看書也沒用,到底該怎麼辦呢?我知道這是我以前煉別的氣功造成的,難道沒有辦法嗎?有一天輔導員跟我們說看錄像,是師父的濟南講法,看錄像的時候,我不斷地流眼淚。回家後那天煉靜功,我發現腦袋很清醒,我很感謝師父幫我去了那個魔。

3.我怎麼看淡金錢

我的家在延吉,我和老公經營音像商店。剛開始的時候生意不好,一天賺的很少,有一天上午來了兩個韓國人買了好幾盤錄像帶,找錢的時少給了40元,當時我不沒在意,旁邊做買賣的過來說:「你好好算算,少給他們40元了。」我一算果然少給他們錢了,40元就相當於我們一天的收入,我一想:「我是煉功人,我不能拿人家的錢。」我就拿著錢追他們,他們已經走了很遠,我一邊跑一邊喊他們:「對不起,我少給你們錢了。」他們笑著對我說:「謝謝!」那天中午他們又來買了4箱錄像帶,他們覺得我很誠實,後來他們成了我們的老顧客。

4.我怎麼過情關 

我來塞班1年多的時候,一直幹活我都很認真,可是有的時候我也會幻想以後回國後跟老公怎麼過日子等等…。可是真沒想到,此時在我的面前出現了一個男子,長得像我初戀情人,行動、說話像我老公,我看他很面熟,又對我很好,總是關心我、問我,在遠處悄悄瞅我,我們倆眼神一碰,他很不好意思,很不自然,女人的本性知道這是怎麼回事,不自覺的我也注意他了,心想:「這個人怎麼這麼像我老公呢?」越看越像、越看越英俊,當時我的心情很愉快,天天高興,我不自覺的動情了。我明白自己身上發生的事,「我這樣不行,這樣發展下去很危險,這是不道德的,何況我是煉功人!師父是不是在考驗我,我得過這一關。」雖然意識到了,可過這個關很不容易,我發現人想像的東西是物質,他阻礙我的主思想,為了過這一關,為了放棄這個壞思想,我老是提醒自己:「好好把握自己,發現就去掉、去掉。」近四個月,我終於戰勝這個壞思想,見他時心裏很平靜,根本不動心,像對待其他人一樣。我過了這關後,他馬上回國了,我知道這是為了去我的執著心,感到是師父巧妙的安排。

5.煉功人之間的情

對我來說最難放下的是煉功人之間的情。因為我們跟常人差距很大,所以看常人是很難受的,跟他們沒有共同語言,他們所作所為很可笑的,他們也理解不了煉功人,可是我們要符合常人社會修煉,離開他們就修不了了。我和侯桂芝是住一個房間的,兩個人都是煉功人,我們很親密,吃飯也在一起吃,上班也是一起,老是在一起,沒有你的我的,太隨便了,像親姐妹一樣。可是她回國之前我們發生了很多矛盾,跟以前不一樣了,我們都知道這是為了去我們的執著心,師父安排的,要找自己的原因。可是兩個人不談自己心裏話,互相見面也是不說話,她怨我不像煉功人,我說她不理解我,發現我的執著心也不幫,只顧自己。時間長了,兩個人矛盾越來越大,我老問自己:「為甚麼?哪錯了?我是不是太關心她了?這是不是執著心?」後來我想跟她客氣點、尊重她,可是一見她,她那個像木頭一般的表情使我們之間顯得很尷尬。可是我們還要天天相處,彼此心裏都不好受,她回家的那天晚上我們發現我們還是跟以前一樣,只是更成熟,因為我們是煉功人,心還是相通的。她回國後,我發現我心裏有說不出的解脫感,很輕鬆,這個情是害人的,不管它多珍貴,我們是煉功人,應該好好把握自己,不能太過份,甚麼都要看淡。

6.師父給我還了大業,師父給我三次生命

1996年冬天,天氣很冷,我把孩子送到奶奶家後回家,下車後我看馬路兩邊沒有車,路很靜,周圍甚麼都沒有,我一邊看一邊跑過馬路,馬路不太寬,跑幾步就行。到馬路中間的時候,不知哪來的的士衝著我開來,的士的速度很快,我分明看到車是停不了了,瞬間我看到的士在轉呀轉,我也轉呀轉,速度很快,我明明白白是走著的,怎麼回事我也跟著轉起來,等我醒過來的時候也停住了,同時我的身體碰了車尾,很危險,可是甚麼事也沒有,哪也沒傷著,車裏的人可嚇壞了,他們都驚得「哇」的叫出來。

1997年春天,我騎自行車上班,一拐彎的時候車子速度慢了。瞬間我感覺到有人碰我,我心想:甚麼回事?一轉身看到一輛裝滿人的麵包車一個急剎車,車頂著車轂轤停住了,車裏面的人和司機可嚇壞了,問我傷了沒有,我說:「沒事!」

1998年來到塞班,我們三個學員上街回來的時候,一輛車子突然迅速地向我們開來,還以為是跟我們開玩笑呢!眼看就撞到我們的那一瞬間,好像有一股甚麼力量似的把這車往外推了一下,於是它在我們身邊擦身而過,當時我們都愣了,一時還不明白是怎麼回事。

經過這幾件事情,我知道是師父在幫我消了大業,師父在《轉法輪》P117中說「欠債要還,所以在修煉的路上可能要發生一些危險的事情。但是出現這類事情的時候,你不會害怕,也不會讓你真正地出現危險。」是師父給了我三次重生,我對師父的感激之情無法言表,師父在《美國講法》裏講:「其實你別以為撞一下你啥事都沒有,可是你真死掉一個你,是業力構成的你。而且身體上有你不好業力構成的思想,有心,有四肢,撞死了,可是他全是業力構成的。我們給你做了這麼大的好事,去掉了這麼大的業力,用它來償命,沒人做這個事情。就是因為你能修煉,我們才這樣做,等你們知道的時候,你們是無法感激我。」

師父在《北美首次法會上講法》中講:「只有我打開了這一切封閉,度所有的人。我們這裏有人說老師慈悲,度我們。其實有許許多多你們不能知道,永遠都不能叫你們知道的度你們如何的難。」

至今我修煉已經三年了,三年之間經歷也不少,可是想寫也表達不出來,我很感激師父,我知道我選擇的是對的,以後無論遇到甚麼磨難也要以法為師,踏踏實實地修,嚴格要求自己,不斷提高心性,去掉一切執著,爭取早日功成圓滿!

李雪花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