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法是提高的根本 環境是提高的關鍵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1999年12月2日】我叫謝少彪,今年29歲。我從小就覺得做人很苦,不想當人。常想:「我為甚麼會來到這世界?人生下來沒幾天好日子過,還要奮鬥一生,到老也不免一死,做人真沒有意思。」在家庭環境的影響下,我對玄學很感興趣,看了不少這類的書,後來信了佛教經常上廟裏拜佛(其實是求佛),以為這樣就可以解脫生死,曾經唉惜過:「為甚麼我不生在釋迦牟尼佛時代能聽到佛法呢?這樣可以修成羅漢跳出三界,不受六道輪迴之苦。」但是在常人這個大染缸裏,隨波逐流,越來越看重名利,以為人就是這樣活著的,也想在有生之年創一番事業,在生命的旅程中留下一點光輝。慶幸的是法輪大法喚醒了我,給予了我新生,使我從常人的名利堆中爬了起來,讓我明白了生命存在的意義──返本歸真!現在我談一下我幾年來修煉過程的一些體會。

一.學法是提高的根本

1.明法理,中士變上士。

我是95年4、5月間得法的,當時只看了一遍《轉法輪》以為看過書了,動作學會了,這就是修煉了。平時也不經常煉功,三天打魚兩天曬網,就像老子講的:「中士聞道,若存若亡。」因為只看了一遍書,只是明白了從常人起步的一些道理而矣,至於具體如何修煉根本就不知道,所以表現行為還像一個常人。對老師的要求:打不還手,罵不還口。覺得很難做到,心想修煉太難了,但又知道大法好,不修也不行。那時還想:「師父給一些弟子兩年時間開功開悟,我自己根基不好,心性差,別人修二年,我修十年算了,修個羅漢就夠了。再不成,我就修它一輩子,這樣總能成了吧?如果再不成就下輩子接著修。」這種狀態持續了一年多,總覺得自己修來修去,沒啥提高。在《轉法輪》P32講:「煉功不長功的兩個原因:不知道高層次中的法就沒有法修;沒有向內去修,不修煉心性不長功。就這兩個原因。」不長功的真正原因是自己不懂得去學法,沒有高層次的法作指導,就不能指導如何修心性,不修心性就不長功,所以一直覺得沒有甚麼提高。

96年6月來到塞班,到10月才看第二遍《轉法輪》,看時總覺得這本書好像從來沒有看過一樣,但還是沒明白甚麼。到97年回國過春節,剛好那時國內開始興起學法熱,各地都組織學法。我參加了一次系統的學法,四天把《轉法輪》等大法書學一遍,我們讀幾個標題就停下來討論一下,就這樣我們悟到了許多法理,體悟到大法奧妙無窮,和師父很多巧妙安排。每天都有不同的學員加入我們的學法小組,他們帶來的問題剛好與我們學的章節有關,使我們悟到了那層法理,又使來的學員把問題給解決了。我們學到《轉法輪》P326:「大家知道,達到羅漢那個層次,遇到甚麼事情都不放在心上,常人中的一切事情根本就不放在心上,總是樂呵呵的,吃多大虧也樂呵呵的不在乎。真能做到,你已經達到羅漢初級果位了。」為甚麼修到羅漢吃多大虧還樂呵呵呢?往深一想:這裏有一個得與失的關係,在《轉法輪》P127講:「得到的那是甚麼呢?就是層次的提高,最後得正果,功成圓滿,解決的是根本的問題。」還講:「我們失去的實質是不好的東西,是甚麼呢?就是業力,它和人的各種心是相輔相成的。比如說我們常人有各種不好的心,為了個人利益,做了各種不好的事情,會得到這種黑色物質----業力。這和我們自己的心是有直接關係的,要想去掉這個不好的東西,首先得把你這顆心扭轉過來。」師父在《轉法輪》「業力轉化」一節中還講了別人對你不好時,他會給你德,自己的業力也要轉化成德,同時他提供了一個環境給你提高心性,那麼心性多高、功就多高,真是一舉四得!那我們在吃虧時還不樂呵呵嗎?真要謝謝那個對你不好的人呢。我明白這層法時,心一下就放下了,以前覺得修煉很難,其實難是難在怕吃虧,和那些在常人中放不下的執著。現在明白了,修煉就是要吃虧,就是要吃苦!這次學法嘗到了甜頭,回到塞班後就堅持天天學法、煉功,慢慢從一個中士變成了上士,開始勇猛精進。

2.反覆通讀,大法顯奇蹟。

當我第一次看到《在美國講法》時,覺得師父講的宇宙簡直太大了,大得不可思議,人的腦袋根本就無法容納得下。師父還講了許許多多的天機,我覺得簡直就是在拔我們起來往上擺,那種心情真是無法言表,也無法用任何語言來感激師父。在《精進要旨》『博大』中講:「而他博大精深的內涵只有修煉的人在不同的真修層次中才能體悟和展現出來,才能真正看到法是甚麼。」於是,我就反覆地看《在美國講法》,每看一次,明白了一些,再看又明白了一些,一直連續看了5、6遍,師父講的宇宙結構的概念,慢慢就在我腦海中形成了,心的容量也隨之擴大,看事情的角度也發生了變化,好像一下子站在很高的地方往下看,覺得地球太渺少了,而人所執著的東西,更是連塵埃也算不上,我們還有甚麼好執著的呢?

在《轉法輪》P25講:「你的心性提高上來,你的身體就會發生一個大的變化;你的心性提高上來,你身體上的物質保證會出現變化。」接著在那段時間我們一直在學《在美國講法》,有一次學法時,那天我覺得渾身特別的癢,癢得像針扎一樣,越撓越癢,只好強忍著。學著學著身邊的小白突然說:「你身上閃光啊!」我說:「別管這麼多,先學法!」但是過了一會兒,小白又說:「啊!你身上真的閃光哩。」她指給梁翌看,但梁翌沒有看見,等我們學完法時,那個閃光更明顯,這趟我們三個都看見了,身上像撒滿閃光粉一樣,很小很小的一粒粒發著綠光,當時我們非常高興地說:「這是功呀,可能老師看到我們人少,就顯現讓我們看到我們自己修煉的成果,給我們信心。」之後,我們更加勇猛精進,刻苦煉功學法。

3.夢中過生死關

《在美國講法》P58講:「放下生死你就是神,放不下生死你就是人,就是這個區別。」這個關係到能不能圓滿的問題,要放下生死不是一下子就能做到的,是通過長期修煉作為基礎的。隨著不斷地學法,明白的法理越來越多,從理性上認識大法,體悟到法的莊嚴偉大,明白修煉是偉大殊勝的!漸漸地對常人中的事情也就越來越淡了。有一次在夢中,夢見幾個和尚用一個繩圈套一個小和尚,一下把小和尚的脖子給套住了,勒得很緊,那小和尚臉都發紫了,我當時知道如果不解開,他就會發瘋咬人,如果他不咬人,他就會死,但誰給他咬了,誰就得死。當時我沒想太多,衝上去幫他解開繩圈,但太遲了,那小和尚要咬人了,我想:「不能讓他咬別人,那咬我吧!我是修大法的,不怕咬,就算我真的死了,可能也就圓滿了。」心裏很坦然地抱著他,讓他咬,他一口就咬在我的手臂上,奇怪也不痛,沒有甚麼感覺。這時鬧鐘一下把我鬧醒了,醒來後,心裏甜滋滋的,明白自己在夢中過了一次生死關。能過生死關,主要是通過反覆學法,明白法理才能指導過關,所以我認為:只有反覆學法才是提高層次的根本。

二.環境是提高的關鍵

1.環境是自己開創的。

96年來到塞班後,只是一個人獨修,感到非常苦,我也曾經向親人弘法,他們不理解、不相信。我也只好不勉強,自己修自己的,雖然那時候很不精進,還很常人,但是修煉的心始終沒變。

97年回國探親時,參加了第一次系統學法,有位學員對我說:「你去塞班可能也不是偶然的,可能是讓你在那裏弘揚大法,也許有很多人等著得法呢!但是你自己首先要先修上來。」我想:「對,我自己一定要先修上來,才能把法弘揚好!」這樣我就暗下決心,一定要精進實修。回到塞班後,我對著師父的法像說:「請師父安排有緣人來得法吧!」果然不出1個月,梁翌就得法了,雖然只有我們兩個而且工作都很忙,但我們還是像國內一樣安排每個星期學法兩個晚上,一個晚上集體煉功。就這樣過了一個月,小白看見我們學法煉功也走進了修煉的行列。

我自己平時在家煉功,但是總有常人心,有時貪睡起不來,我想我也應該去去這個懶惰心,我就和他們商量每天早上7點集體煉功,他們也說好。塞班的第一個煉功點就是這樣建立起來的。當時我們只有3本《轉法輪》,開始弘法非常的艱難。首先我們借書給人看二個星期,書只能輪流看,非常的緊張。學法交流的環境也沒有國內好,來來去去就三個人,有很多問題弄不懂,一心想著回國修,但轉念一想:「我回去了他們怎麼辦,我走了不就散了?我不能走,我走了太自私了,我可以放下我的工作,放下我的錢財,但是我不能不去做輔導工作。」也就把心穩住了下來。

組織大家學法煉功的確很辛苦,但是我覺得這很值得,在《義解》P184講「其實這個法,我說本來就是宇宙中的法,也包括大家在內,你們都在這個法中,那麼,這個法也是你們的。維護不維護這個法,宣傳不宣傳這個法,弘揚不弘揚這個法,將來同化不同化這個法,都是你們大家自己的事。我只能把他講出來,往這條正路上帶,這是我做的。真正將來圓滿,我說那是你自己修的。」我們都是大法中的一員,自己得法了,看到別人也很苦,迷在常人中不知為啥活的,我們應該有這個義務讓更多的人知道法。

由於自己很多地方沒有修好,常人心還很重,有時把握不好,在學法時,經常出現冷場、跑題、聊天等。自己的顯示心和在學員之上的心也都出來了,老是自己搶著談,好像自己比別人懂得多,有時覺得別人講得低,不願聽。後來有些學員不太想參加集體學法了,當時我還認為別人不精進,其實是自己出了問題。所以97年也沒超過10個學員。

97年12月我回國參加了北京國際交流會和98年1月在廣州梅花園辦的廣東省站長、輔導員學習班。在這段時間,我悟到了許許多多的法理,看到了自己很多不足的地方,以前不明白的心結都一下打開了。明白是自己修得不好,而影響了弘法。師父在經文《負責人也是修煉人》中講:「自己修得好,會把那一地區的法弘揚得好,學員們會修得更好,否則會敗壞法。因為你們是大法在常人這一層中的精英,我不能只叫你們工作而不叫你們圓滿。」在《再認識》中講:「你們知道嗎?只要你是一個修煉的人,無論在任何環境、任何情況下,所遇到的任何麻煩和不高興的事,甚至於為了大法的工作,不管你們認為再好的事、再神聖的事,我都會利用來去你們的執著心,暴露你們的魔性,去掉它。因為你們的提高才是第一重要的。」

回塞班後,我的心變得很詳和,不管別人怎樣,總是很慈悲,很詳和地去對待,心的容量也變大了,好像很多事也能容忍下來。為了讓更多的有緣人早日入道得法,在98年4月19日我們正式開始把煉功點拉出來,每個星期天在美國公園集體煉功。當月我聽到了師父在紐約的最新講法,師父講:「人類社會上所有的人,都不是為了當人來的。」(《北美講法》P3)「他們卻都是有來頭的」(《北美講法》)當時我心裏一震,心想:「很多生命為了得到大法而來到人間,但是常人社會就是一個大染缸,誰來都給迷住,我們有幸得大法才能明白此道理,但是現在還有許許多多的人給迷在常人社會中,卻忘記了他們的初衷!而現在真正得法的人佔的比例太小了。」我覺得我們的弘法工作,做得太不夠了。為了使更多有緣人得法,我們要主動的去弘法,就這樣我們決定每個星期天下午5點到7點,輪流到每個製衣廠弘法,把長春做的弘法圖片掛出來,借書給有興趣的人看,這種塞班特有的弘法形式就這樣形成了。當中也經受了很多磨難,在弘法時受到各種干擾和非議,但是我們都按著「真、善、忍」的要求,把自己看作一個煉功人,嚴守心性,就算只有一個人得法,我們也要繼續弘揚下去。

同時,我們也在中文報紙上刊登了大法的簡介和煉功點的消息。就是通過這種形式,有不少有緣人走上了修煉道路。慢慢人也就多起來了,98年總共有60來人,修煉的人多了,學法交流的環境也就形成了,先後建立了4個煉功點和學法小組,這時我真的徹底放下了想回國修的念頭,現在大家修煉的體會,就足以使我們對修煉充滿信心。在經文《環境》中講:「環境是你們自己創造的,也是提高的關鍵哪。」

至今我們塞班已經超過100人修煉了,建立了7個煉功點,還建立了塞班的大法網站,通過電腦網路和世界各地的大法弟子緊密聯繫起來。目前學員們對法的理解越來越深,已經能自己走出來弘法,建立煉功點和組織學法了,這是我最高興、最欣慰的事,這幾年總算沒有白做,就算吃多大的苦也很值得!

2.向內找,修去顯示心。

在《轉法輪》P224「我們有許多學員,因為在常人中修煉,有許多心放不下,有許多心已經形成自然了,他自己覺察不到。這種顯示心理處處都能體現出來,在做好事上也能體現出來顯示心理。」我從小就很愛出風頭,表現欲非常的強,好勝心、爭鬥心,很多不好的心也很強。修煉後,雖然把常人的東西看淡了很多,沒有再顯示常人中的東西,但是在顯示修煉中的東西,我以前曾經搞過舞蹈,總覺得自己動作做得很好、很準,在國內參加煉功時,別人給我糾正動作時,心裏非常的不舒服,偏不改過來(其實是妒嫉心),心想我做得比誰都好。卻沒有想到,別人給我糾正動作不就是為了我好嗎?不是為了我能夠圓滿嗎?後來悟到了,別人給我糾正動作時,心裏非常感激別人。

在做輔導工作中,也時常表露出顯示心。為了表現自己,傳一些小道消息,講故事,好像自己比別人知道的多,自己也知道這些心不好,但是有時就是控制不住自己,還是自己不想真正的把它挖出來,有時意識到了也不再往深想,不想碰它。所以師父就借學員的口批評我和點化我幾次,使我猛然清醒過來,不能再這樣,這會把學員帶偏的,如果真的帶偏了,我這可造多大的業啊!

真正去掉這個心是在今年1月,我們應邀去江蘇鎮江探一個從塞班回去的學員。我們一行四人參加了他們當地的學法,那位學員在學法小組中讚揚我怎樣弘法啊,怎樣為大法付出啊等。當時我正在悟這個向內找,我覺得這樣不對勁,師父在經文《修者自在其中》中講:「做為一個修煉者,在常人中所遇到的一切苦惱都是過關;所遇到的一切讚揚都是考驗。」雖然當時沒有怎樣動心,但心裏還是有點沾沾自喜。學法結束後,我和我哥談這件事,他講:「這也是你的一個修煉環境,你有甚麼心,就會出現甚麼環境來暴露你的執著心,目的就是讓你發現它,排斥它,把它給暴露出來。」我一聽,馬上向內找,深深地檢查了自己一遍:「啊!是我的名利心和顯示心在作怪。」雖然自己已經不執著常人中的東西了,但是執著了修煉中的東西了,把為大法工作的成績拿出來顯示、炫耀,還是為了名、為了利!其實不是我怎樣了不起,而是大法的威力,是師父的具體安排。我悟到了這一點,把心就壓下去了。

第二天又參加學法,這次學員們好像沒有想起我們似的,快要結束時才想起來:「啊!今天怎麼不叫你們多談一下。」當時,我們都會心笑了一笑,明白向內找的力量是非常的大,不管碰到甚麼環境只要向內找,都能找到自己的執著心的,只要一去掉,環境一下子就會扭轉過來,向好的方向發展。真是柳暗花明又一村!

回首這幾年的修煉過程,都是一點一點的修上來,執著也是一點一點的去,修煉的人不怕有執著心,最怕是不敢承認它,發現不了它。只要堅持學法煉功,以法為師,遇到問題就向內找,那麼奔向圓滿就不遠了。

師父已經把上天的梯子留給了我們,就看我們怎樣修了,千萬不要錯過這千年、萬年不遇的好機會,願新老學員能更加精進,早日圓滿!願還未走進來的有緣人能早日入道得法。

最後,我用《洪吟》中的一首詩和大家共勉。

「無存」 生無所求,死不惜留;蕩盡妄念,佛不難修。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