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高心性再去執著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一九九九年十二月二日】 我叫王境,97年10月初我有緣在塞班得到這部法輪大法。當我讀了一遍《轉法輪》後,使我感到這部大法所闡述的高深哲理與其它的氣功是完全不同的,它告訴人怎樣做一個好人、超常的人,做任何事都要用真、善、忍標準要求自己,所以我放棄了以前練的氣功,開始走上了修煉法輪大法的道路,師父在《轉法輪》P2說:「但是真正修煉的人,你帶著有病的身體,你是修煉不了的。我要給你淨化身體。淨化身體只侷限在真正來學功的人,真正來學法的人。」從我修煉的第一天開始,我知道師父在管我,一直給我淨化身體,以前我曾患過十二指腸潰瘍、長期腰痛二十多年,頸椎帶的肩膀痛、腦震盪留下的偏頭痛,雙側附件炎、右側囊腫,修煉大約半年時間大、小消了幾次業,沒吃一粒藥,卻不治而癒。唯獨我的腰痛不見好,我想可能是我的業力太大吧,我也沒真正找一下自己的原因,也就不管它了,隨著修煉對法理不斷認識和提高,我才知道修煉必須放棄一切執著和捨去一切慾望才能真正提高心性和長功,《轉法輪》P2說:「告訴你一個真理:整個人的修煉過程就是不斷地去人的執著心的過程。」使我感到在常人中自己所做的事和追求的都是常人的執著心,它像一堵牆在阻擋著我前進的路,它牢牢的纏著我,難以捨去和放棄。

第一件事:我的家庭問題。

 我和丈夫長期鬧矛盾,我是第二次來塞班,原打算第一次回去後,丈夫本應該改變,可是卻變本加厲。我這次回來,我已決定同他離婚,我已找好律師,只等在適當的機會辦理,我發誓永遠都不想見他,決定在國外落戶,天涯海角我都去,同時我找幾個朋友幫忙有合適的找個老外,能夠得到一個綠卡,這是我的願望,我在向這個目標奮鬥。我曾為此事很痛苦、睡不著、胡思亂想,做功時入不了靜,強烈的執著影響了我修煉的進程,整整折磨了我一年,可是就在這一年中,師父曾在夢中多次點化我,幫助我,我並沒有真正往心裏悟。就在這時有兩個朋友給介紹了老外,幾次約定時間都陰差陽錯的錯過機會,這時我突然間悟到,回想師父的點化,我才知道是不允許我這麼做!《轉法輪》P114說「作為一個修煉人,今後的人生道路會改變的,我的法身要重新給你安排的。」我知道煉功人中途人為的插進甚麼是不行的,這都會打亂師父法身的安排,給修煉造成障礙。

98年11月我聽了師父在新加坡法會講法錄音帶後,對我的震動很大,我才知道我對法理解太少,很不精進,師父在要求弟子:「我想我所有的弟子,你們在今後的矛盾當中,人與人之間的關係當中,或者是在學法,在我們弟子中間,發生的任何矛盾,你們都應該去找自己。是不是我自己哪裏做得不對?人人都應該這樣去做,修你這顆心。你自己不在你的心上下功夫,你上外面去下功夫,去找別人的缺點,你怎麼能提高呢?」 (《法輪佛法(在新加坡法會上講法)》P34)我聽了以後,我的心久久不能平靜,心中很慚愧,我對不起師父,師父為我做那麼多,而我還有甚麼放不下呢?我應該在矛盾中好好反省自己,自己哪裏錯了,這麼多年來的矛盾都是在看丈夫的缺點和毛病才使矛盾激化,師父在海外講法上說(大意):「修煉法輪大法的人,無論在社會上,在家庭中都要做一個好人,如果不愛你的敵人,你都圓滿不了,夫妻的緣份大部份都是前一世的姻緣促成的。」也可能是我的前世對他不好才促成這一世的恩怨,我沒做到忍。

由於心性的提高,我主動寫了一封信,面對現實,坦誠的談了多年來自己的缺點和不足,並告訴他也要重新找自己的原因,過去的事就永遠過去,重新開始吧。由於我的真誠感動了他,他給我回了兩封信,也承認了自己的錯誤,從今以後聽我的,並一直等到我回到他的身邊,並表揚我學大法後人改變了,我告訴他你應該感謝師父,如果不是師父的幫助,恐怕不會有今天了。我對著師父的法像,把我的心裏的感受向師父訴說,並檢討了自己的錯誤,奇蹟出現了,第二天早晨起來,腰不疼了,以前睡覺只能側面躺著睡,不能平躺,可現在可以平直躺下睡,後背從此輕鬆了,師父在《轉法輪》P25說:「你的心性提高上來,你的身體就會發生一個大的變化;你的心性提高上來,你身體上的物質保證會出現變化。甚麼變化呢?你追求執著的那些不好的東西,你會扔掉。」是的,通過實踐我感到法在我身上的體現,可是當我執著心放下的時候,卻有一個美國人經常讓我給他做按摩,他很尊重喜歡我,他跟我提出要和我結婚,我告訴他我有丈夫,他說:「沒有關係,我給他5千美金,你跟他離婚。」我告訴他我不能那麼做,我拒絕了他,我是學大法的,我又向他介紹大法好,他想了解,我就借英文版《轉法輪》給他,他看後說非常好,我就送給他,這件事我想並不是偶然的,可能是師父在考驗我吧,看我是否真的改變了,請師父放心,弟子會遵照您的法去做的。

第二個問題:工作的問題。

由於我從事按摩工作,師父在國外講法多次提到:學大法最好不要做這項工作(大意如此)。我每天煉功都在淨化身體,但做按摩時,有些客人身體不好,我給他做按摩會形成一個場,業力會跑到自己的身上,這不是和修煉的要求正相反嗎。由於初期對法理解不深,也沒往心裏去,修煉一年後,隨著心性的提高和功的上長自己能感覺到有病人的場,在做按摩時兩手陣陣發熱,可能是功吧,客人感覺很舒服,有些毛病一按就好,這是用我的功在和客人交換業力,我才悟到師父為甚麼不讓做按摩的真正原因,怎麼辦?如果換工作只有幹清潔工和洗毛巾,而且活又髒又累,時間又長,工資又少,比以前少了一半有多!面對金錢和失與得,我反覆衡量難以割捨,一般按摩大部份有小費,每月小費要超出工資許多,面對現實,執著於錢財這一關難以跳出來,陷入痛苦中,師父曾多次為此事給我設的一關、一難,可我卻逃避了,執著的心態和常人一樣,一次一次地失去提高心性的機會,卻不知清醒。

幾個月來不斷的學法和背誦《精進要旨》時,其中『真修』一文告誡我們:「能不能放下常人之心,這是走向真正超常人的死關。真修弟子人人都得過,這是修煉者與常人的界線。」師父在『修者忌』一文說:「執著於錢,乃求財假修,壞教、壞法,空度百年並非修佛。」師父的循循教導把我心中的鎖打開了,我忽然間明白失與得的利害關係,以前我認為失和得他倆是平等關係,可現在我才知道得到的是暫時的,而失去的卻是永遠的,對我們修煉人卻是一個不可彌補的損失,我雖然工作變了,工資是少了,可是有時間我可以多學法、多煉功,在法理上可多提高。決心下定後我找領導談了我的想法後,領導很不滿意,但還是尊重了我的意見,在生意最好的今年2月份,我激流勇退,當同事知道後都不理解我,流言誹語,各種心態的人都用奇怪的眼光看著我,以前對我不錯的,現在都變了,環境馬上變了,可是常人永遠都不能理解煉功人心裏想的是甚麼。

就在我工作了第一天近14小時後才結束,上床後我想我的腿站了一天也沒休息,肯定盤不上,當我坐下腿一搬就很軟地盤上了,而且也沒壓腿,一直打坐了1小時,可是腿卻一點也不痛,而且很軟,不可思議。當我換了工作後,身體上馬上消業,一關接一關的,難馬上都來了,機器出了毛病,找修理工,他不理我也不管,每天倒垃圾出後門就行。可他們不給我鑰匙,卻要從前門繞一大圈才到,同事們冷嘲熱諷等等。由於客人很多,小姐不夠,我要做按摩、又要洗、燙、疊毛巾、衣服,又要收拾衛生和打掃院外停車場等等。每天工作12-16小時,只有幾個小時睡眠,每天工作汗水順著後背往下淌,一天幹的活比一年出的汗還多,可是我守住了心性關,基本做到了忍,我知道吃苦就在消業,師父為我設的每一關、每一難,我總算過去了,雖然每天工作那麼長時間,可是我並不覺得累,渾身有使不完的勁,這就是法的威力的體現!當我的心放下之後,無所求的時候,我的收入不但沒有少,反而比以前多了,正像師父在《轉法輪》P126說:「我們這一法門,在常人中修煉的這一部份,要求就在常人社會中修煉,最大限度地保持著和常人一樣,不是在物質利益上叫你真正失去甚麼東西。不怕你當多大官,也不怕你有多大的財,關鍵是你能不能把那顆心放下。」

以上就是我學大法2年來點滴體會,離師父要求還相差很遠,在『忍』字上還沒做到真正的忍,表面上做到了,可心裏卻還沒放下,在我的心靈深處隱藏很深的執著心,常常還在表現出來,我要不斷提高心性,再去執著,掃清前進路上一切障礙,去掉人的這層殼,不斷精進,早日圓滿!

王境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