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人能找到的最珍貴的東西(譯文)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1999年10月17日】 大家好!我的名字叫艾米莉,今年21歲,是某學院的大學生。通過過去七個月的修煉,我漸漸認識到了法輪大法是一個人能找到的最珍貴的東西。

我是於1999年2月第一次接觸到法輪大法,並於99年3月初參加了九天弘講座。當我第一次經過法輪功展台時,我對它的興趣並不大或者說很小。我對我參加的中國文化節中的其它活動,諸如書法,摺紙之類的更感興趣。那天我只在法輪功展台停了一會兒就轉到別處去了。可這之後不久,我決定同一些朋友一起參加九天弘法講座。從一開始,我就被法輪功博大精深的、美好的法理「真善忍」所深深地吸引。我成長於一個基督教家庭,我的父親是個牧師。當時我感到我與法輪功所闡述的法理有一種聯繫,心想這是因為我從幼年起就得到類似的美德的薰陶的緣故。我覺得這樣的成長環境提高了我的悟性,並為我得法作了準備。

然而,剛得法時我有很多的疑問和障礙。儘管從一開始我就喜愛法輪功的法理,可在九天講法過程中,我常人這一面和我的業力卻對李老師在講座中所闡述的一些觀點極力抵制。甚至有一次在講座過程中,我的思想業力開始咒罵老師。由於層層障礙和疑慮,我的修煉從一開始就曲折坎坷:我一想起要放棄自己原有的許多觀念和執著心,就忍不住傷心流淚。我的業力對大法中所陳述的一些事實產生了強烈的抵觸,而同時我又深深地被大法吸引著。我想去擁抱它,但又困難重重。

我當時深切感到法輪功的性命雙修功法是獨一無二的--我在以前任何其它的功法中都沒有發現如此全面的修煉功法。當我開始修煉大法時,我是一個虔誠的基督徒。我有許多百思而不得其解的問題,諸如為甚麼在這個世界裏有苦難和明顯的不公?如果上帝是無所不知的和萬能的,我們為甚麼還要向上帝祈禱?如何解釋聖經中前後明顯不一致的地方,等等。同時,我為健身在練一種低層次的氣功,但從沒有發現象法輪大法這樣完整的體系。儘管帶著這些最初的疑惑,在過去的幾個月裏,我逐步認識到了法輪大法的修煉是多麼的真實殊勝,是那樣的博大精深。這使我加深了對大法的信念。

一開始,像我剛講的,遵照師父講的不二法門去做似乎很難。 我對做一個基督徒的執著心還是很強。成長於一個基督教家庭,參加基督徒的夏令營,在教堂教禮拜課,活躍於大學基督教社團的活動,等等。 儘管我懂得而且喜愛李老師講的法,我還是決定不了是不是應該繼續活躍於大學的基督教社團活動,因此我還是同這個社團保持著聯繫,偶而還去參加它的活動。可有一次我去參加活動,發現我們唱的歌和討論的問題不再像以前那樣能引起我的興趣。我意識到經過短短的幾週的大法修煉,我的世界觀及對宗教的認識開始發生變化,第二次,也是最後一次,我參加了一個星期天的禮拜活動,整個活動期間我頭痛欲裂。歌唱到一半,我就感到很不舒服而想離開,但我為了禮貌起見還是留下了。我當時立即意識到那不僅僅是頭痛。我不知道這是不是意味著我的修煉能量場被擾亂了。聚會結束後我頭痛就減輕了。碰巧那次聚會是那個學期的最後一次。在這之後的幾週裏我有大量的時間去堅定實修,全身心遵循不二法門的教導。

剛開始時對我最重要的一點是通讀一遍《轉法輪》。 一位剛開始修煉的朋友看到我的內心矛盾掙扎,就向一位老學員請教如何幫助我。這個老學員告訴他說,要督促我通讀這本書。我現在知道,由於我的層層障礙,如果我讀書半徒而廢,很有可能今天我就不會在這個會場裏了。通讀一遍《轉法輪》後,我的問題得到了解答,我的障礙也被清除了,就像李老師講的一樣。

我開始煉一種低層次氣功是為了治困擾我三年之久的背痛。這種疼痛使我與我喜愛的體育運動絕緣,使我甚至不能走長路。練氣功確實在某種程度上使症狀得到緩解。儘管當時我每天堅持練功,但有一天背痛還是復發了,甚至比以前更嚴重。那一天,我幾乎不能坐下或彎腰繫鞋帶,甚至連上一節樓梯都痛。那時我才20歲。不用說,我對練的那個氣功感到有些不滿意了。發現法輪功後,我期望它對緩解我的背痛更有效。自我開始煉法輪功後,我又能夠開始參加體育運動,走長路,抬重東西也不發愁了。為此我感激不盡。

我現在過著一個更自由的生活。另外,在我開使煉功後僅三個月,我的春季過敏症就幾乎消失了。在修煉法輪大法之前,每年春季我天天都要吃治過敏的藥,而且總是感到很不舒服。今年春天,我的過敏症狀只持續了大約5天,整個春季我不用吃任何藥。我同時還體驗到其它一些身體健康的改善,諸如自煉功後我減了大約5磅,牙床痛消失了,皮膚和頭髮變的柔軟。就像李老師講的,我的身體被不斷地淨化。每當我感覺不舒服時,我就用老師的話來提醒自己從而得到幫助。

我常常在一天的學法煉功之後體驗到身體的淨化。有很多次,在煉功將結束時,或煉功結束後,我要因腹洩而去廁所。這常常發生在我參加集體煉功學法時,我心裏很高興,因為我知道這種難受表示在消業,是煉功和學法起的威力。一次,我開車從ROCHESTER 去費城,大約6-7小時的路程。一位學員朋友借給我一盤李老師講法第一講的錄音讓我在車裏聽。它完全是中文的,我僅僅能聽懂幾個字,但我還是決定放著聽。我喜歡聽,而且能感到李老師聲音中的力量。這個錄音有如此強的威力,它竟使我在短短的幾個小時中因腹洩而中途停了3次。這似乎表明儘管在表面上我聽不懂它的內容,我一定在另一層次上聽懂了,因而導至我的身體的淨化和消業反應。

在這消業和淨化身體過程中, 我體會到了人的一念能對決定一件事的結果起到怎樣的作用。一天我打嗝打了很久,可能大約有45分鐘。我嘗試了許多辦法想讓它停止,諸如憋氣,讓朋友嚇唬我,把耳朵和嘴同時堵上等等可能想到的辦法。最後我意識到也許我應該停止試這些招兒,於是我半開玩笑地對我的朋友說我不再擔心打嗝了--我要「無求而自得」。在我說出這個想法的瞬間,打嗝消失了。這使我十分意外和高興。

自我開始修煉大法,不僅我的健康得到了顯著改善,我的心也變得平和。在我周圍的人注意到我的變化。在上學期總是令人緊張的期末考試期間,一位朋友注意到我處事的輕鬆自如,就問,「你看上去一點都不緊張。有甚麼密訣嗎?」當時我猜測那可能是大法的力量,現在我對此堅信不疑。

以上的經歷和其它很多經歷使我堅定了對法的信念。還有一件事發生在今年3月我和一些朋友參加了美國東部法輪大法經驗交流會之後。我們在黑夜中開車回家,有一點弄不清方向。然後我發現我的朋友意外地把車開向路邊,差一點就撞上僅5尺外的一根很粗的柱子。我很平靜地提醒他,他迅速地做出反應,把車折回到路上。我們都沒有對發生的這件事感到不自在;我們都感到很平和,甚至感到很有趣而大笑不已。也許是要債的來取我們中一個或幾個人的命的,但我們受到了保護。我不能想像如果沒有大法我能在這樣的情況下如此冷靜。

我另一次不尋常的經歷發生在一天我坐下讀大法書時。和我一起讀書的朋友有一本不同版本的李老師撰寫的輔助讀物,因我還沒有讀過那個版本,他就鼓勵我讀這本書。那天我真正想讀的是《轉法輪》,就拿不定主意是不是應該把讀《轉法輪》的時間用在讀這本輔助讀物上。但我想它們都是法,就決定讀一會兒輔助讀物,然後再花些時間讀《轉法輪》。我把《轉法輪》放在身邊就開始讀另一本書。才讀了大約5分鐘,我就看見《轉法輪》的封面閃爍發光。這是我能把那景象描述出來的唯一方式--那從書中發出很強的光,閃爍了兩次。我第一次看見這個景象時拿不準該怎麼想,於是就接著讀書,可它一次又一次地發生。我提醒自己不要激動,我想,「哦,我想也許我現在應該讀的是《轉法輪》。」 這件事使我意識到《轉法輪》的威力和讀書的重要性。這一經歷也提高了我對大法的真實性和威力的信念。

自我開始煉功後最大的困難是雙盤。在我第一次參加的3月份的九天弘法講座過程中,一開始我不能雙盤。第二天我再試就雙盤上了,並感到小腹和全身很熱。雙盤打坐非常痛,我的手一直在發抖,但我還是鼓勵自己堅持下來。我在沒有其他學員幫助的第一天煉功時就能雙盤25分鐘。這之後,我活動時甚至連酸的感覺都沒有。我對自己的成功感覺不錯,甚至還挺興奮。心想,「嗨,也許我的根基不錯!」 這個成功持續了幾天, 然後我就去紐約看我姐姐,中斷了煉功和學法。之後當我再試著雙盤打坐時就很困難了,甚至連單盤都不舒服。這之後許多天,我將將能做到單盤,就連這還要經過一陣痛苦掙扎。我的腿一天24小時都是僵硬的,有些天痛得我連走路都困難。我試圖提醒自己這些反應都是好事,但我確實又感到有點不知所措。我很快悟到,也許自己前兩天太得意了,也許不應該中斷三四天的修煉。我後來用了兩三個月的時間才又能雙盤並堅持下來。現在,儘管還是不容易,我能做到每天雙盤打坐。我還在努力學習,儘量不因雙腿的僵硬和為準備雙盤所花的時間而感到煩擾。我懂得雙盤是對修煉者最有益的姿勢,而我已發現了雙盤打坐時比較容易做到思想空而主意識不放鬆的狀態。這促使我能堅持下來。

我感到每一天我都有許多需要提高的地方,有許多應放棄的執著心。回首過去短短7個月的法輪大法修煉歷程,我對所發生的一切感到驚異萬分。我認識到法輪大法是一個人能找到或期望找到的最珍貴的東西,我深深感謝李老師以他的慈悲之心把它傳給我們。

祝願大家能堅定實修。如果你找到了大法,珍惜每一天精進實修!沒有任何東西比大法修煉更殊勝的。謝謝大家。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