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法走入我身心(譯文)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1999年10月17日】 九九年三月,我想找一種氣功鍛煉。在我頭腦中,氣功就是祛病健身的。那時我的身體狀況實在是可憐。事實上,我從小身體就如此。每年我都得新病,有時一年得好幾種病。

我看的中醫曾對我說,你才二十歲,可是脈象卻如同七十歲的老人,這麼弱,你以後怎麼辦?這的確是個問題。值得慶幸的是,我的病來了又去了,好像成了一種經驗:生病,開始各種治療,時機一到,它就走了;然後新病接踵而來,我再將這一切重複一遍。自己只需要做好思想準備就行了。當我去年又病倒時很是糟糕,我的中草藥和針灸醫生也無法妙手回春了。

於是我計劃著要徹底調理一下自己,心想或許氣功可以幫我的忙。因為在韓國,當人們嘗試了所有的治療方法卻仍不見效時,就會去找氣功師。若是還不成,人們就去找可以與靈體溝通並請靈體幫忙做事的降魔師。費用很高,但人們都說管用,說可以解決任何難題。現在我知道這麼做的結果。其實當我患甲狀腺亢進時就接受過幾個月的氣功治療,當我媽媽病危時我也找過降魔師。

九九年一月,我試著練了兩個月的氣功,在所交的昂貴學費到期之前就不練了。對於他們的所作所為我真是失望,在宣傳其功法能夠帶給人祥和與健康的背後完全是求財求利之心,讓人感到他們唯利是圖。在紐約的「新生活博覽會」上,我先生找到了法輪大法。我讀了兩本書,三天打魚兩天曬網地煉了煉功,而後就放棄了。我感到李老師講的內容新穎而美妙,可我卻沒能將此與老師講的修煉能使我們達到圓滿聯繫起來。我是說,即便我們修煉得很不錯,卻又如何能成佛呢?

在那時,我對修煉和成佛的認識是,這些不是我們老百姓的事,是我們這些社會上的有先生、有工作的人連做夢都不敢想的。這只是有數的幾個極特殊的人物的事情。在韓國這是大家對於修煉的普遍認識。所以你要是說你在修煉,要成為覺者,人們會在背後笑你,認為你是個騙子。很自然地,我在看書時對於修煉和圓滿之事就沒往心裏去。我只想將身體恢復,我所希望的就是有個好身體。

無論如何,我第一次讀書時還是有收穫的。我懂得了業力到底是怎麼回事,明白了為甚麼我總是疾病纏身。還有就是忍和耐心,當時一些朋友的特殊舉動和思想方法令我感到困惑,我對他們非常不滿。不過,我剛一讀書就開始試著要忍耐了。這並不僅僅因為我有意變得更能容忍困境,而是因為書中講到這是修煉的一部份。

我從來不明白人們經歷困境的目的是甚麼,始終認為遭遇不幸是毫無意義的,所有的苦惱都應儘早結束。因此,面對任何的不愉快,我的忍耐力非常有限。現在李老師將業力講得一清二楚,並闡述了人吃苦就可以消業。從此,我學習以平常心面對困境。對我來說這是一大進步。當然我從佛教經書以及別的法門中知道不同的對業力的說法,然而只有大法真正地令我從簡簡單單的明白道理轉變為全心的接受。

我參加了三月份的紐約法會並見到了李老師。說真的,老師很有氣派,面相如佛。可是我對大法的理解不夠深,還不能夠做到堅信。我只是隨意地這兒煉煉那兒煉煉,有時還買來一些佛教書來研究研究。

六月份我從韓國回來後,考慮了一下自己是否真想修煉法輪大法。我並不真的知道大法到底講的是甚麼,只在家讀了一遍書並不能讓我對大法有足夠的認識,不會使我有更多的投入。我決定做進一步的了解。如果我們對於自己所從事的事情沒有足夠的了解,我們就不會全力以赴。至少我得搞明白大法展示給我們的是甚麼,對我有甚麼影響。隨著進一步的學法煉功,我產生了許多的疑問和想法,甚至產生了激烈地反對老師和大法的想法。

我問了其他同修許多問題,也得到些答案,後來我發現找到答案的最佳辦法就是去讀書,於是我開始多讀書。受過現代教育的人都養成了一種在相信某人之前,先要看看此人的可信度的習慣。我就是其中之一。這幫了我相信李老師和大法。老師知識的淵博是我無法用語言形容的。在我讀書時,我的敬重與敬仰之心油然而生。我也知道了李老師以無量智慧和法力在指導和帶領著我們。

當我讀著老師的著作,有生以來第一次,我感到這就是我一直在等待的。我需要答案,要走正路,想要被解救,需要生活中的指南針。我真高興,大法使得所有模糊了的是非界線變得清晰:我曾經認為婚前性行為是件非常不好的事,來了美國後,看法又變了,我覺得婚姻出了問題就應該離婚,認為婦女有權決定是否願意懷孕,也曾經認同過同性戀的問題,以為他們生來如此,沒別的選擇。我從政治角度看問題,認為這些都是對的。類似的事還很多,因為我沒有原則可循。生活在這樣一個不以事實為基礎的沒有原則的社會中,人們是非不分,為所欲為。我們不再尊敬誰,不再有偶像,我們失去了上帝,我們還能聽誰的,我們還能懼怕誰,沒有人。我們脫了軌卻渾然不知;我們失去了方向卻沒有人引我們一條正路走。不正確的思想導致我們去做壞事,產生業力。真可怕!如今的我清醒了,我的道德觀念在迅速回升。

我現在有一位偉大的老師用一部大法告知我正確的路。我並不真正地理解李老師常說的大法可以糾正一切不正確狀態。我只知道需要付出很大努力才能夠改變一些思維方法和舊習慣,但往往還是有始無終。可是在我讀書的時候,當我認識到書中講的一些事情的真相時,我就被立即而又直接地改變著,啊,這才是對的,我原來的認識正好是反的,思想糾正過來了,然後再在行動上有所改變。我停止了一貫的做法,有時要犯好幾次錯、花更長的時間才能從行動上完全糾正過來,但最終我還是能做對。

我感到法進入我的身體,我的思想,然後就定在那裏。每個汗毛孔,每個細胞都溶於法中,錯誤思想顯露出來,業力被消掉,所有不正確的最終都被正法消融。我變成了一個好人。現在我明白了為甚麼老師說只要我們按大法去做,就可以在大法中修得又快又好,因為大法就是有這樣的威力。我學法越多,越多的法就走進我,糾正我,真是既快又好。

每當我閉起眼睛,常常會看到法輪旋轉。有時在夢中李老師會把某一法理講得更多些。大多的內容醒來後都記得很清楚。師父的法身也很幽默,有時跟我講韓國話,有時跟我講英文。我不明白為甚麼有些人可以看到,感覺到,或是聽到老師的法身,而有些人卻一點也無法知道自己的修煉程度。或許有些人不用看到不用聽到,一樣能堅定地修煉;而有些人看到聽到後會堅定自己的修煉。我不得不說,看到那些並沒有甚麼有趣的修煉經驗可講、卻勇猛精進著、在修煉中迅猛提高的同修們,的確令人感動。我看到有些同修進步飛快,這令我更加相信大法,同時自己也變得謙虛。我懂了為甚麼一些學員說從外表上是看不出來我們的修煉層次和修煉進程的。

順便提一下,上星期有一天,我整天都在外面,做了許多事,可我並不感到累。當我上台階時,老師的法身悄聲說,你有沒有感到精力增加了?感謝師父感謝大法。是的,我的確感到精力充沛,我比以往任何時候都更加快樂。另外,感謝師父讓我的先生也加入了修煉的行列。

新澤西學員 艾瑞爾 一九九九年九月八日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