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孔律師:為法輪功學員無罪而辯》有感

——正念面對騷擾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九月五日】明慧網2020年8月24日登了一篇文章《孔律師:為法輪功學員無罪而辯》,文中回憶了遼寧立誠律師事務所孔慶良律師生前為法輪功學員做無罪辯護的一些往事。從這些回憶中,可以感受到孔律師在代理法輪功(被構陷)案件中有一種據理力爭的敬業精神,同時孔律師在面對司法局、律協打壓時,具有一股威武不能屈的浩然正氣。

聯想到目前國內對法輪功的打壓,看到每日大陸消息裏大量的法輪功學員被騷擾,我在想,由公義論壇提供並在明慧網上發表出來的應對騷擾的法律方面的方法有很多,但並沒有看到多少同修在被騷擾時能夠善用。原因之一可能是同修還不擅長利用法律反迫害,對明慧網提供的反迫害的法律方面沒有重視,二來可能是缺少一種據理力爭、威武不能屈的正氣、正念。

在面對街道、社區、派出所、政法委人員的電話或上門騷擾時,如果可以心平氣和的講真相當然很好(如果能從法律角度講真相更好)。但是,當這些被利用的人沒有理性、胡攪蠻纏、甚至威脅恐嚇的進行騷擾時,我們完全可以理直氣壯、威武不屈的正告騷擾者:他們的行為是違法犯罪行為,質問他們,有甚麼權力和依據騷擾民宅,誰給他們這樣的權力,受誰指使等等(具體內容及做法可參考明慧文章《非法騷擾的表現、違法之處與應對策略》)。如果我們真能心存正念、有理有據的指出騷擾者的違法犯罪行為及其觸犯的法律時,邪惡是害怕的。就像孔律師在辦案中遭到迫害,「面臨中共的打壓,他不但沒有退縮,而且越戰越勇」。如果我們不害怕邪惡,在邪惡的威脅恐嚇中不退縮,心虛害怕的一定是邪惡之徒。

在迫害之初,有一位同修被非法拘留,到期後,由派出所接回,同修的單位當時去了五六個人到派出所接人,單位的每一個人輪番上陣指責、批評、恐嚇這位同修,被同修據理力爭、威武不屈的一一駁斥,最後單位的人氣急敗壞的說回去開除這位同修,都走了。派出所的人揚言說不放棄法輪功就繼續非法關押,當時這位同修一點都沒動心,堅信一切師父說了算,結果幾個小時後,還是單位那夥人,滿臉堆笑的來接同修回單位,派出所無條件的放人,彷彿演戲一樣,但那卻是如此真實。

在前些年,迫害很嚴重的時候,有三個警察到一同修家門外騷擾同修,當時學員們還沒有現在的法律意識,被騷擾同修的丈夫在門口衝著門外的警察大吼一聲:不要騷擾民宅。嚇的三個警察當時就跑了;也是在那個時候,有個派出所的警察非常邪惡的去騷擾另一位同修,同修沒開門,但將門外的警察嚴厲的訓斥一番,那個囂張的警察再也沒敢來騷擾同修;前幾年,一個常人在面對社區時不時的上門查身份證、查戶口等騷擾行為時,開門厲聲斥責:我有身份證也不給你看,你憑甚麼看我的身份證,同時將門「啪」的一聲關上,嚇的社區人員上樓腿都軟了,再敲別人家的門都明顯的沒勁了。

今年四二五之前,有一位出獄不久的同修被社區騷擾,同修當時面對騷擾顯得很軟,同修的妻子回家後聽說此事,拿起電話問社區,有甚麼權力打電話問這問那?社區當時表示他們也不願意,理虧又心虛。就是這位妻子,在她丈夫被非法抓捕、非法起訴、非法審判期間,四處為她丈夫奔走、控告;在她丈夫被非法判刑後,採取各種方式反迫害,為減輕她丈夫在監獄裏被虐待,找監獄長、找駐監檢察院、找監獄管理局、控告最惡的獄警,面對威脅,毫不退縮。而這位妻子之前是個帶修不修的學員,每次要去面對邪惡,都需要找同修學法交流、「補補養料」,鼓鼓勁,然後才敢去面對邪惡。她丈夫出獄後說:每次監獄聽說他妻子去會見,都很害怕,如臨大敵,那可是一所很邪惡的監獄。

大法慈悲,但威嚴同在,當我們面對邪惡的騷擾真能沒有怕心,正氣十足時,邪惡是害怕的。這種正氣是正念,不是常人的爭鬥,是制止惡人行惡,制止參與人員犯罪。其實不管是不畏強權的孔律師,還是普普通通的常人,不管是意志堅定的大法弟子,還是帶修不修、後來居上的學員,當他們正氣十足時,惡人是心虛的,這就是邪不壓正。

兩個月前,一個社區主任騷擾一位同修,說要同修去洗腦班,被這位同修嚴詞拒絕,同修告訴社區這是違法的,並講了為甚麼違法,社區主任非常不高興的撂下電話。同修想,這不行,這事沒完,平時還不好搭話,這下應該把事情說清楚,於是又很善意的寫封信給社區主任,講了一下自己對這件事的看法,郵給了社區並被簽收,該同修沒有再被騷擾。

在2017年面臨「敲門行動」的邪惡騷擾,有幾位同修不管警察怎樣騷擾和威脅,始終沒有配合,並正告警察:誰都沒有權力那樣做!但考慮到警察的處境,同修寫信給執行邪惡任務的警察,把「敲門行動」的違法性一一指出,讓執行警察拿著信去交差,有的警察沒有再騷擾,有的警察收到幾封信後沒有再騷擾。

在二零一四年十二月二十六日明慧網一篇《大法弟子要做好法庭的主持》的文章中有下面一段內容:

在反迫害中,擺正大法弟子與這場迫害之間的關係是非常重要的,這是做好刑事辯護的關鍵。有的同修由於不明白這個關係,在法庭上表現的很常人,請律師的目地完全是為了自己脫罪、是為了自己少承受迫害,而沒有在心裏確定這是一個講清真相、救度眾生的好機會。大家知道師父講的法理,你的心性越是符合常人,那個迫害壓力就對你越大,因為它就是要淘汰人的、而且首先就是要淘汰在大法中混事的人的,舊勢力絕對不會讓你少承受的,這個人心只能招來更嚴重的迫害。所以,師父一直在反覆的告訴我們要正念正行,在任何情況下都不要把自己混同於常人。我們在任何環境中都是主,在那個法庭的環境中也不例外,都視為我們講真相的地方,它那個法庭的一切都是大法弟子建立威德的陪襯。如果我們把自己混同於常人,在應訴中僅僅是為自己脫罪而做,「冤」字當頭,帶有「黨文化」的爭鬥心很強,那麼,這個法庭的環境就會變的更加惡劣、更不講法律。因此,我們要用大法弟子的正念主宰這一切。

其實,面對邪惡的無端騷擾,當我們能擺正與行惡者之間的關係,不把自己當成一個受害者,不把自己當常人,不再害怕惡人能將我們怎麼樣,沒有爭鬥心,而是正念面對邪惡,我們就會體現出大法的威嚴,如果我們再現大法威嚴的同時,還能心懷善念的去救度那些行惡者,邪惡一定會被解體。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