叩謝師尊救了我丈夫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五月二十七日】從大年初三至後一個星期時間內,我經歷了極其揪心以至幾近崩潰的心理過程,最終在慈悲師尊的關心下,心性得到了昇華,慈悲的師尊給弟子化解了這一大關難。

我女兒和女婿在北京工作,結婚十二年了,每年過年都去女婿的老家四川。親家一直過意不去,從去年開始就提出叫小倆口帶著兩個孩子回我們這邊過年(因我們是獨生女)。我知道親家其實是很想念兒孫的,畢竟一年只有一次團聚機會。為了不使他為難,我和老伴答應今年過年也去四川。我們買了臘月二十七晚上的票,回程票是大年初二。

大年三十在電視上看到了武漢封城的消息,我的心情很沉重。老伴當過兵,受邪黨無神論毒害很深,說他戰友給他發微信說抽煙的人不會感染,並說尼古丁會殺死病毒(老伴抽煙),所以認為自己不會染上。聽了他說的話,我當時就搶白了他兩句。

我們年初三如期回到家中,當天下午我就去同修家學法了。第二天和第三天我去散發真相冊子去了。回來看老伴睡在他房間,說不舒服。

第四天開始他發燒了,我趕緊去藥房給他買了退燒藥及三九感冒藥等等。結果他吃了不見好轉。我叫他念九字吉言,他發脾氣,說要相信科學。結果連燒三天,他撐不住了,去醫院檢查,做了CT片,診斷「肺炎」。

當時醫院並沒有把他留住院,是因為沒給他做「核酸」檢測,從片子上看說他是細菌性的,只給開了三片退燒片就叫他回家了。他想通過關係去別的醫院吊水,結果所有的醫院(包括他原來關係很鐵的醫生的醫院)都不肯收治,並說不排除他是武漢肺炎。

我的心一下子提到嗓子眼,我居住的小區只有兩幢樓,而且知道我煉法輪功的人有不少,如果他真是那個病,那整個小區就要封了,造成的影響會很大。我今後怎麼跟別人洪法,人家會怎麼看待大法呢?我跪在師尊法像前求師尊救老伴。同時又反省自己這些年修煉的歷程,深感自己各方面都是太差,人心太多,平時說話不注意修口。而且在老伴面前太強勢,才造成他對我所說的話的逆反心理。平時看他對央視各種粉飾太平的虛假報導信以為真,我心中著急,怕他被矇蔽太深,常和他爭執,沒有像一個大法弟子應有的風範去善意的引導、勸說。我下決心一定要歸正自己,並給老伴寫了一封信,把我們平時沒辦法坐下來溝通、講真相的話都寫在信上給他看。其實老伴心中是認可大法的,也早已三退。他還曾介紹他一個朋友來學大法。並且在我幾次被關押期間到處找人,疏通關係營救我走出牢籠。而且同修每週來我家學法也是善意的配合。同修如有私事也很熱心幫忙,同修對他評價都很好。

在他看過我給他寫的信的當晚,我上明慧網看到有武漢肺炎患者誠信九字吉言痊癒的事例,我拿去給他看,他讓我讀給他聽。晚上睡覺時,我拿了個護身符到他床前,問他:「我給你放個護身符在枕頭下好嗎?」他說:「好」。說明他思想上不抵觸大法,相信大法了。

第二天上午九點他就起床了(這些天他一直睡在床上),退燒了。又過了一天,他有胃口了,要吃肉了。我跪在師父法像前,淚流滿面,腦子裏空空的,不知道用甚麼話才能表達弟子的感恩。半天想起一句,謝恩師再造之恩。我覺的這句話太輕了,可我又確實不知說甚麼才能表達我的心情。

這件事的發生也給我一個警示,一定要好好修自己,只有歸正了自己,你周圍的環境才能歸正。我以前在老伴面前決不說軟話。哪怕知道自己錯了,也說不出口。現在我發自內心的跟他道歉,並告訴他:「我哪裏做錯了,你跟我講,我一定改。」老伴現在也很好了,這些天再也不發脾氣了。

這些天我每天大量學法,發正念。小區封了以後,每家兩天才能有一人出門,我就叫老伴打電話給他的一些朋友,叫他們按約定時間在小區門口等我。我利用出門的機會帶給他們真相冊子,護身符。弟子只有真正實修自己,學好法,做好三件事,才不負師尊的慈悲苦度,也不負這萬古機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