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法破迷 冤獄中證實大法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五月二十二日】我是在九五年大學二年級的暑假開始修煉法輪大法的,猶記當年得法一個月後開學時的歡心雀躍──我與其他的同學不一樣了,我是修煉人了!

猶記得法半年後的一天中午,我從圖書館背完法後,走在回寢室的路上,抬頭望望天,心裏很慎重的發了一個誓──從此我的人生一定是修煉的一生!世間的名利情都不會是我的追求!

猶記得法一年後,有同學問我:「法輪功很好嗎?好在哪裏?」我想了想,告訴他「好到即使一堆金子放在面前或刀架在脖子上,叫我選擇,我也會選擇大法修煉。」

後來六年的牢獄非法關押,我經常告訴身邊的人們這些話。我說很多年前,還沒有迫害發生時,我就發願會在利益誘惑和生命威脅中,選擇修煉。現在無非是叫我實踐當年的諾言而已。

因為得法早,師父的經文來一篇,我就背一篇,因為修煉的堅實,使我在迫害發生後很順其自然的放下一切,走向北京證實大法,沒有過人心的掙扎。

九九年底開始,在被非法關押在勞教所裏的一年半,師父的經文得之不易,得到後,基本讀幾遍就會背。在冤獄的六年中,就是反覆的背著師父的經文,度過了那些艱難歲月。

現在再學師父的《精進要旨》和《精進要旨二》,心中還能出現當時背法時,師父開啟我對法的正悟後,過的一關又一關,舉其中幾例。

第一次,勞教所專門負責「轉化」的警察找我談話,我當時完整的給她背完《為誰而修》後,她深深的看著我,再沒說一句話,溫和的叫我離開,從此勞教所裏沒有警察來「轉化」我。

在勞教所裏後期,我被關小間,當時心裏真的很迷茫,不知怎麼證實法,覺的甚麼都做過,似乎甚麼都沒用,反而被迫害的更厲害(那時師父還沒教我們發正念)。反覆背《道法》,真的感到對沒完沒了的魔難無可奈何,不知怎樣用本性的一面正法,不知甚麼是「得了法的一面」[1]不知甚麼是「覺悟了的本性自會知道如何去做」[1],想不清,只有不去想,就反覆背著心裏能記得的經文。

背到《去掉最後的執著》:「如果一個修煉者無論在任何情況下都能放下生死之念,邪惡一定是害怕的;如果所有的學員都能做到,邪惡就會自滅。你們已經知道相生相剋的法理,沒有了怕,也就不存在叫你怕的因素了。不是強為,而是真正坦然放下而達到的。」[2]這時,猛然想起師父曾說過「放下生死你就是神,放不下生死你就是人」[3],一下子恍然大悟,原來得法的一面、覺悟的本性的一面就是神的一面,就是放下生死的一面(註﹕個人當時的悟道)。後來,這個悟道真的讓我闖過重重生死難關。

還有一次在女監,一個曾教我上明慧網、教我編輯打印真相資料的、我曾很崇拜的人來「轉化」我。我上午聽她說了邪悟的那一套後,心裏很難受,中午吃飯時,就想起「毒瘤」兩個字,想了想,是師父在經文《窒息邪惡》裏面用過的一個詞。

第二天,我把這篇經文背給她聽,強調其中師父說:「所有今天為證實大法講清真相的學員做的非常好,我對這個是做了充份肯定的,他們做的是絕對的對,這是無疑義的。希望大家清醒。」[4]然後問她:「你師父是誰?」她迴避師父的名字,我就把師父《法正人心》中的一段:「修煉是偉大而殊勝的事,為甚麼不能堂堂正正的告訴採訪者你是因為修大法而為呢?如果報導者不想提大法,那我們也不要為竊法而又不證實大法的任何形式抹粉。我們大家都是在做好人,對社會、對人類是有益的,為甚麼就不應該有一個公正的合法環境呢?弟子們你們要記住,大法圓容著你們而你們也是在圓容著大法。」[5]背出來後,對她說:「你現在也不說自己是修法輪大法的,也不承認師父的名字,那麼你現在用任何師父的話都是竊法行為,是偷竊大法的犯罪行為。這一點你明白嗎?」她和旁邊的警察一下就怔住了,全都啞口無言。他們沒法再開一句口,因為他們所謂「借法破法」的實質被點破了。

再後來,我看到一個曾經在監獄迫害下很堅定修煉大法的同修,因為在洗腦班前發正念被綁架,就在威脅中寫了「三書」回家了。回家後,同修很後悔,交流中,她認為自己在監獄很堅定,是因為知道寫了三書,也回不了家,但是這次綁架的當時寫了,就可以回家。她認為自己是經受不了可以馬上回家的誘惑,所以才做了錯事。

我想了想,平靜的告訴她:不是這個原因,你只是把自己的自由看的比證實大法更重要而已。如果一個修煉者,任何時候都把證實大法放在第一位,任何時候都寫不出「三書」,聽到大法被誣蔑是「×教」都會難受,更寫不出這個話。一個骨子裏每一個細胞都明悟大法是最正的,師父是最好的,任何環境中都不會接受自己對邪惡妥協,任何環境下都會想到:如果一個在大法中深深受益的修煉人都不能堅持說大法好,那麼怎樣讓謊言中中毒的人們明白大法好呢?如果一個生命在自己生命和自由受到威脅時,首先想到怎麼做能讓別人明白大法好,而不是想到維護自己的利益不受損失,自然就明白該怎麼做才正確。

曾經有人對我說:「你看看你,這麼好的條件,寫了『三書』,在牢中會過的很舒服,為甚麼不寫?」我笑笑對她說:「你怎麼不能換一個角度這麼想──寫了好過點我為甚麼不寫,是不是大法真的好,值得我受這麼多罪也不寫不好,你也去找本《轉法輪》,了解一下,看看是不是真的有我說的這麼好。如果你能這麼想,我所有受的罪都值!」說完後,我看到那人立即用尊敬的眼光看著我。

當我用兩年牢中的正念正行,沒做任何妥協,以保外的形式破除邪惡定的七年非法刑期回家時,一個親戚對我說:看到獲得自由的你,我真的感到是神的歸來。

二十一年了,大法和大法弟子被迫害二十一年了。回想自己二十六年前得法之始和靠著師父的法理走過的那些囚禁歲月和經過的那些關和難,處處都是師父對我的看護和珍惜,處處都是師父保護著我度過一個又一個看似危險卻每每化險為夷的瞬間!在那些瞬間過去之後,師父又讓我看到自己同化法的那一面無形中在善化著周圍的生命!回想著一切的一切,真的真的無法抑制對師父的感激之淚!

最後,希望更多的冒著天膽而來的生命在大劫之前,被師父救度。希望每一個得法的生命,不管曾走了多少彎路,不管曾跌倒的多狠,都能回想起大法的珍貴和自己得法的不易,回想起得法後,明悟法理時體現出來的高光時刻。珍惜師父看護下自己走過的路,爬起來走好剩下的路。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道法〉
[2]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二》〈去掉最後的執著〉
[3] 李洪志師父著作:《美國法會講法》〈紐約法會講法〉
[4]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二》〈窒息邪惡〉
[5]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法正人心〉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