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法、學法 純淨救人 糖尿病症狀消失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四月二十二日】糖尿病也叫「富貴病」,對醫學界來說是很難根治的病症,對於多數患者來說只能維持,在飲食方面調養。我不信那一套,我沒吃藥,沒打針,也不忌口,也沒借鑑哪位高人的秘方。

二零一九年五月,正是春耕播種季節,各家都搶種保墑,因為兒子、兒媳婦長期在外地打工,丈夫在幾年前病故,我和孫子在家生活。

我家有四畝地,春種秋收都是我一個人負責,要是往年,這點農活對我來說根本不是問題,三五天就搞定了。可今年有點犯愁,因為就在這幾天,身體出現了一種狀態──沒勁、口渴、眼睛看東西不清楚。護送孩子上下學還可以,四畝地播種實在有點困難,我也只能咬牙堅持。

姐姐看到我這種狀態關心地對我說:「到醫院看看去,檢查檢查,別耽誤了」。我說:「修煉人沒有病,不上醫院,過幾天就好了。」姐姐看我堅持,也就沒往深說。

我每天堅持學法煉功,否認舊勢力的安排,相信師父一定管我,不正確狀態一定能改變。可是修煉一段時間,沒有多大變化,心中的想法沒得到解決。口渴狀態也沒好,一天能喝八斤水,身體明顯消瘦三、四十斤,看東西朦朦朧朧的,學法時也總口渴難耐。雖然沒把它當回事,口渴就喝水,該幹甚麼還幹甚麼,但是我心裏還是放不下,向內找,不知啥地方有問題。朋友看到我瘦成這樣,關心的告訴我注意點飲食生活,別吃澱粉多的、含糖量高的,吃高粱米飯等等。我覺的她們說的還是向外找,承認是病,我不認可他們的說法。

我後來悟到:以前有一段時間,對丈夫的情很重,總是停留在悲哀的狀態中,不能醒悟,在怨天尤人的情緒中不能自拔。學法不用心、走形式,思想狀態根本不在法上,救人的事就更不用提了,由於長時間不在法上,肯定被舊勢力鑽了空子,造成病業狀態,沒有及時否定舊勢力的安排,給大法抹黑,太慚愧了。

師父說:「作為學員,你不按照師父的要求做,一定不是個簡單的事情。舊勢力對所有的大法弟子都安排了一套它們的東西,如果大法弟子不按照師父的要求做,就一定是在按照舊勢力的安排在做。舊勢力實質上就是針對正法中大法弟子能否走出來、又時時伴隨你們的巨關巨難。」[1]

造成迫害我的根本原因就是我的懈怠及對修煉的不嚴肅,給法造成負面影響,我愧對師父慈悲苦度,愧對自己千萬年的輪迴等待。

我決心多學法,因為師父講道:「在惡毒的破壞性檢驗中所有會出現的問題,事先我都在講法中講給了你們。沒有真正實修的,走過來是很困難。現在大家也更清楚了我為甚麼經常叫你們多看書了吧!法能破一切執著,法能破一切邪惡,法能破除一切謊言,法能堅定正念。」[2]

後來我下地幹活總是帶著小收音機,邊幹活邊聽法,有時好像就在師父面前。有時一天能聽幾講法,這樣日復一日,時間長了,我的大腦就被師父的法理充實,我心裏一個個的小問號不知不覺的飄到九霄雲外,無影無蹤。不正確症狀減輕許多,別人囑咐我這個,囑咐我那個的 「關心」,想都想不起來了,我根本就不按常人那種套路出牌,甚麼甜的、酸的,啥也無所謂,有啥就吃啥。

日復一日,都是白天聽師父講法,晚上學《轉法輪》,大腦中、細胞中、思維中都是師父的聲音,有人說我單純,思想簡單,我能理解,也沒有把他們說的往心裏去,就是一遍一遍循環往復的學法、聽法。我生活的軌跡是,早晚煉功學法,接送孩子上下學,然後就是下地幹活、聽法,每逢集市就到市場講真相勸三退救人。四畝地打五千斤玉米,都是自己幹。我還到別人家打工,玉米秸兩天捆完。天天幹活不感覺累。同修說我瘦,我覺的很正常,那是因為我以前太胖了。

二零一九年年底,我與同修配合講真相,勸三退三、四百人,同修勸不退的我有幾次都給勸退了,我的眼睛看著他們講,與他們心靈溝通,我告訴他們:我真心為你好,真心希望你有一個美好的未來,每個人我都是真心對待他們。我怕心很少,心裏想著就是救他。

我的身體能從不正確狀態歸正,是大法的威力,是師父的慈悲再一次造就了我。我的成功秘訣是:學法、聽法、再學法、再聽法,循環往復。大腦中充滿法後,救人、救人,還是救人,單純、簡單。

註﹕
[1] 李洪志師父經文:《清醒》
[2] 李洪志師父經文:《排除干擾》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