講真相有驚無險 全靠師父呵護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四月十九日】本文是根據一位老年大法弟子口述,同修整理的兩個小故事,說的是老年同修在講真相的過程中所經歷的其中兩件驚險之事,在恩師的慈悲呵護下,化險為夷。寫出來向師父彙報,與同修分享。

(一)

二零一七年冬天,我和幾位同修到一個公園去講真相,把車停在公園對門,從後門進了公園。路上我碰到一位中年婦女,上前給她遞了一份真相資料,並講了真相。她接下資料走了,不一會兒她又返回來把資料退給我了。這時,我看見附近有幾個中年男子拿著對講機東張西望,估計是公園管理人員,叫我們過去,我感覺不對勁,正準備和同修離開,突然一輛警車開到面前,車上下來幾個警察將我們劫持,拉到了轄區所在派出所。

我和同修被劫持到派出所大廳,一中年警察把我們的包拿出來,把包裏的東西全部倒在地上,並給錄了像。警察把我和同修分別帶進審訊室隔離審問。警察再三追問我們資料是從哪兒來的?我們拒絕回答他們的問題,心裏求師父加持弟子正念:不許警察強加給大法弟子的迫害,制止警察行惡。一個姓宋的警察多次問我資料的來源,我正念告訴他:我不會說的,以免你再去抓別人犯罪。

這時,錄像的警察拿來一份材料遞給姓宋的警察,他念了一遍,說是要送我們去拘留所,警察要我在材料上簽字,我一看是對我非法定罪的材料,我拒絕簽字。旁邊另一個警察便威脅道:「你們兩個再不說出資料的來源、住在哪裏,我就要揍你們一頓,讓你們知道我就是會揍人的打手。」說著他就做起打人的架勢,在我臉上、頭上舞來舞去的。為了解體邪惡的非法拘留迫害,我心裏發出堅定的正念:惡警說了不算,弟子只歸師父管!絕不配合邪惡的安排。他們拿我沒辦法,只好再次把我帶回審訊室候著。

在審訊室裏,我聽到隔壁審訊室裏與我一同被抓的老年同修在大聲的正告警察:「我是七十多歲的人,只因煉了法輪功身體健康了,出來勸善,叫人按『真、善、忍』做好人,這沒有罪、不犯法!你們善待大法弟子得福報,迫害好人(修煉人)是在造業犯罪。希望你們善待法輪功修煉人!」

深夜兩點後,宋警官突然走了進來,他說決定放我們回家,叫我們簽個字。我們拒絕簽字,他也沒有強迫,將我們送出了派出所大門。

(二)

二零一九年六月的一天,我與一同修搭乘公交車去某地一重點小學附近向世人講述法輪功真相。出門時,我隨身挎了包,包裏有些零花錢和身份證,還有一份重要的證件,也有必不可少的一些真相資料。

下車後,我們與前行路人同行,一路邊走邊講法輪功被迫害的真相,不一會兒就到了那所重點小學旁邊。在此,正好給一個小學生講了法輪功真相,並給他做了「三退」(退出中共邪惡黨團隊組織)。沒料到相隔約十米遠處,一個騎著獨輪車的年輕人快速趕來吼叫道:「你們在給小孩講甚麼?是在宣傳某教毒害小孩嗎?」還揚言道:「你們就別想走了!」

年輕人一步跨到我身邊,用右手緊緊擰住我的左膀衣服,又氣勢洶洶的問道:「你們住在哪裏,叫甚麼名字?包裏裝著甚麼?」他同時動手搶我的包,把包的挎帶都扯斷了,我雙手用力緊緊的將包抱著,沒讓他奪去。

當時我並沒有被他的威脅嚇住,這時我機靈智慧的將包打開虛晃了兩下,很和善的對他說道:「兄弟:看到了吧!包裏沒甚麼,就一些零花錢。」此時年輕人還是不肯放我們走。他掏出手機要打舉報電話,我們心平氣和的對他勸善道:「兄弟,你先別打電話,聽我們給你講講法輪功的真相你就會明白,我們是修煉真善忍的好人,剛才對小孩所講的都是對他有好處的話,是希望小孩能夠健康的成長,將來成為有用的人才!」可是他拒絕聽真相,我們的善心也沒能打動他,他惡意的反問道:「誰是你們兄弟?」他繼續撥打了舉報電話。這時我暗示身邊同修,先讓她快速離開走脫了。

不一會兒,一輛警車過來了,車上除了司機,還有一位警察。警察下車就要檢查我的包。無奈之下我把包給了他,在心裏求師父幫我,讓警察看不到包裏面的真相資料和個人證件。那位警察把包打開,翻來翻去看了半天,把包還給了我。他們把我拉到了派出所。

在派出所,抓我的警察把我交給一位女警察。女警察把我帶到廁所要對我搜身,這個女警察逼我把衣服脫光,面牆而站,兩手向前平舉。此時我還是善意的說道:「希望你不要這樣做,這是不道德的行為,沒有人性,我都七十多歲的人了,不要這樣對待我」!我暗地在心裏求師父幫幫弟子,並正念制止警察行惡。女警察把我從上到下搜了一遍,還是沒搜到甚麼。

這時,抓我的那個警察拿著手銬走來,強行給我戴上手銬,把我帶到審訊室,他威脅道:「你若不如實配合警察的訊問調查,就讓你坐鐵椅子、把你收監。」在審訊中,另一個警察再次搜我的包,我心裏求師父:「我的包交給師父管著,讓警察甚麼也看不見找不著」。結果搜包的警察把包反覆翻了幾遍,仍然是甚麼也沒有查到,又將包還給了我。

過了一會兒,又來了幾個警察,訊問我是哪裏人,叫甚麼名字、住在哪裏的,身份證號碼是多少等等。我一概拒絕搭理他們,只管心裏默默的發著正念:解體警察背後迫害大法弟子的邪惡生命與因素!他們強行給我照像,在電腦上查找我的身份證號碼,折騰了幾個小時,還是甚麼都沒有查到。

在派出所,我被警察非法戴著手銬關押。到了吃飯時候,也沒給我吃一頓飯,也不給我喝一口水,還不讓上廁所。晚上沒有床鋪被子睡覺,只好坐地靠牆蜷縮休息,竟然也睡著了。深夜凌晨四點後,一個警察走來打開門鎖,進屋踢了踢我的腳,叫我起來走,我從昏睡中驚醒過來,便隨口問道:「要我去那裏」?他說:「你該去哪裏就去哪裏吧!」

在師父的呵護下我又一次脫離險境,安全回到了家。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